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6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分管重点工程和城市建设的刘副市长,已组织相关部门去了现场。
  彭秘书长请示华子建是不是需要去现场看下?
  华子建一听,赶忙起来,让彭秘书长安排车过来接自己,他告诉彭秘书长,自己和他一起到案发现场,尔后再去医院看望被打伤的居民。
  彭秘书长问要不要通知刘副市长、市建委和大鹏房地产公司?
  华子建想了下,就说:“也不要通知了,我们自己过去……”
  等华子建穿戴整齐,洗簌完毕,江可蕊也被吵醒了,她睁开眉目,看着华子建忙乱,说:“子建,怎么了,是不是政府又什么急事。”
  华子建点点头,对她说:“出了一点乱子,我要赶过去了,你今天不走吧,等我回来。”
  江可蕊温情的点点头说:“我明天走,你忙你的,我起来在街上转转。”
  政府办公室已经派来了小车,司机是来过华子建家里的,就直接把车开到了华子建家的院子旁边,也不敢熄火,等待华子建出来。

  华子建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就在江可蕊的额头吻了一下,赶忙走了出来,上车很快的到了工地,当华子建走下车来的时候,彭秘书长和秘书小纪已经到工地一会了。
  “华市长,那就是昨天被拆迁户砸坏的工程车。”彭秘书长指着三台推土机说。
  华子建走近一看,推土机驾驶室的玻璃已被砖头砸碎,驾驶室外的机壳也被砸得凹凸不平,坐垫被撬甩在地上。看着这混乱的状况,华子建邹下眉头问:“打人现场在哪里?”。
  彭秘书长伸手指向尚未拆完的旧楼房说:“在那边。”
  彭秘书长领着华子建和小纪秘书来到楼前,指着旧楼的一角说:“华市长,就在这里。”
  华子建放眼一看,感觉这是一幢被强行拆除的旧楼房,因为有的房间从外面都可以看到房间里还没有搬完的家具,华子建一对浓眉紧锁。
  沉默了一会,华子建就问道:“彭秘书长,你详细的说说事件经过。”
  彭秘书长就详细介绍了情况:补偿标准低的问题没有解决,还有不少居民不愿意搬出来。大鹏公司带着几十个民工赶到工地,动手强行拆除旧楼,楼内的居民跑出来,与民工发生抓扯。随后又冲进五个年轻人,他们扭住居民就打,当场有五人被打成重伤,其中一个身上还被捅了三刀。
  华子建低头看了看,地上还依稀残留着干涸了的血迹,华子建眼中又了愤怒,就冷冷的继续问:“凶手抓到没有?”
  彭秘书长就说:“还没有抓到。这些凶手很嚣张的,他们手持大棒追打居民,后来居民也还击了,那些凶手就一轰而散,居民们返回来就砸坏了那几台推土机。大鹏公司报了案,公丨安丨来人勘察了案发现场,当场抓走了几个居民。”
  华子建愣了一下说:“抓走了居民?简直不分青红皂白”。
  彭秘书长点点头说:“据初步调查,昨天晚上打伤拆迁户的人,很有可能是流氓团伙,但人到现在还没有抓住,这一点很遗憾了。”
  华子建就带着疑问说:“彭秘书长啊,那他们为什么突然流窜到了这个工地上,难道这仅仅是一种巧合?我看应该不会吧,这里面一定有某种关联吧?”
  彭秘书长沉默了片刻,语气突然变得含糊起来,“至于、这个问题……目前、还说不清楚。但这种巧合的可能性,我自己也感觉不太大,但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只怕一时半会也很不容易的。”
  华子建从彭秘书长吱吱唔唔的语气中感到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了,他就继续追问:“彭秘书长,那你感觉柳林市的公丨安丨为什么要抓居民?他们的依据是什么?”
  彭秘书长就说:“他们的依据很简单,那就是大鹏公司强烈要求惩罚砸坏工程车的肇事者,赔偿公司的损失。公丨安丨只好抓了几个砸车的人,不过听说昨天夜里,居民闹的很厉害,最后公丨安丨局把这些抓了的人都已经放了。”
  华子建还是没有搞清其中的一些问题,所以就继续的追问:“大鹏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是谁?你认识和了解这个人吗?”
  彭秘书长说:“老板叫吕剑强。这个人猖狂得很。”

  彭秘书长提到吕剑强的时候,华子建是可以看出他脸上明显地表现出一种强烈的不满。
  华子建就沉静了,一阵长久的沉静后,华子建突然抬起头来,“彭秘书长,你知不知道这个吕剑强以前是干什么的?”
  其实华子建已经看出来彭秘书长是一定认识这个吕剑强的。
  “吕剑强在搞房地产开发前是个工程建筑承包头,曾在修建我市高速公路时承包过几段工程,高速公路通车后,他就办起了这个大鹏房地产开发公司。这个人的活动能力很强,和里领导,建委都很熟,关键的还有一点......。”彭秘书长欲言又止。
  华子建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眯起了眼,锐利的眼光扫向了彭秘书长,问道:“关键是什么?”
  或者,彭秘书长也就是要等华子建这一问,他这次请来华子建,应该就是为了说出这句话来:“关键的这个吕剑强还是市委吕副书记的儿子?”
  华子建算是明白了:“哦?”他琢磨起彭秘书长的这句话来,现在他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公丨安丨局可以不抓流氓抓居民的原因了。

  华子建到任柳林市后,也在机关里耳闻了柳林市的一些对工程议论,而对安居工程招投标也议论的不少,据说大鹏公司在工程竟标时,市里相关部门都表现得异常的积极,甚至毫不顾忌地进行偏袒和照顾。大鹏公司为什么胆敢在拆迁工作中有恃无恐地降低补偿标准,在居民尚未搬出时就敢强行扒楼拆房,看来这里面都是有很多原因的。
  今天听到了彭秘书长说到这个大鹏公司的老板是吕副书记的儿子,那么一切都很清楚了,一切也都可以合理的解释了,因为大鹏公司有一个很大的靠山,不管这个靠山出不出手,它的高大和宏伟总是可以为大鹏公司起到遮风挡雨,逢凶化吉的作用。
  华子建脑海里不断地冒出了一个又一个想法来,他不断地思考着,突然甩了一下头,似乎要放弃这些复杂的想法,他转过头来,“小纪,几点了?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填个肚子,然后再去医院,看望一下伤员?”
  秘书盯着手机,“已经七点多,应该吃饭了,华市长,您说吃什么?上哪儿?”
  华子建笑了一下:“就吃点稀饭和包子怎么样?我可是很少上街吃饭的哟,你们说哪里就哪里吧。”
  彭秘书长建议到:“纪秘书,我们上车再定地方。”
  三个人同时上了车。
  华子建他们在一家小吃店简单的早饭后,华子建让秘书小纪买了几袋水果,又准备了几份份慰问金,几个人就一起到医院去了。
  奥迪进入第一人民医院,查房时间未到,正是探访病人的最佳时机。
  彭秘书长、小纪和司机提着水果,陪着华子建走进普外科大病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