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4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丁长生非常汗颜的是,自己一个大男人吃起饭来居然比一个女人还慢,贺乐蕊吃完后用纸巾优雅的擦了擦自己的小嘴,这时她的手机发出了短信息的声音,贺乐蕊不着痕迹的打开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丁长生,若无其事的站起身出了门,站在胡同里,这时胡同里人开始多了起来,但是贺乐蕊看起来就像是风中的一多白玫瑰,摇曳生姿。
  “谢谢你的面,贺女士”。
  “如果你今天没事的话,我想和你谈谈,换个地方吧”。贺乐蕊好像笃定丁长生一定会听自己的话,说完也不待丁长生答应就向巷子口走去。
  丁长生摇摇头,自己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女人,依然是好奇心驱使他跟在贺乐蕊身后,但是老是跟在一个女人身后是很不礼貌的事情,这样她会怀疑你在她的身后偷窥她,所以丁长生几步就跟上了贺乐蕊的脚步,几乎是在胡同里并排走了。
  走到胡同口,丁长生和贺乐蕊刚刚站定,一辆车悄无声息的驶了过来,男人都喜欢车,自从自己走出白山后,丁长生对车还是有一定认识的,汽车正好停在胡同口,司机停好车快步下车,打开车门,将贺乐蕊让进了车里,丁长生这才知道这是来接贺乐蕊的,自己只能是绕过车屁股,从另外一侧上了车,劳斯莱斯幻影  。
  这越发的让丁长生认定,贺乐蕊这个女人绝不是等闲之辈。

  “我怎么称呼你,丁书记还是丁先生?”一上车,贺乐蕊突然抛出这么一句话道。
  “随便,看来贺女士的消息渠道还真不是盖的,这么快就扒到我的老底了?”
  “我说过,老秦虽然不在了,但是我对他女儿还是要照顾的,丁先生,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不能和秦墨再进一步,那就离她远一点,请不要伤害她,好吗?”
  丁长生没说话,但是却在想,你管的可真宽,看秦墨在葬礼上看到贺乐蕊的表情,好像和她关系并不怎么样,但是如果自己真这么说,好像有点不会谈话,交流嘛,没必要一开口就把所有的路都封死,那样情绪化的事情丁长生正在试着慢慢改。
  对待不同的人要采取不同的态度,这是做人的最基本准则,当然了,这句话的经典表述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路九山之流不过是流氓地痞,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通,要想让这些人把你当回事,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流氓的方式对付流氓,甚至比他还流氓,否则你只有被鱼肉的份。
  而秦振泰和秦振国之流,都是一些色厉内荏的家伙,干的都是窝里横的事情,这样的人只能对自己人下狠手,对付外人,他们一来没那个本事,二来也没有那个本事,所以外人只要一大声说话,他们就会偃旗息鼓,因为他们窝在自己窝里实在是太久了,对外面的事情已然是麻木了,生出了畏惧之心。

  很显然贺乐蕊不是这样的人,她不是耍蛮力的流氓,她玩的是智慧,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必须用一百个小心,否则,有可能被啃的连渣滓都不剩。
  危机,危险中当然也有机遇,贺乐蕊有什么能力是丁长生迫切需要的,这不但是和秦墨有关系,而且也和自己今后的走向有关系,细细数来,丁长生现在的格局也仅仅是局限在了中南省,其他的外部关系微乎其微,尤其是能用的上关系。
  丁长生看起来现在是年少得志,年纪轻轻就是正县级干部了,可是环顾四周却是危机重重,别人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处境,还以为这家伙大有前途是个可造之材,但是他自己心里明白,自己的处境已然是非常危险了。 r
  林一道突然调任中南省,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所图的是什么,可是无论怎么说,都是在宇文家的资金大部分逃离中北省之后,丁长生还是太年轻,低估了这些官僚的能力,宇文家费尽心力转移出林家的视线,没想到被人家一个调任就全解决了,这不得不说是个劫数。
  如果林一道真的盯上了宇文家,非但是宇文家的钱,就是宇文灵芝母女的命都可能保不住,他之所以留着祁凤竹,不过是还惦记着宇文家在海外的钱没有消息,可是现在呢,不但是那笔钱拿不到,就眼皮子底下的钱也想溜,不为我所用,那么就不能留,这事林一道干的出来。
  林一道还是个看得见的威胁,还有一个威胁就是汉唐置业,自己知道的也只是从杨凤栖那里知道一点,但是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没人知道,而因为新湖区的事情,自己算是捅了马蜂窝了,所以今后如何,自己还真是不得而知。

  面对这些威胁,丁长生怎么可能不未雨绸缪,虽然不知道贺乐蕊到底有什么能量,但是至少他和秦振邦是认识的人,关系如何,自己也不得而知,可是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利用一些可以利用的人,这才是为人之道。 
  劳斯莱斯幻影直接开进了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稳稳的停在了专用电梯前,司机打开门,贺乐蕊下车,丁长生则是从另外一侧下了车,此时几个身高体壮的人走了过来,贺乐蕊看都没看,待走进电梯,丁长生才明白,这些人可能都是贺乐蕊的私人保镖,只是昨晚那么危机的时刻,这些人在哪里?
  “董事长,都在会议室等着了”  。贺乐蕊一出电梯,一个女秘书迎面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会议取消,改天再说吧,我待会有事,没事不要打扰我”。贺乐蕊边走边说道。
  “是”。秘书看到贺乐蕊身后跟着的丁长生,一愣,印象中自己从未听说她单独和男人在一起待过,而昨晚保镖一夜都没有找到贺乐蕊,而此时她居然和一个男人一同前来公司,这是个什么情况?

  秘书向保镖头头投去询问的眼神,但是对方却摇摇头。(
  丁长生跟着贺乐蕊进了她的办公室,这才是让丁长生开了眼界,在北京城这么寸土寸金的地方,贺乐蕊的办公室到底有多大?他看到的却是至少几百个平米大,落地窗外还有一个不小的阳台,可以在上面喝茶看书,甚至还能练习一下高尔夫。
  贺乐蕊带他进来后,并没有招呼她,而是径直去了里间,那里好像是一墙的书柜,但是当她走进时,其中一扇书柜好像是一道门,打开后她走了进去,天衣无缝,不得不让丁长生感叹,有钱人真是会享受,从这里可一点都看不出那里面还有一个房间。
  单从这间房间里,看不出这里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丁长生也是从角落里的一个巨大的花瓶上才看出来这里是哪里,花瓶上写着祝贺新世纪集团开业典礼之类的话,丁长生在自己手机上搜索了一下新世纪集团,但是却没有搜到任何的消息,就连贺乐蕊这个名字都没有任何的记载。
  一个小时后,贺乐蕊才从里间出来,看上去只不过是换了一身衣服,但是当她从丁长生身边走过时,丁长生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看来她不但是换了衣服,还洗了澡。
  “嗯,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你和秦振邦先生到底什么关系?当然了,您也可以不回答,没关系,我也不是那种喜欢探听别人隐私的人,只是你要求我离秦墨远点,我总得知道你和秦墨到底怎么回事吧?”丁长生坐在贺乐蕊对面,不紧不慢的说道  。
  “你的问题还真是多”。贺乐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非常优雅的将杯子放回到旁边的桌面。
  她不说话,但是丁长生也没再问,他有的是时间,等得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