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4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墨低下头,仿佛是在想什么问题,但是丁长生没看明白,这里是地下室,照明全靠灯光,丁长生和她离的又这么近,所以她低下头后,丁长生并不能立刻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变化。
  正当丁长生疑惑时,秦墨忽然抬起头,双手抱住了丁长生的脸,在丁长生还没醒过神来时,秦墨的香唇依然是覆盖住了丁长生的嘴唇,事情到这里还没完,丁长生感受的不单单是震惊,还有那丁香小舌漫无目的的横冲直撞。
  丁长生还在犹豫,可是秦墨沉重的呼吸声代表了她的态度,丁长生的牙关终于是打开了闸门,初次实施接吻动作的秦墨愈发变得生疏和紧张,开始时还以为自己有多么勇敢,可是当丁长生真的响应时,她感觉到的却是害怕,可是这个时候再想撤回去已然是不可能了,因为她感觉到丁长生粗壮有力的臂膀已经将她环绕在了他宽广的怀里。
  秦墨很漂亮,在他认识的这些女孩子中,绝对是属于出类拔萃的,而且丁长生认识的秦墨一直都非常骄傲,人们说中国没有贵族,这一点丁长生相信,但是他觉得秦墨不是属于贵族家的女孩,可是绝对是属于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她从生活的环境,使她骨子里都沁满了骄傲。
  如果让这样一个女孩子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充满了诱惑的挑战,而且这也将是他一辈子可以津津乐道的事,毕竟征服的女人不一样,男人的成就感也就不一样,虽然作为女人来说,构造都差不多,差别就在女人身上的气质和她的身份。
  丁长生的呼吸使得秦墨更加的紧张,尤其是那粗壮的臂膀将她紧紧拥抱时,她几乎是喘不过气来的,这一刻她想到的不再是下一步该怎么办,自己难道真的会在这里把自己给他吗?
  她想到的却是在骆马湖畔和他第一次相见时的情景,那时候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的小官僚而已,自己还真是一点都瞧不上他,但是随着后来的接触,时间越久,越是感觉这个男人的可靠,一直到自己父亲临终前拉着自己的手说的那些话,她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都在等着一个可以站在自己面前替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就是他,他俘获了自己的心,也在自己的精神乐园里收割着属于他的果实  。

  此时丁长生的攻击目标离开了自己的香唇,这让秦墨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可是他却一步一步轻吻她的脖颈,那里最让她感觉到痒,所以她挣扎了一下,就是这细微的动作,让丁长生猛然间停止了一切的动作。 
  “怎么了?”丁长生不好意思的问道,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做这样的事显然是不合适的,毕竟秦墨父亲刚刚去世,而她又在这几天里遭受了这么多的惊吓,而自己居然在这个时候趁人之危?
  “没,没什么,有些……”秦墨想说自己有些痒,但是这个字却羞于出口。
  可是丁长生却会错了意思,还以为秦墨刚才不过是一时兴趣,所以关于这件事还没考虑好,这也是正常,丁长生可以给她时间,于是说道:“我知道,我们等以后吧,对不起”。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秦墨急忙解释道。
  “我知道,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不在这一时,闫荔还在上面,我们上去看看吧”。丁长生笑笑,拉起秦墨的手说道。
  秦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但是这样的事好像越是解释越是掩饰,而自己对男女之事一点不通,就像是刚才的事,自己怎么好意思说不是那个意思,自己只是很痒,现在不痒了,可以继续了,这样的话打死她都不会说的。
  好在她看得出,丁长生并没有生气,心里这才稍微安静下来,初恋的女孩子最怕的就是男朋友生气,而她们此时对男人的迁就简直是无以复加的,尤其是那些陷入到热恋的女孩子。
  丁长生牵着秦墨的手走了上来,闫荔看了一眼,又看了秦墨的脸色,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但是却装作不知道,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去院子里清理那些死狗的血迹了。
  丁长生并没有在家里坐着,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所以安排好秦墨后,交代了闫荔在家里看着,哪里都不要去,自己出去走走,有事的话可以打电话。
  走出四合院,这条胡同里人家很少,加上秦墨这家四合院,不过是三家人家,所以胡同里的人也不算很多,丁长生点了一支烟,看了看墙头屋角的摄像头,想着那伙人还会不会再来,但是丁长生认为,只要他们没得手,就一定会再来骚扰秦墨的  。

  还没出胡同口,丁长生就看到了有人在胡同的尽头探头探脑的,好像是在向胡同里偷窥一样,丁长生低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直往外走,一直出了胡同,见不远处的树荫下停着一辆摩托车,两个人在玩手机,但是眼睛却不时的飘向丁长生。
  秦振邦的墙头五角上安装的摄像头像素非常好,丁长生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人中的其中一人是开摩托车往秦墨院子里扔死狗的人,但是另外一个人却不是。
  丁长生走了过去,这两人看到丁长生居然走了过来,根本没当回事,没错,这些人就是路九山的马仔,不过已经是非常外围的马仔了,他们只是接到了自己直属老大的命令,也按自己老大的指示就这么办。
  他们不是这个胡同里的人,但是却就住在这附近,可谓是近水楼台,对这里哪家哪户什么情况都非常熟悉,所以接到自己老大的命令,这事干的非常漂亮,可是这家伙大意就大意在,他们得知这家里的主人刚刚死了,就剩下一个女儿,他想着,自己这么一折腾,那女孩子还不得立马就搬走了,自己找了个小兄弟,晚上进入他们家偷些东西,他早就打听好了,这家人是大户人家,家里值钱的东西肯定是不少的,所以没走,就在这里盯着呢,而旁边这位最拿手的就是溜门撬锁。

  “喂,哥们,有火吗?”丁长生掏出一盒烟,但是翻了翻身上,装作没带火的样子问道。
  “没有”。骑摩托车的直接拒绝道,仿佛是不想和丁长生多说一句话似得,因为他看见了,丁长生是从那家出来的人,家里多了个男人,这对自己的买卖不利啊。
  “真没有?那你们这烟怎么点着的?钻木取火啊?”丁长生指了指他手里的烟,笑道。
  “嘿,我说你小子活腻歪了是吧,滚,再多说一句话扎了你”。说着,还亮出了腰间插着的一把刀子。
  “噢,还带着刀子呢,我看你这刀子也就是杀狗宰**,杀人,这刀子不行,来,我看看这刀子快不快?”说着丁长生一伸手,还没等这家伙反应过来,刀子已经到了丁长生的手里。

  这两人实在是没想到丁长生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有这身手,一下子傻了眼,但是他们身上早就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东西了。
  “我烧好茶水了,走吧,别让我动手”。丁长生拿着刀子摆了摆手,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