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7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孔方恨夏雪,恨夏雪做为同僚,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也和那两个家伙一起,同自己做对。孔方认为,你夏雪虽说是什么政府党组成员,级别也是副处,但不过是管着一个局而已。局长和自己这个乡丨党丨委书记不过都是正科的级别,只是不知哪个混帐领导,非要把一个破旅游局长高配半格。孔方真怀疑,这个高配局长,就是为夏雪量身定做的,还不因为她是一个有些姿色的风情女人?
  按孔方的理解,你一个局长,只要和我们这些乡丨党丨委书记配合好,到时我们把旅游的事替你吹一吹,你不就是政绩卓著吗?你再凭着所谓的“政绩”,混个实职副处,不是挺好吗?何苦非要和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地头蛇过不去呢?好啊,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别怪我老孔不给你捧场。
  孔方满脸狰狞,满嘴脏话:“狗*娘养的,你姓夏的可不要后悔。到时灰溜溜的滚蛋,或是弄的身败名裂,也是你咎由自取。”
  孔方更恨楚天齐,恨楚天齐不给自己这些老同志留出路。怪不得好多人都说姓楚的是丧门星,谁遇到谁倒霉呢,自己以前还不全信,现在看来,果然不假。到了一次老幺峰乡,就和那几个女人了一道,抓了自己的把柄,害的自己不得不来了一出晕倒的闹剧。虽说当时也算暂时躲过了一劫,可危险还在,而且自己也肯定会因为此事,成为同僚们的笑料。
  之所以恨楚天齐,孔方更是因为不甘。本来设计的好好的,姓楚的当时就是挨整的命,可偏偏那两个女人赶到了。而那两个女人又毫不犹豫的站到了姓楚的一边,不知道是他们以前就熟,还是刚刚扯上的什么瓜葛?说不准真不是什么正当关系,没准纯粹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事。孔方认为自己的解释很合理,因为姓楚的本身就有好多和女人的传闻。
  孔方咬牙骂道:“姓楚的,别看你把自己包装的人模狗样的,平时装的也一本正经,只要你有狐狸尾巴,就有被老子抓到的一天。哼,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说不准你本身就是一个男破*鞋的坯子呢。”
  对于宋玉香这个女人,孔方也是恨的慌。平时看这个女人,倒也算是听话,只知干工作,不知道抢权利。可没想到,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从**时返回途中竟然赶上了堵车。更悲催的是,手机还没信号,害的自己没有及时了解信息,以为那个“名妓”也没来呢,结果让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孔方今天才听人汇报,说这个女人前几天,在县委大院里还和姓楚的聊的很热乎呢。他现在都怀疑宋玉香这次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平时的憨厚也是装出来的,是不是早就和姓楚的一伙了,早就被那小子拿下了。他自己也纳闷,按说就这个的女人的姿色,姓楚的也不应该看上呀。可他转念又给出了答案: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也许姓楚的就变*态,就老少通吃呢。
  马上,孔方就对自己的怀疑,给出了肯定答案。那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要不昨天自己躺在土地上,后背又潮又隔的慌,她为什么还以所谓的狗屁理由,不让他们扶自己呢?说不定,当时三人本身就是在演双簧,而自己闭着眼睛看不到而已。

  孔方笑着骂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看来这个丑女人也不安分了。也难怪,四十如虎嘛!”
  这次这件事,孔方认为自己之所以如此被动,还是赖自己的那个笨蛋二哥。自己安排妥妥的事,就因为他傻了吧叽的碰了手机免提,结果给对方留下了证据,才导致了事情的不可控,让自己变的狼狈不堪。本来自己想把那个景点牢牢抓在自己手中,也照顾他挣点舒服钱,可他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说不准这次他的这个差事也得黄了。
  “怨谁呢?活该。谁让你烂泥扶不上墙?狗*娘养的。”刚骂到这,孔方意识到自己把自己也骂了,忙改口道,“刚才不算。”但紧接着又来了一句“狗*娘养的。”
  恨了好多人,骂了好多人,孔方认为,自己之所以这次如此狼狈,归根结底还是赖姓楚的。要不是姓楚的处处与老同志做对,自己根本不会恨他,也不会针对他。如果不针对他的话,就不会曲意巴结,也就不会恨的这么深,自然就不会发生昨天的事了。
  楚天齐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孔方当初在和自己亲近的时候,不是单纯为了对自己友好,也不是只为了接近赵书记。而是因为一种心理的扭曲,就等着自己倒霉,就等着落井下石,甚至制自己于死地。
  其实,当初自己表现优异,成绩不俗,进步也堪称神速的时候,楚天齐也想到肯定会遭人嫉妒,肯定会有人不服。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以前没有任何矛盾纠葛的人,会想着制自己于死地而后快,这“躺枪”未免也太厉害了。就是现在他也没有想到,孔方仅仅是因为嫉妒,就和自己这个几乎没有任何纠葛的人,会如此的势同水火,欲制自己于死地而后快。
  不光楚天齐想不到,恐怕被孔方所骂的这些人都不会想到吧?不会想到自己已经被孔方恨到了如此地步,而被恨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孔方自以为是的判断,仅仅是主观的认为全是别人对他不起。
  玉赤县旅游局局长办公室,楚天齐和夏雪的谈话还在继续。
  夏雪叹气道:“哎,小楚,要说在昨天这件事上,最吃亏的就是我了。本来我只是做为主管旅游的人,去陪省里来的记者,结果糊里糊涂的就被你们拉下了水,无端的被人恨上了,得罪了同僚。”
  “夏局长,你真这么认为吗?错,大错特错。你昨天只要在场,即使什么都不做,他也会恨你的,说不准你不在场的话,他也会恨到你头上。”楚天齐肯定的说。
  “你说的未免太武断了吧。”夏雪不同意他的看法,“你这只是主观做出的有罪推论。”
  楚天齐摇摇头:“夏局长,我不是要把他往坏里想,而是他做的事就明摆在那里,不由得你不信。”说到这里,楚天齐苦涩一笑,“拿我来说吧,和他没有任何纠葛,而且以前他还主动和我接触,还有示好的意思。可是现在怎么样呢?昨天从我一到乡里,他就故意抻着我,在外面躲着不见。我自认为惹不起躲的起,直接到了抗战旧址,可他竟然指使他哥哥,不让我进去,这不是欺人太甚又是什么。”

  “可能你在不经意间得罪过他吧?”夏雪疑问道。
  “不可否认,在他心里肯定是因为某事,对我怀恨在心。而我昨天晚上几乎想破了头,也没想到什么地方曾经得罪过他。我只知道,赵书记调走前后,是他对我由态度极其友好,向态度极端恶劣转换的分水岭。”说到这里,楚天齐肯定的说,“我认为,他是一个极端情绪化的人,或者说他心理已经有些畸形。昨天他大睁两眼说瞎话,最后还来了一出假装晕倒的‘苦肉计’,这样的人做事,能以常理推断吗?所以,昨天你只要出现在现场,肯定会成为他憎恨的人。别说是你,很可能宋玉香也未能幸免。”

  日期:2016-10-0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