《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4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哥们,你是谁啊,我可告诉你,哥在这一带可不是吃素的,识相的赶紧走人,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然的话,这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说了”。骑摩托车的家伙说道。
  “哦?是吗?那我还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说着,稍微一使劲,咔嚓一声,他手里的匕首刀刃应声而断,吓了这两人一跳,另外那人一看这架势,知道是遇到惹不起的人了,也不管这骑摩托车的人了,立刻撒腿就跑。

  这小子也想跑,但是还没迈出去两步,就被丁长生给拽住了衣领子,此时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无其他人注意到这边,于是硬是拖着这家伙一路回到了院子里。
  这一路上他一直都在挣扎,可是却不没想到自己的衣服质量这么好,居然没撕裂,而这还成了别人对付自己的工具,一进门,丁长生将其扔在了地上。
  “怎么了这是?”闫荔闻声出来问道。
  “扔死狗的就是这小子”。丁长生也不说话,直接又提起这小子到了院子里的葡萄藤下下面的水井旁。

  二话不说,从水井台上拿起一块破抹布,又舀了一瓢水,二话不说,一脚将这家伙踹倒在地,一脚踏住他的胸膛,让这小子动弹不得,抹布直接捂在了脸上开始浇水。
  “你这么做会弄死他的”。闫荔在一边提醒道,她没见过丁长生整人,没想到这家伙下手这么狠,居然会这么一招,她不知道的是丁长生还用这一招杀过人呢  。
  浇一会水,拿开湿布,然后再浇水,如此反复,人就渐渐崩溃了。求生的欲望渐渐战胜了一切,什么兄弟情义,什么钱不钱的,都是身外之物,命是自己的,其他都是白扯。
  “我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谁让你这么干的,说完了你就可以走了,如若不然,你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还有刚刚跑了的那个家伙,我也会把他抓回了,要死你们都会是一个死法”。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老大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你老大是谁,打电话,让他到这里来接你”。丁长生坐在藤椅上,旁边放着一个茶杯,他也没在意,端起来就喝了,看得闫荔直瞪眼,要不是看在有外人的份上,吵架是免不了的。

  “我,我不能说,我说了会被打死的”。
  “那好吧,你叫什么,这应该能说吧?”
  “陈六”。
  “麻烦给他拿纸笔,把名字住址都给我写下来,待会我带他找他家里去,他要是敢胡写,我就把他带到郊区,郊区高速上多的是大货车,看大货车来了,直接扔车底下去,这年头很多不要命的上高速,这样人死了,他家里也能得点钱,虽然赔的不多,也就万把块钱吧”。丁长生面无表情的对闫荔说道。
  闫荔会意,去屋里拿纸笔了。
  “大哥,这事我真的是做错了,我改,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老大在哪里,我要是知道肯定会告诉你的”。
  “你老大不知道在哪里?那好,你告诉我,路九山你知道吧,他在哪?”丁长生问道,他还没接到贺乐蕊的消息,也不知道这娘们能不能找到路九山的消息。
  “九爷?你怎么认识他的?”陈六显然是很意外丁长生居然知道路九山,于是很意外的问道。
  “路九山欠我钱,这事道上没有不知道的,这小子想藏起来就算了,老不死的,我老大就是那么好惹的?”丁长生的话充满了江湖匪气,一下子把陈六给镇住了。
  “九爷欠你们钱?”陈六知道这北京城混的最好的黑社会就是路九山了,但是可没听说路九山会欠别人钱  。
  “我看你还算是激灵,手段也好,这么着吧,你只要能帮我找到路九山,你跟我干,怎么样?”丁长生笑笑说道。
  “我真是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找人去打听”。这家伙也是机灵,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和丁长生一味对着干绝没有好果子吃,而且这家伙看上去不是正经人,万一真像是他刚刚说的那样把自己弄到高速上扔下去,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那好,这样吧,为了显示一下你的诚意,走吧,去你家,我去你家等消息”。丁长生说道。
  陈六还想犹豫,但是被丁长生一脚踹出去好几米远,让这家伙想死的心都有了,所以,有时候简单粗暴比讲道理管用的多。

  闫荔出来时,丁长生和那个家伙已然是不见了,但是门也关好了,闫荔很是纳闷这两人到底在干什么,可是看到丁长生喝过的杯子,拿起来扔进了院子里的垃圾桶里。
  陈六没说谎,这小子在这一片还这是个地头蛇,但是此时坐在摩托车后面的丁长生却更加的让他心烦意乱,忽略了一路上打招呼的摊贩和邻居,而且陈六这小子在这里居然还有一处老房子,算是一间大杂院的西厢房。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下班了?”听到院子里的摩托车声音,西厢房里出来一个女人,长的还算是秀气,但是却挺着一个大肚子,可能吧过不了多久就要生了,这也是他想办法搞钱的原因。
  “老婆,你不要乱跑了,这是我一个朋友,现在这里待会,我出去买点东西回来”。陈六讪讪的说道,看丁长生的眼神很不正常。
  “哦,那屋里坐吧”。陈六的女人对丁长生招呼道。
  此时丁长生想到,自己这么做是否正确,面对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自己什么话都不想说,点点头,但是没进屋。
  “哎,别走,你身上还有钱吗?拿点钱出去”。说完,女人回身去屋里拿了钱包,递给了陈六,说道。
  陈六离开后,丁长生并没有理会女人的盛情,而是出了大杂院,到了门口大门底下坐着乘凉。
  看得出,陈六混的并不好,这就好办了,要是开始时知道陈六混的这么惨,自己给他一笔钱就可能把他收买了,何必费这个事呢,但是也有风险,这小子可能会拿着自己的钱坑自己  。

  刚刚坐下不久,就接到了贺乐蕊的电话。
  “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就是几个小混混往家里扔了几只死狗而已,对了,你那边怎么样,我没那么多的时间在北京呆着,这边的事处理不好,我走的也不放心”。丁长生说道。
  “我打听到的消息是他今晚会在前门盛世王朝会所出现,别的不清楚”。贺乐蕊说道。

  “很好,我知道了,谢谢”。
  “别先谢,我说的问题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贺乐蕊在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很冷,虽然和面对面说话一样,但是看着她的人就感觉到这是个高冷的女人,可是这么隔着电话听,就只剩下冷了。
  “我现在在白山工作,那里迫切需要投资,如果贺总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说不定你会喜欢上那里,不出意外的话,秦墨很可能也会去那里待一段时间”。( 丁长生说道。
  “这么说,你决定了?”贺乐蕊依然是没任何的温度,问道。
  “这要看秦墨,在和女人的问题上,我一直都是很保守的”。丁长生恬不知耻的说道。
  贺乐蕊没再说话,挂了电话,愣愣的呆了好几分钟,终于是叹了一口气。
  陈六回来的很晚,一直快要到天黑了才回来,这期间他给自己老婆打了好几次电话,得到的消息都是一样的,那人没走,但是一直坐在大门口,像是看门的似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