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5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董事长这一下心就缩到了一起,头上的汗水也有点往外冒了,不过到底还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手,他就很如无其事的说:“唉,那是有点可惜了,不过市里想办法给协调一下也成啊,这样一个企业重组不成,有点遗憾。”

  华子建也长叹了一声说:“怎么协调啊,我前几天给省长说了这事,省长还批评我,说我们贱卖国资,所以宁原不重组,也没人敢来担这个政治风险。”
  乔董事长也点头说:“这倒也是,不过好像st泰来没多长时间可以拖了。”
  华子建淡漠的说:“这到不怕,年底市政府给他们优惠一下,做点退税倾斜,在拖两年看看,现在很多事情啊,少做比多干更稳妥。”
  宋寒烟救灾旁边插了一嘴说:“就是,就是,有个顺口溜上说:干的干,看的看,看的不耐烦了还要给干的提意见。”
  华子建就哈哈的大笑着说:“是啊,你干的多,肯定就出问题地方多,人家什么都不干,当然是什么问题就没有,所以这泰来公司的重组项目,反正我这一任可能是不会动了,套用一句时髦的话:留给以后的人来处理吧,他们比我们更聪明。”

  华子建是说的轻松自如,但乔董事长这心里就是哇凉哇凉的,自己下足了本钱,准备在st泰来上捞他一把的,现在看来是毫无希望了,你说你省上领导也是的,你管什么资产评估啊,人家柳林市没领导啊,干你鸟事。
  华子建也就不再谈这个事情了,又和乔董事长说到了搬迁啊,以后化工厂的生产啊什么的,乔董事长虽然在应答着华子建,但他的心思早就有点恍惚了,他也不敢再多喝酒了,准备晚上回去就做出重大的调整,不能等消息出来了吧自己全线套死。
  看看吃的也差不多了,华子建和乔董事长该说的话也说完了,该联络的感情也都到位了,这时候华子建就提出结束的话,乔董事长也是心总有事,不多勉强,客气几句,就散摊子了。
  宋寒烟倒是没有喝多少酒,出来以后先把华子建送了回去,这才送乔总回到了公司。

  星期一上班没多久,华子建正在批阅文件,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华子建一看是红色保密电话,赶忙接起来,只听一个陌生的声音道:“你好,我省委啊,你是柳林市华子建市长吗?”
  华子建一愣,心想这人是谁呀,就说:“你好,我是华子建,请问你是?”
  电话那头就响起了一个冷淡的声音:“华市长你好,我是省委宣传部姜哲林。”
  华子建一听是省宣传部的部长,心中一紧,这姜部长可是省常委,从来都没和自己通过电话的,现在突然打来是什么事情。
  华子建就说:“姜部长你好,又什么指示?”
  姜部长带着批评的语气说:“你华市长怎么搞的,我这里有一副关于柳林市的稿子,一但出去的话可能对柳林市有些不好的影响,我们两人虽然没见过面,但我一直感觉你工作不错的,怎么会弄出这样一个事情。”
  华子建不用想,便知道这个负面新闻稿肯定是骆春梅那女人弄的。
  这让华子建心中非常地恼怒,那女人还真是麻烦,简直就是没完没了。
  但现在不是和想这个女人的时候,要想办法吧稿子扣住,才是关键,华子建就客气的说:“感谢姜部长的错爱,不知道能否麻烦姜部长把稿件给我传真一份呢,我也好针对有关问题进行整改。”

  北江日报乃是党报,出稿之前自然有专门的人审核,而且涉及到地方政府的问题报道时候,更是需要主管单位的宣传部有关领导审核以后才能出来。
  “没问题,你把传真号告诉我,我这就给你过来。”姜部长平淡的说道。
  华子建当即给他说了传真号,然后再次道:“部长,你看这稿子能不能先留一下,不要急于发表,柳林市正在关键时刻,我怕稿子出来会影响到柳林的经济发展啊。”
  姜部长就在那面沉吟了一会,这面华子建也是紧紧张张的,生怕姜部长拒绝,最后姜部长才不动声色的说:“那行吧,我就帮华市长一次,你以后不能侥幸大意,虽然我是很看好你,但工作没做好,我一个人看好也没用啊。”
  华子建见姜部长可以吧这稿子扣住,就千恩万谢的说了好多的感谢话,最后那面姜部长也逐渐的语气缓和起来,和华子建拉了好长时间的闲话,似乎两人的关系一下就近了许多许多。

  这省宣传部的姜部长也算是乐书记的派系中人,但他和乐书记的关系却没有省委季涵兴副书记和省委组织部长谢部长两人那么好,这两个是书记的铁杆,这次自己发现了华子建和乐书记的一点小秘密,他就决定一定要好好的利用一下,为巩固自己和乐书记的关系做些铺垫,刚好今天收到了这份稿件,那就卖给人情给华子建,或者有一天自己就能用的上他。
  华子建很快便拿到了传真,他迅地看了一遍稿子,这篇稿子正是骆春梅
  上次给华子建说的钢厂的几点问题,不过这次却是加上了一些实地人物采访,显得更有说服力。并且稿件的后面还加上了编者按,将这篇稿子采访的情况,归结为全省工矿企业的典型案例,认为必须引以为鉴,加以矫正,不然的话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这让华子建十分地恼火,看来骆春梅这女人果然是铁了心要针对自己了,而且很明显北江日报里面也有她的人,这从稿件后面的编者按就可以看得出来。
  华子建随即给钢厂的朱厂长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没过多久,这朱厂长便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华子建把传真递给他。
  “这太过分了。”朱厂长看完稿子,气愤地道:“骆春梅这完全是不分对错,添油加醋啊,这篇稿子如果出去,肯定会对钢厂和柳林市的带来极大的不利影响。”
  华子建点点头道:“是啊,幸好这篇稿子没有出去,不然影响很不好。骆春梅这个人暂且不说,我们先就这篇稿子中所说的问题进行自查,还有这些被采访的人,虽然用的是化名,但是至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大致的范围,说不定这些人遇到的问题是真的,你亲自盯一下这个事情。先要自身过硬,其他的事情都好办。”
  华子建的心中十分地气愤,骆春梅在这个时侯弄这么一篇文章出来,明显的就是在延续自己和葛副市长他们在钢厂事情斗争的延续,这稿子到底是处于这个女人狭义的心理报复?还是他背后另有推手呢?
  虽然仅仅是一篇新闻稿子,那到没什么,但是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事情就比较复杂了。.
  不说华子建,就说在柳林的一个度假山庄里,骆春梅也是气愤着:“可恶,竟然不让把稿子出来。”
  她紧紧地抿着嘴唇,胸脯一起一伏的,显得非常地恼怒,她这次可是铁了心要针对华子建,给华子建一点教训的,甚至连顶头上司都收买好了,谁知道稿子竟然被省委宣传部给卡住了。.
  这一下骆春梅一点办法也没有,她虽然自命名记,有几分姿色,石榴裙下也拜倒了不少人,但是却也没有办法搞定省委宣传部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