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明白,徐大壮已经昏迷了这么长时间,而且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现在又是将近九十岁高龄,醒来的机率已经很小,至于恢复身体健康更是渺茫了。现在老英雄之所以还有生命体征,主要是靠先进的医疗条件做保障,靠体内的一股精气神支撑着。但是从文章的表述来看,可能等待老英雄的结果也只有灯尽油干了。
  楚天齐唏嘘不已,强迫自己挥去这种压抑的情绪,可越是这样,反而越难从这种情绪里面走出来。
  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钟了。这时候,楚天齐才想起来,宁俊琦今天还没打电话过来。于是,他拿出手机,拨打起了她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冷冰冰的标准女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再次拨打,手机里还是这个声音。楚天齐不死心,就这样每隔几分钟拨打一次,可结果都是一样的。

  楚天齐不禁担心起来,担心宁俊琦出什么事情。昨天他还以为对方可能是临时有事忘了,或是在外面手机没电了。也或者是偶然知道自己见了欧阳玉娜,在和自己闹情绪。但冲着刚才打她手机的情况看,最起码不是和自己闹情绪。
  宁俊琦在市委党校参加乡丨党丨委书记轮训,楚天齐倒不担心她出什么意外,再说了,万一有什么突发事情,乡里肯定会知道,也肯定有人会告诉自己的。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她可能病了,甚至还住了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一定要请假去陪陪她。
  楚天齐决定,明天先给她手机,如果还打不通,那就给市委党校打电话,相信党校最起码能知道她的大致情况。现在时间已经这么晚,肯定是不能给市委党校打电话,有什么想法,只能明天落实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天齐才睡着了。
  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有绿树,有草坪,有楼房。楼房的式样很古朴,看外观有些土旧。
  楚天齐出现在院子里,他的个子低了好多,连说话也是伊伊呀呀的。他看了看头顶的阳光,看了看身旁的花草,忽然发现了一只飞舞的蝴蝶,他迈动脚步,蹒跚着追去。跑着跑着,他摔倒了,但他没有哭,而是双手撑地站了起来。
  这时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人出现在屋檐下,这个人就那样看着玩耍的楚天齐,既使小家伙摔倒,那个人也没有过来搀扶,或是哄一哄。只到楚天齐站起身来,那个人才露出了微笑,并喊着:“好样的。”
  楚天齐也笑了,笑着向那人跑去,嘴里还喊着什么。离那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怎么也抓不住对方伸出的右手。楚天齐急了,猛的一跃,扑了过去,那个人不见了。

  就在他一楞神的工夫,那个人又在前方出现了。只是此时,那个人老了许多,白头发、白胡子的,好似还拄着拐杖。
  楚天齐一边向那人跑去,一边问道:“你是谁,你是谁?”
  那人微笑的捋着胡子,嘴里说着什么,可是楚天齐却怎么也听不见。
  “你是谁,你是谁。”声音还在回荡着,楚天齐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外面还在响着沥沥拉拉的雨声。他知道自己刚才做梦了,梦中的那个人也好似很熟悉,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谁。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而且梦里自己也变成了小孩子,也不知道另外的那个人是谁,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要失眠了。

  “叮呤呤”、“叮呤呤”,刺耳的声音不时回荡着。楚天齐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向四周。眼睛很是干涩,目光所及,阳光已经透过轻薄的窗帘,洒在了地面上。
  “叮呤呤”,尖厉的声音响个不停,楚天齐这才意识到,是来电话了。他伸出手,从床头桌子上,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小陈,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旅游局办公室文员陈馨怡的声音:“局长让我来拿方案,她说你知道,我在你们办公室门口。”
  “方案?现在才……”楚天齐正准备说“现在才几点”,一眼看见了柜子上小闹钟的时针已经快指向九点了,赶忙又改了口,“现在我刚出来,你等着,我马上回去。”说完,不等对方回话,挂断了手机。
  楚天齐放下电话,“蹭”的一声坐起,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以最简单的方式进行了洗漱。从宿舍出来,锁好房门,急步向县委办公楼走去。
  昨天刚睡下不久,就从梦境中醒来了,想着梦中的情景,又联想到现实的一些事情。楚天齐久久不能再次入睡,他认为自己要失眠到天亮了。谁知,在天快亮的时候,却再次睡着了,而且一下子竟然睡的误了上班时间。
  楚天齐平时并不贪觉,今天之所以睡过了点,主要是由于昨晚再次睡着的时候,时间太晚了。更主要的是,两次一共半个月的下乡调研,除了要不断奔波外,每天总是更换休息地点,睡眠质量不高,缺觉严重。
  进了县委办公楼,楚天齐三步并做两步,上了四楼。刚一到楼道,陈馨怡便迎了上来:“你这么早就出去啦?”
  楚天齐“嗯”了一声,点点头,打开门锁,走进了办公室,陈馨怡跟了进去。
  楚天齐坐到椅子上,打开抽屉,把昨天打印好的农家游方案,给了陈馨怡。并对陈馨怡说:“小陈,你和夏局长说,请他看完后,尽快就上面的问题,给我个答复。”

  “我可不敢催局长,还是你自己说吧。”陈馨怡俏皮的说,然后“咯咯”一笑,“我知道你今天起晚了,早上八点多的时候,你的宿舍可还拉着窗帘呢。不会是昨晚想某个记者没睡着吧?你可要小心了,小心乡书记让你跪搓板。”说完,做了个鬼脸,跑出去了。
  看着门口方向,楚天齐苦笑的摇了摇头,然后收回目光,盯在了电脑屏幕上。
  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楚天齐不敢怠慢,抓紧时间,开始录入调研报告手稿。
  中午的时候,楚天齐从食堂吃完午饭出来,正准备给宁俊琦打电话,手机却响了。楚天齐拿出一看来电显示,正是宁俊琦的号码,赶忙按下了接听键:“俊琦,你在哪?有什么事了吗?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你的电话打不通呀。”

  “你这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怎么就不想我好呢?”宁俊琦的声音带着疲惫。
  “我不是担心你吗?一直没有你的电话,不知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再联系不上你,我就准备给市委党校打电话了。实在不行,我就直接去市里找你。”楚天齐说到这里,还是问道:“你这两点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回了一趟家,走的急,也忘跟你说了。”电话里,宁俊琦的声音很平静,“这两天也没开手机。”
  对方的回答,让楚天齐疑惑更大,走的急,来不及打电话,倒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回到家里两天不开手机,似乎有些不正常。因为她毕竟是乡丨党丨委书记,如果她关机,乡里一旦有什么特殊事,就不能及时找到她,是要耽误事的。按说,以宁俊琦的严谨,不应该想不到这些,可她却做了,这说明什么呢?莫非是有极其特殊的事,比工作还重要的事?那又会是什么事呢?
  日期:2016-10-05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