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4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黑车男人拉开后座,把女人塞进去后要关门时,被丁长生从后面拉住了车门,司机一看有人拉车门,讪讪的笑道:“你们一起的?”
  “滚开,什么东西,你是不是你想开黑车了?”丁长生吓唬对方道  。
  “朋友,你们要是一起的,我可以送你们,你们要不是一起的,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男人咬着牙威胁道,并且朝着周围摆摆手,不一会,七八个人从周围的停车场里钻了出来。
  他们这些人都是外地来京开黑车的,如果单单是开黑车也就算了,但是这些人不是一般的黑车司机,他们专门在夜晚在酒店ktv酒吧旁边蹲守这些单身女人,只要是上了黑车,轻则损失点钱财,重则可能失身,这些女人喝得都差不多了,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甚至失身破财也不敢吱声,都是没任何证据的事情。

  丁长生掏出手机拨打了110,等到那七八个人到了他们身边时,丁长生早就和110指挥中心的人说上话了,黑车司机在身边听得真真的,所以又摆了摆手,示意那些人不要管这事了,眼看着一笔到手的买卖就这么完蛋了,丁长生架起女人向酒店走去。
  酒店见怪不怪,这样的事每天都在上演,而且来这里住的人都是有钱人或者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当丁长生架着女人走进大厅走进电梯时,那些人居然没有人看他们一眼。
  丁长生的房间在十八层,别人没人愿意定这个楼层的房间,好像是住在十八层地狱似得,但是丁长生觉得这里不错,关键是这个楼层便宜,丁长生拿着房卡开了门,将女人扔在了大床上。
  女人显然这会已经酒劲上来了,不但是毫无反应,被扔到大床上后,连翻个身都没有,就这么呼呼大睡起来,和白天葬礼上不同的是,女人此时换了一阵白色的衣服,看来这女人黑白分明啊。
  丁长生拿过女人手里紧紧攥着的包,打开一看,除了几千块钱就是各种银行卡和身份证,拿过身份证一看,果然年龄不大,三十二岁,名字叫做贺乐蕊  。
  白色的镂空上衣,白的的短裙,白色的高跟鞋,肉色的丝袜,本该让人看上去赏心悦目的一个人,但是却因为大醉而让人感到胃口大倒,丁长生看了看她,拉起毛毯给她盖上,然后打开了空调。
  这里是京城,自己还是小心点好,所以没在屋里多呆,直接又回到楼下前台开了另外一间房,就在贺乐蕊的隔壁。
  可能是累了的缘故,所以这一夜睡得很好,早晨起来时已经是七点多了,丁长生敲了敲隔壁的门,发现人不见了,于是下楼退房间,没想到在酒店大厅里遇到了贺乐蕊,当自己退房时,服务员朝她招了下手,贺乐蕊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

  “开始时我不不知道是谁,怎么会是你?”贺乐蕊脸上并无半点表情,仿佛对昨晚的事都不记得了。
  “昨晚你喝醉了,我正好在这酒店吃饭,看你上了一辆黑车,担心不安全,所以就把你扶回来,开了一间房间,怎么样,昨晚睡得还好吗?”丁长生问道。
  虽然贺乐蕊昨晚睡得不错,但是早晨一醒过来却吓得魂不附体,昨天她去了秦振邦的葬礼吊唁,回来后心情很不好,就到了这里的酒吧喝酒,从中午一点一直喝到了半夜,连自己怎么走出酒吧的都不知道,对于丁长生所说的事更是一无所知。
  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衣服还是完好的,但是真的是否完好自己也不知道了,也不知道是谁给自己开的房间,起来洗了把脸就赶紧到了前台,一看是一个叫丁长生的人定的房间,可是自己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当看到丁长生出现在前台时,自己的心才放下了。
  现在想想都后怕,自己要是昨夜上了黑车,被侵犯都是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身份,万一被拍了照片,那自己这辈子就完了,幸亏遇到的是丁长生。

  “一起吃早饭吧?”贺乐蕊建议道。
  “好啊,我正好没吃呢”。丁长生笑道,他其实也是想借机了解一下这个女人,能和秦振邦关系不错的女人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当然了,那种纯粹的床伴又另当别论,他只是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和秦振邦到底什么关系。
  但是事实证明,女人的好奇心远比男人还要重,丁长生还没怎么开始问贺乐蕊,她倒是先入为主问起了丁长生来,这也难怪,贺乐蕊一看就是那种精明强干,在商场也是女强人之类的人,对付一个毛头小伙子,她自认为还是有把握的。 
  两人打车到了一条胡同口,汽车开不进去了,所以只能是走进去,看上去这里很不起眼,但是北京最有名的小吃往往都是藏在胡同里。
  果然,这里是一家兰州牛肉面的小店,店面看上去不怎么大,人也不怎么多,这让丁长生大跌眼镜,在他看来,像贺乐蕊这样高高在上的女人肯定不会到这种地方来吃饭的,但是却恰恰相反,贺乐蕊非常熟练的点了牛肉面和熟切牛肉,店老板也热情的打招呼,看来是常来这里吃饭。
  “我小时候家离这里非常近,我就住在后面的四合院里,那个时候这里的牛肉面馆还是国营的,不过现在又成了私营的了,只是做面的人没变,换了人我都能吃出味道来”。换了人说到这里时,仿佛丁长生就是她很久的朋友了一样,像是朋友间在回忆小时候的一些趣事。
  丁长生点点头,没说话。
  “你是秦墨的男朋友吧?”
  “不是,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丁长生否认道。
  “普通朋友?呵呵,你也不用瞒我,你是谁我很快就会知道的很清楚,我和秦振邦是朋友,所以,我对秦墨的事情很关注,谁要是对她不利,我首先不答应”。
  “我真的和她是普通朋友,我们是在湖州认识的,因为一个项目”  。丁长生解释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放心了,只是,你想想,像秦墨那样的女孩子会让一个普通朋友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站在亲属的位置上吗?”贺乐蕊看着丁长生,严肃的说道。
  “呃……”
  “这个我倒是没想过,只是我觉得作为朋友,在她困难的时候,我应该帮一把,对了,我还没请教您贵姓?”
  “我?你不是连包都翻过了吗?会不知道我是谁?”贺乐蕊冷笑着问道。
  丁长生张了张嘴,想说话,但是终究没说出来,不得不说,贺乐蕊是自己见过的最精明的女人。
  “贺女士,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您是谁,正像是你说的,你在葬礼上出现,我也想知道你和秦墨的关系,首先我也想保证没人对秦墨不利”。丁长生这话纯属狡辩。

  这时,面上来了,贺乐蕊不再说话,只是非常专心但是非常优雅的吃面,不得不说,这里的牛肉面和别的地方还真是有一种不同的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