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7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太好了。”楚天齐说到这里,表情尴尬的支吾道,“只是,只是……”
  “行了,别吭吭叽叽了,不就是这个事吗?”说着,夏雪拉开抽屉,拿了两张纸出来,放在桌子上,向前一推,“来,签字吧。”
  楚天齐疑惑的看了夏雪一眼,站起身,走上前去。当他看到两张纸上的内容时,顿时心花怒放,笑着道:“谢谢夏局长。”
  “别那么现实,现在要不给你解决点,你指不定怎么骂我呢。”夏雪点指着楚天齐道。
  “夏局长,你不知道我们穷人过日子难,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呀。”楚天齐边说,边在两张纸上签了字。

  夏雪拿过签字笔,在两张纸上面签了“同意办理”四个字,又签上名字和年月日。然后递给了楚天齐:“你看到了吧,这份调研费用清单,是按旅游局科级干部出差补助标准发放的。从你出发那天开始计算天数,直到整个调研结束,中途周末也统计在内。现在先给你发十天的,待调研结束,报告彻底合格后,再一并发放。够意思吧?”
  “够意思,绝对够意思。”说着,楚天齐就去接那两张纸。
  “等等。”夏雪把纸往回一撤,“下乡调研,可以没有**,可以按出差补助标准发放,这是具体情况具体对待,财务有规定。去省里调研的费用,必须全部有正规**,回来后及时冲减借款条,这也是规定。否则,报不了的费用,只能你自己贴了,怪不得别人。”
  “明白。”说着,楚天齐又去拿那两张纸。

  装好报销的十天费用和考察预支款,楚天齐从旅游局财务室出来,兴冲冲的下了政府办公楼,向县委楼走去。
  楚天齐很高兴,边走边想:夏雪挺够意思,日调研费用按正科出差补助计算,要比自己每日的实际开销高出不少。而且调研天数也没有斤斤计较,是从开始那天到结束,中间全部计算在内。看来当初让自己调研,不是为了整自己,应该是在照顾自己的工作。想到照顾,一个疑问涌了上来:她为什么要照顾自己?
  问题还没想明白,已经回到了办公室。
  屋子里,三位老同事已经齐刷刷的在座了,看到楚天齐进来,都把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随着他的身体移动而移动。
  楚天齐兴致很高,调侃道:“三位老领导,好久不见,去哪里潇洒了?”

  “我们去调研了呀。”老冯接道。
  “别听他的。”魏龙马上说,“县里组织一个去市里的考察,我们仨也跟着去转了几天。”
  “小楚,看你这高兴劲,工作进展不错吧?”赵玉芬问道。
  “还可以,不过还没进行完。”说着,楚天齐坐到了椅子上。
  赵玉芬走到了楚天齐办公桌旁,说道:“小楚,我昨天一回来,就听说孔方那天晕倒了,是怎么回事?”
  看来玉赤县是小,这不刚发生不久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赵姨,你听说的是怎么回事?”
  “小楚,听你这说法,果真是有什么事吧?”赵玉芬狐疑的看着楚天齐,“说法千奇百怪,主要说法就三种,有说他是见到省报记者,激动的一下子晕倒了。还有的说是他和记者发生了争吵,吵着吵着就晕倒了。也有的说,是他和你发生矛盾,最后被你们三人一块给气倒的。”
  怪不得说传言不可信呢,没想到同一件事就被传出了这么多版本。楚天齐明白,这还是赵玉芬说的简单,说不准中间又会衍生出多少细节呢。他微微一笑:“哦,哪有这么多说法?就是孔书记看到记者和夏局长后,向他们介绍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情况,说着说着,就开始身体摇晃,接着就晕倒了。我们正要往起扶他,正好宋乡长赶到了,她从有利于病人的角度出发,没让挪动他。过了有几分钟,孔书记醒了过来,在他的要求下,宋乡长司机把他送回了家。”

  听完楚天齐的说法,赵玉芬“哦”了一声,不知道是明白了,还是有疑惑。其他两人也是又点头,又摇头的,不清楚是要表示什么意思。
  老冯又开了口:“老孔那家伙平时就神神叨叨的,高兴了激动,来火了也激动。人挺霸道的,心眼也小的很,还不如女人心眼大呢。”
  “女人怎么啦?女人就代表心眼小吗?”赵玉芬接了茬,“老孔就那德性,心眼小的像针鼻,还爱急眼,动不动还要带个脏字,我都懒的和他过话。”
  “要是不心眼小,能叫他气门芯?”魏龙哼道。

  “什么气门芯?”老冯追问。
  赵玉芬笑着道:“老冯,你不知道气门芯?这不就是形容一个人气量狭小,就像车胎上的气门芯孔那么细吗,谐音也正好是‘气蒙心’呀。”
  “知道了,知道了,当年有一个副部长不就是这样吗?”老冯看着魏龙,调笑道。
  “哈哈哈”,先是赵玉芬发出笑声,接着大家都笑了起来。
  听着三位老同事的话,楚天齐心中暗道:看来不管自己怎么说,不管传言版本有多少,人们更愿意相信孔方是被气倒的。当然了,他就是被气倒的,只是细节可能好多人就不知道了。
  “咣当”一声,屋门被人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座各位的领导——刘大智。
  刘大智满面怒容,直接来到屋子中央。他扫视了一下屋内众人,皱着眉头厉声道:“大家注意了,说一件事。”
  看到刘大智面色不善,大家都把目光投到他的身上,并保持了沉默,就连赵玉芬也没有抢白于他。

  看到众人被自己的话语吸引过来,刘大智大声道:“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你们说说,像这样的人,做的这种事,是什么性质,该怎样处理?”
  大家被刘大智说的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也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纷纷摇了摇头。
  “对了,我都被气糊涂了。”刘大智重重的哼了一声,才又说道,“现在,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有个别人道德败坏、思想坠落,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扭曲。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损公肥私,都是毫不利人专门利己,他的脑子里充斥的全是那些靡靡之音,眼里充斥的全是欲念,他……”
  “刘科长,听你说的义愤填膺,用词那么恶毒……不,说错了,应该说是臭词滥用……还不对。”楚天齐笑着接了茬,“总之,听你描述的这个人,既像帝国主义派来的反*动分子,又像隐藏在人民群众中的败类,想必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吧。你不妨尽快说出来,让我们大家认识认识,讨论讨论,也接受一下三观再教育,好不好?否则,光是听到一些形容词,也没有直观的印象呀。”
  日期:2016-10-05 1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