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6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政府有什么责任?”葛副市长见自己并不能让彭秘书长退让,就“嘭”一声拍了一下会议桌。
  “还是让彭秘书长把话说完吧,不要太激动了,”华子建摆摆手,冷冷的说了一句,他不得不干预一下,不然他很清楚,彭秘书长是会被葛副市长压制住的,自己该拉偏架的时候就要拉一拉。
  葛副市长看看华子建,这才悻悻然的不再说话了。
  彭秘书长不再理睬葛副市长,侃侃而谈的说了两点看法:一个就是参照本市其他房地产开发拆迁补偿标准,市政府应出面干与,督促大鹏公司将补偿标准调整到合理价位。
  还有一点就是,由市政府统一调控,完善和出台一个统一的拆迁补偿办法,包括拆迁具体实施方法和补偿标准,这样做的话,就可以避免类似于大鹏公司此次的情况发生。

  而市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领导和力度不够大,以致酿成了事端?责任自然是在市政府这里了。
  彭秘书长的发言一针见血,让坐在下面的市建委主任郭一锦气得吹胡子瞪眼,郭一锦几次张嘴想要反驳两句,但看看华子建的冷漠的脸色,他总算冷静下来,他还是不敢和华子建正面交锋的。
  他不反驳,不代表别人不反驳,葛副市长是不看华子建的脸色的,他却忍不住跳起来,怒气冲冲地质问起彭秘书长:“老彭啊,我们说话讲的是一个证据,我到想问下你,你怎么就认定工地打伤人的事就是大鹏公司干的?没有证据就不要开黄腔!”
  彭秘书长对葛副市长的突然发难早有准备,他说:“我没有认定拆迁工地上发生的恶性伤人案件就是大鹏公司干的。”
  葛副市长冷笑了一声说:“你是没有说,但你的话里意思却很明白,这都不是傻子吧?”
  市政府办刘主任很快就看清了形式,知道彭秘书长的话今天是深的华子建赞同的,那么只要是华子建赞同的观点,我老刘也就一定要赞同,刘主任也站出来说了几句,从他的话里,明显的是支持彭秘书长的意见。

  华子建就对他笑了笑,感觉在这场争论中,已经压制住了葛副市长等人,这就够了,他转换了一个话题,对到会的公丨安丨局局长方鸿雁说:“鸿雁啊,你把拆迁工地伤人案件的情况给在会的作个介绍吧。”
  公丨安丨局局长方鸿雁就详细的介绍了拆迁工地伤人案件初步调查情况。
  华子建感觉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他就旗帜鲜明的摆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先强调当前稳定压倒一切。要求葛副市长和刘副市长,彭秘书长继续认真做好拆迁户的稳定工作,同时,华子建还要求公丨安丨局要抽调得力的刑侦干警,以最快的速度破案。
  至于被打成重伤的居民,拆迁办要责成大鹏公司给付足够的医疗费用和赔偿费用,不能再让老百姓吃亏,大鹏公司假如不予配合,拆迁办可以暂停其施工……。

  华子建不容置疑的定了基调,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包括葛副市长也没有办法了,因为这是官场,官场有官场的规矩,在经过一定的民主程序后,就是集中,集中的含义就是要有一个人来决策,而其他人服从。
  会议决定由办公室刘主任组织和牵头,市政府办公室制定柳林市具体的拆迁办法,审定后以市政府名义公布实施。
  对于大鹏公司,由市政府办立即责他们成参照其它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办法,重新合理地,公正的调整拆迁补偿标准,这一点是必须强调。
  如果大鹏公司拒不执行市政府的决定,立即停止其工程承建资格。由拆迁办重新核对拆迁户丈量计算的面积,重新研究居民旧门市置换的办法。由市建委协助大鹏公司,召集拆迁户的代表通告会议精神。
  葛副市长坐在会议里,没有再说一句话,他皱着眉头瞑思苦想着,他不愿意接受这个决议,但华子建的强硬和其他几个人的支持,让葛副市长一时也不敢轻易反对,因为不管怎么说,在大鹏公司的这件事情上,他心里清楚,确实是理亏的,一个站不住脚的问题,是不适合拿出来作为一次较量的。

  葛副市长在柳林市的官场是个资深人物,最霸道,晚上葛副市长亲自驾驶这小车,他要宴请华子建,固然,葛副市长很仇视华子建,也很讨厌华子建,但在这个大鹏告诉的安居项目上,他有绝对的利益在其中,而今天政府的会议决定,很有可能会让他受到利益的损失,他不得不放弃对华子建的憎恶,专门请一下华子建,和他做点沟通,并让他和自己一起潇洒走一回,到时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一路货色。

  自己在股市里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那就一定要想办法赶快补回来,看在钱的份上,委屈一下自己,讨好一下华子建,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打心眼里说,葛副市长是瞧不起华子建的,这个华子建太嫩了点,你那个基层理论在柳林市这个土地方用得上?到时不哭着鼻子走人才怪。别以为你在洋河县当过县委书记,就可以来柳林市来施展拳脚了。我告诉你小子:柳林市不是洋河县!
  但从另一个方面讲,葛副市长对华子建确实也多少有点惧怕,或者叫心里并不踏实,这个华子建在过去和华书记,秋紫云的争斗,葛副市长是很清楚的,不要看华子建很年轻,但他不是草包,安居工程居民上丨访丨事件的处理,说明他肚里还真有点货,这是其一,其二,他到底什么来头?省城是不是真的又强大的后台,30多岁就当县委书记,当上了市长,要说上面没有关系,只怕说不过去啊?但要是真有关系,为什么没有一点风声?

  如果不是,为什么省委对他那么重视?为什么省委组织部长要来亲自宣布他的任命,并且对他评价那么高?
  自己对华子建太不了解,不能轻易小视华子建,对华子建或者应该做点必要的勾兑。
  在会议的当天下午,葛副市长主动邀请华子建晚上小聚。
  华子建本想推辞,但一寻思马上一口应承下来,葛副市长是本地干部,在市政府机关任职时间长,情况熟,关系广。在安居工程拆迁工作上自己虽然与他有些分歧,但还没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既然人家热情主动,至少也得给点面子。
  葛副市长见华子建非常爽快地答应参加宴请当然高兴。他告诉华子建不带秘书不带车,自己亲自开车接他。
  葛副市长又对晚上的活动作了仔细的安排。
  但华子建没坐葛副市长的车,下班后步行抵达刚好六点半。
  华子建走进酒店,葛副市长和两位漂亮的女青年已先他到达,华子建就见他们三人正有说有笑的等着自己。
  几个人见华子建推门而入,都一起赶紧起身客套几句,葛副市长对两位女青年作了介绍。
  那位匀称丰满的女青年名叫唐静凌,酒店餐饮部经理。另一位气质更加高雅,名叫田珊,是柳林市日报记者,华子建的长包房现在就是唐静凌那个大酒店,所以对她有点印象。对田珊,华子建感觉面熟,但一时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