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好,你不是要听吗?那我就说出来,让大家一起鞭挞他的丑恶。”刘大智手指楚天齐,然后重重咳嗽了两声,才说道,“有这么一个人,自来到县委办上班以后,我行我束,不服管教……”
  “刘科长,还是赶快说具体事吧。”楚天齐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好,好,好。”刘大智连说了三个“好”,才又说,“那我就要揭揭他的老底了。他来上班的第一天,就破坏公物,把单位的锁子弄坏了。这看似不大的一件事,却反映了这个人极度自私的一面,他为了自己的便利,像是什么公物呀,公德呀,在他眼里都可视为无物。他的这种行为,同那些侵吞国家财产、贪赃妄法的败类,本质是一样的。”
  楚天齐听出味来了,魏龙也听出来了,而赵玉芬和老冯虽然不知道刘大智所说的事,却也明白刘大智是要找谁的茬了。
  大家都知道,这又来了一个气门芯,而且还是堵的半死、几乎已经不透气的气门芯。

  其实从刘大智进屋一张口,以及他看自己的眼神,楚天齐就知道对方要找自己的茬。所以,在刘大智堆砌了一堆形容词的时候,他就接了茬,想让对方有“屁”快放出来,省的老是在那埋汰自己。
  “你说的弄坏锁子一事,我知道,但是并不像你所言,你怎么能无原则的上纲上线呢?”魏龙接住了刘大智的话,“小刘同志,年纪轻轻就随便给人扣大帽子,可是要不得的,现在已经不是搞运动的年代了。”
  魏龙的话说的很重,很不客气,以他现在的脾气,是不愿和人较真的,但今天他必须要说。楚天齐弄坏门锁的时候,他就在身边,知道是由于锁子锈死,才弄坏,换上了新锁。他看到刘大智明显在胡说八道、无限上纲,所以他要站出来进行驳斥。同时,也为了洗刷自己打小报告的嫌疑。好不容易和楚天齐修好,他可不想因为误会再心生罅隙,成天斗来斗去,太累了。
  没想到魏龙能跳出来,刘大智一时还不好接话,干脆就不接,而是继续按着自己的思路去讲:“怨不得这人要把公家锁子破坏掉,原来他宿舍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说到这里,他的目光直射*到楚天齐身上。
  赵玉芬和老冯也彻底看出来了,刘大智就是在说楚天齐,因为在座几人只有楚天齐住宿舍。刘大智故意把小事说的那么严重,其实就是在埋汰楚天齐,只是不知道“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是指的什么。
  “好啊,刘科长,你倒是说说,宿舍里有什么呀,是定时丨炸丨弹,还是反*动档案?”楚天齐呛声道。
  “不要转移话题,虽然不是定时丨炸丨弹,但也绝不是好东西。”刘大智轻蔑着道,“堂堂的党的干部,墙上竟然贴着裸*露的女人照片,这和你的身份相符吗?和一个党员干部的要求相符吗?”
  楚天齐被气乐了:“哈哈,刘科长,你终于明确的把屎盆子扣我头上了。不就是几张明星照吗?不就是露出一点肩膀吗?怎么到你嘴里就成“裸*露”了?按你的说法,是不是把全身上下用布缠上,只露出眼睛,才符合标准呀?那样的话,是不是也太恐怖了。”
  “楚天齐,你强词夺理,这不是我个人的说法,而是领导的评论。”刘大智怒声道。
  “哼,领导评论?领导能像你这么无聊?你倒是说说,是哪个领导?可否请他当面指教一二。”楚天齐不屑道。
  “哈,大家听听,听他的口气,领导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那他的眼里还有谁?”刘大智转移了话题。
  “刘大智,你少血口喷人,少转移话题,我只是反驳你的谬论,你不要栽赃陷害。”楚天齐意识到刘大智在给自己设套,便旗帜鲜明的进行了驳斥。
  两人还在争吵,声音也越来越大,同楼层的人,已经有好多人在楼道里听着了。
  担心对楚天齐的影响,赵玉芬急忙打着圆场:“行了,小刘,你回去吧,这么吵下去,成何体统,也有失你副科长的身份。”
  对于屋子里的人,刘大智谁都可以不鸟,可他不敢得罪赵玉芬,书记、县长都要溜须赵玉芬的女婿,自己要是得罪她,那不是自找倒霉吗?

  “既然赵姨说话了,那我给这个面子。”刘大智自找台阶下,然后又一指楚天齐,“反思自己的严重错误。”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楼道里,响起刘大智故意放大的声音:“楚天齐目无领导,太无法无天了。”
  听着刘大智自编自演的说辞,屋里众人面面相觑。
  赵玉芬站起身,走到门口,看到楼道里的人都各自回屋后,才关上了屋门。
  “小楚,你也是的,他想说就让他说,何必跟他吵呢,这让旁人听到,多不好。”赵玉芬关心的埋怨道。
  “不是我要吵,是他专门来找茬的。”楚天齐苦笑道,“即使我不接话,他也能把我埋汰个半死,最后再给我上纲上线的来一下。哎,我总是犯小人呀!”
  本是一句无奈的感慨,老冯却把目光投向魏龙,笑着道:“是呀,小楚总是犯小人呀。”
  看着老冯不怀好意的笑,魏龙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脸一红,骂道:“老冯,你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真是个小人。”

  “小人,对,对,都是小人。”老冯自认占了便宜,嘻嘻哈哈着道。
  赵玉芬转移了话题:“小楚,对了,你的调研费用还没报销吧?要是不够的话,我给你先拿点。”
  楚天齐一笑:“我正准备说呢,刚刚旅游局给我报了一部分调研费用,剩下部分等报告通过后,再给报。”
  “是吗?太好了,那我就不担心了。”赵玉芬说到这里,对着魏龙和老冯道,“走吧,让小楚自己静一静吧。”说完,向外走去。
  三位老同事都出去了,楚天齐叹了口气,身子往椅背一靠,闭上眼睛,想着事情。本来今天拿到了调研费用和预支款,楚天齐既高兴又兴奋,现在让刘大智这么一搅和,好心情荡然无存了。
  回到办公室后,刘大智脸上的郁闷神情一扫而光,继而换上了满面笑容。
  其实对于楚天齐换门锁的事,在当天他就知道了,他也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事。至于楚天齐墙上的油画,刘大智也是在十多天前,经过楚天齐宿舍时,无意中看到的,当时他还站在外面台阶上,隔着玻璃看了很长时间呢。
  那天,看完楚天齐宿舍内的样子时,刘大智就气不打一处来。当然他生气并不是因为墙上的画,反而还觉得那几张画很好看,他生气主要是气自己当初的安排。
  自从知道赵中直要调走那天起,刘大智就在想着拿楚天齐当投名状的事。尤其是知道楚天齐要来县委办,要归自己领导后,刘大智更是设计了好多种对付楚天齐的方法。其中,让楚天齐住最西边屋子,就是他的方法之一。

  本来,县委办的男宿舍还有好几个空床位,可刘大智却要楚天齐单独住一间房,他这主要是防止楚天齐和其他人多接触,孤立楚天齐。并且,让楚天齐住的最西边屋子,以前是仓库,里面又脏又乱,还经常有老鼠出没。
  日期:2016-10-06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