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4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小姐,你这是要赶我走吗?”闫荔刚刚坐下,一听秦墨的话,一下子又站了起来。
  “闫荔,你怎么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我爸爸在的时候,他认识的人多,到时候还可以为你晋升说句话,但是现在我爸爸走了,没人会为你说话了,再继续下去,不是耽误你的前程吗?”秦墨说道。
  虽然秦墨是好心,但是话不能这么说,这样说的话就好像闫荔是奔着秦家的势力来的,但实话说还真不是,刚刚来的时候,部队首长派她来,还还真不愿意来,因为像秦墨这样的大小姐没有好伺候的,还是呆在部队里舒服,可是这是命令,不得不来。
  可是和秦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其实秦墨很好相处,慢慢的二人就成了姐妹,秦墨只要买衣服,总是少不了给闫荔买一套,两人整天穿的好像是双胞胎似得,所以秦墨这么说,很显然是侮辱了闫荔。
  这丫头脾气很倔,这一点丁长生都知道,果然,秦墨话音未落,闫荔起身出去了,到了大门口,登上摩托车,一下子就窜没影了,丁长生追到大门口想替秦墨解释一下,但是闫荔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丁长生回到客厅,看了看秦墨,说道:“你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不饿,心里难受”。说完秦墨又开始哭起来了。
  丁长生想劝,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人家爹死了,怎么劝都是白费力气,说什么都是错,所以只有陪着难过,可是这难过也得有个限度啊,老爷子还在太平间里躺着呢,还是想想怎么入土为安的好。
  不得不说,秦振邦在京城还是有些人脉的,还是有些人念及旧情的,而秦家自己人的表现却让人齿冷,不但是来的人寥寥无几,来的也都是一些小辈,和秦墨平辈的人来的都没几个,这让丁长生更是看到了人情冷暖。 
  秦振邦的追思会是在三天后举行的,这几天丁长生一直都在四合院陪着秦墨,不过让丁长生意想不到的还是闫荔这丫头,脾气果然是火爆至极。
  那天在秦家一气之下走了之后,丁长生和秦墨都以为就此作罢了,但是没想到的是闫荔这丫头第二天又来了,这次好了,是背着包来的,看样子是行李之类的东西。

  一见面就告诉秦墨,如果秦墨收留她,她就继续跟着秦墨,如果不收留她,她就回河南老家,反震自己已经退伍了,部队领导都已经批准了,这方丁长生和秦墨大吃一惊,这丫头还真是倔脾气,这么大的事自己就做主了,而且闫荔现在已经是少校了,是可以在部队长期服役的,到时候如果想退役了,到地方上也能安排个工作,哪知道这丫头不声不响的退役了,而且什么都没要求,部队领导也很惊诧。

  这么一来,秦墨还能再说什么呢,只能是让她跟着了,所以这么一来,在秦振邦追思会上,丁长生陪着秦墨站在那里接受前来吊唁者的安慰,而闫荔则是忙里忙外,好在是来的人不多。
  而且从来的人也可以看出,秦墨完全继承了自己老爹的本事,在社交方面也很是丰富,所以真正是秦振邦的朋友的人,来的倒是很少,可是秦墨的闺蜜以及好友,来的倒是不少,这些人不是官三代就是富二代,反正年轻人占了一大多半。 
  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梁可心和梁可意兄妹以及齐三太也来了,而且这三人看到丁长生时明显是愣了一下,相较于梁可心和齐三太,梁可意的惊讶之情更大  。
  她是接到自己哥哥的消息才请假来的,而且自己老爹现在是省委书记,抛头露面都是很小心,虽然自己和秦墨并不熟悉,可是自己哥哥倒是对秦墨很感兴趣,所以拉着她一起来了。

  “哥们,形势不妙啊”。齐三太看到了丁长生,用胳膊捣了一下身边的梁可心说道。
  “这家伙,还真是有本事,怎么什么时候都能遇到他呢”。梁可心恨恨的说道。
  “喂,我说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丢人”。( 己哥哥的德行很清楚,他虽然没说,但是自己很明白他是来干什么的,但是这样的场合实在是不合适。
  三人在灵前鞠躬后,来到了丁长生和秦墨面前。
  “小墨,节哀顺变,我刚刚从国外回来,我实在是不知道伯父病了,所以也没来看看他,你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不要客气,我也很难过,所以……”梁可心紧急握住秦墨的手,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好像这是多么亲密的朋友一样。
  后面等着和秦墨说话的人已经排起了队,这让秦墨很感到无奈,只得打断他,说道:“谢谢你,梁先生”。

  梁可意看了一眼丁长生,发现丁长生也在看自己,但是这个场合实在是不适宜做其他的表情,于是丁长生看了一眼梁可心,梁可意会意,赶紧拉着自己这不争气的哥哥离开了。
  “哎呀,你拉我干什么,我还有话没说完呢”。梁可心跟着梁可意和齐三太出了门,埋怨自己妹妹道。
  “哥,咱能有点出息不,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在哪里没完没了的唠叨,合适吗?”梁可意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刚才的事真是让自己丢尽了脸。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了,正是因为她爸爸去世了,我才觉得她现在需要人安慰,你懂什么?老三,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梁可心扭头对跟在身边的齐三太说道。
  “嗯,今天吧,还真是不合适,因为秦墨已经有人安慰了,所以,哥,你来晚了”。

  “齐三太,你有完没完了?”梁可意岂能听不出齐三太在开玩笑,可是齐三太开的是玩笑,自己这哥哥可能就当真,果然,梁可心听齐三太这么说,脸色立马就变了  。
  “这个混账,我早晚收拾他”。说完,脸色灰暗的走向了自己的车。
  “啊……”齐三太看着梁可心的样子就想笑,但是还没等自己笑出来,就感觉自己胳膊上的肉被人拧住了,而且几乎是要拧了半圈了,那个疼啊,梁可意这次是下了死手的。
  “哎哎,我开玩笑呢,你真下手啊”。
  “齐三太,要是我哥和丁长生出了什么问题,我肯定找你算账,好事不做,坏事不断的,什么人啊”。说完,梁可意气冲冲的走了。
  那兄妹俩走了,但是齐三太却没走,他在殡仪馆旁边找了个咖啡馆坐了下来,这里刚好看到殡仪馆的门口,如果丁长生出来,从这里正好看到他。
  这小子比梁可心心眼子多的不是一个两个,他看到丁长生和秦墨站在一起,就知道秦墨和丁长生之间肯定是有关系,而且关系匪浅,否则,这么严肃的场合,丁长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丁长生现在是白山区的区委书记,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丁长生居然攀上了秦家,尤其是秦家的一枝花秦墨,这要让多少京城子弟吐血啊,秦振邦有多少家底,京城圈子里的人猜个差不多,也就是说,谁能傍上秦墨,那这辈子就不用愁吃喝玩乐了,想这好事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没想到居然让一个穷乡僻壤的泥腿子给摘了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