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刘大智还想了一个借刀杀人的把戏,让魏龙和楚天齐对接住宿、办理饭卡事宜。他知道那两人以前就是死对头,想巧使唤魏龙,让魏龙替自己出气。为此,他把一些苛刻条件都和魏龙交待了,其中,不能把屋子里的杂物弄走,就是一条。他就是要让这些杂物恶心楚天齐,让这些杂物给养着老鼠,当然他的说辞却是“这是公物,不能随便处理。”
  楚天齐宿舍也住了,饭卡也办了,可一切都风平浪静,期待中的楚、魏二人争斗的事没有出现。刘大智还听说,魏龙又是给楚天齐送拖布,又是送被褥的。刘大智奇怪魏龙当时的做法,但他自认为这是魏龙的手段,故意迷惑楚天齐的伎俩,目的就是等待机会,致命一击。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大智发现,魏龙*根本就不是在等待时机,而是已经变成了软骨头,已经“认贼做父”。
  刘大智在对魏龙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又开始自己慢慢找楚天齐的茬,可是每次都没有沾到便宜,还惹了一肚子气。
  所以,当那天看到楚天齐宿舍里,不但房顶用报纸糊了,还用布帘隔开了后面的杂物,床边墙上又贴上了明星油画,就连墙上掉泥皮的地方也处理了。另外,布衣柜,洗脸架等等一应俱全。本来是让姓楚的受罪,没想到这屋子却成了那小子温馨舒适的家,成了他自由自在的个人世界,刘大智怎能不生气,怎能不气自己当时的糊涂安排。
  他当时真恨不得把屋里给弄乱了,但理智告诉他,不能那样做,那样除了要遭到姓楚的报复,也会让别人耻笑。他决定寻找其它机会,再伺机报复。
  后来,刘大智无意中看到夏雪“警告”楚天齐,便误以为夏雪和楚天齐有过节。所以,对于夏雪让楚天齐调研旅游一事,他是举双手赞成。果然,夏雪在和刘大智通话,说起让楚天齐调研一事时,语气非常不善,而且还给楚天齐提出了先垫付调研费用的苛刻条件。刘大智当时心里乐开了花,认为老天有眼,派出个“女魔头”,在替自己出气呢。
  但刘大智却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直到刚才,当他知道夏雪已经给楚天齐报销了部分调研费用,并预支了考察费时,他才确信自己被夏雪给耍了。他当时气疯了,但他又对夏雪没什么办法,只好气冲冲的来找楚天齐的晦气,想让楚天齐大声吵闹,败坏对方的形象。
  当刘大智进入四一三房间时,忽然又觉得手里没有楚天齐的什么把柄,但此时已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他便拿坏锁和油画说事。自然,连自己都认为没有说服力的事,姓楚的更是不买帐,而且魏龙还跟着捧姓楚的臭脚,对自己发动攻击。他生怕一会儿的时候,那两个老东西也一块上手对付自己,一时是骑虎难下。
  刘大智忽然灵机一动,把话题引到领导身上,然后又故意曲解了楚天齐的话,给楚天齐扣上了一个“目无领导”的帽子。他也知道这对姓楚的未必有什么影响,但他相信,只要是再来这么几回,给领导造成姓楚的“目无领导”的印象,有那小子吃不了也兜不走的时候。

  想到得意之处,刘大智“哈哈”大笑:“小子,我就是要恶心死你,让你身败名裂。”
  这周末楚天齐还是没有回家,星期五下午他已经通知了相关乡镇,去省里参加考察的事宜。他要利用这两天时间,把考察人员名单进行确认,并提前购买火车票。另外,关于考察前、后的一些注意事项,也要尽量提前考虑完善。这些工作安排完毕,时间已经很晚了,和宁俊琦进行了例行的通话后,他才上床休息。
  楚天齐想睡个大懒觉,所以在周六早上七点醒来后,没有起床,而是继续赖在床*上,后来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叮呤呤”的铃声,打扰了楚天齐的好觉。他睁开眼睛,稍微清醒了一下,从床头桌子上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赶忙接通了:“要主任,你好,今天休息啦?”
  “是休息啦。你在单位吧,我们来找你了。”手机里传来要文武的声音。

  楚天齐很高兴:“是吗?你们在哪?”
  “我们已经进了县政府院大门了。”要文武说道。
  “那好,你们直接到县委办最后一排房子,最西边一间是我宿舍。”说完,挂断电话,马上起床。
  刚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要文武已经到了门口,后面还跟着杨大庆。
  “要文任,大庆,你俩怎么来了?可真是稀客。”楚天齐迎到门口,和二人握着手,高兴的说。
  要文武进了屋子,调侃道:“进了县委大院,连乡里都不回去了,这谱可是大了不少呀。”

  “嘿嘿,这不是忙吗。”楚天齐笑着道。
  杨大庆也开着玩笑:“要主任,你看看,这才几天不见,楚乡长的官腔打的多足。”
  楚天齐在杨大庆身上捶了一下:“你小子。”
  看着还未来得及叠起来的被了,杨大庆笑着道:“进县委办,学会享受了,将近十点才起床呀。要不是我们打电话,恐怕得睡一天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滋润,这不是偶尔睡个懒觉,还被你们逮住了。”楚天齐说着,让他们二位坐到了椅子和床*上,然后从抽屉里拿出香烟,一人发了一支。
  要文武点着香烟,上下打量着楚天齐,又调侃道,“小楚,人家县委领导都是白白净净的,脑门发亮,你怎么又黑又瘦呀?”
  “近两周,骑个摩托天天往乡里跑,不是去山上,就是跑野外的,晒黑的。不过,我本来也不白。”楚天齐说着,又道,“你们等一下,我去买矿泉水。”
  “不用了,你坐下,我们是来找你说事的。”说着,要文武的脸色严肃了好多。

  听到要文武的话,再看他的表情,楚天齐心里一沉,预感到可能是发生什么事了,便急忙说道:“要主任,有什么事?你说吧。”
  要文武四外看了一下,又用手指了指两边。
  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说道:“我这宿舍在最西边,东边挨的是厨房大师傅屋子,今天他们休息,也不在屋里。”
  话虽这么说,要文武还是对杨大庆说道:“大庆,你去看看。”
  杨大庆去外面转了一圈后,回到屋子里,摇摇头说道:“没人。”然后站到门旁的窗户边上,向外看着。

  被他们这么一弄,楚天齐更觉事态严重,不禁疑惑的看着要文武,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
  看到楚天齐这个样子,要文武一笑:“小楚,这是县委大院,谨慎点没坏处。”然后话题一转,“今天我俩过来,主要是和你说两件事,希望能引起你的注意。第一件事,是关于你的。现在下面都在疯传,传你在市一中的时候,曾经得罪过当时的市教育局局长,也就是现在的县委柯书记。而且你又是原来赵书记的红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你都是柯书记重点收拾的对象。把你从常务副乡长,调到这么一个闲差事,就是对你的打击手段。只不过这只是开始,待过一段时间,他站稳脚跟后,会把你彻底收拾了。”

  日期:2016-10-06 1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