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对方在拿这事调侃自己,楚天齐有些不悦,便说道:“夏局长,以你的意思,我不是只说几句话,还能是什么?”
  “怎么就成我的意思了?而是录相显示,在大个子男人出来不久,屋里女孩也出来了一次,看样子还在抹着眼泪,并看向男人远去的方向呢。你说,这里边能没点什么?”夏雪说到这里,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那意思很明确:要是没什么的话,才有鬼呢。
  “你……”楚天齐刚“你”了一声,电话响了起来。当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暗道:难道真要配合调查?
  配合丨警丨察调查倒也没有什么,可那样势必会弄的满城风雨,尤其是自己和欧阳玉娜的事就会被渲染。本来并没什么事,可能就会被描绘出多个版本。自己和欧阳玉娜都是未婚青年,既使被说成有特殊关系,倒也没有什么。可是,让楚天齐担心的是,宁俊琦会怎么看?会不会非常伤心,会不会误会?

  夏雪也注意到了楚天齐的表情变化,便逗弄道:“小楚,不方便接?要不我回避一下。”嘴上这么说,可她根本就没有起身的意思。
  楚天齐堵气道:“随便。”然后按下了接听键,气粗的说:“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爽朗的声音:“你小子怎么啦,吃枪药啦?对了,是不是大记者走了,让某些人伤心了?”声音是雷鹏的大嗓门。
  既然雷鹏提到了“大记者”三字,那不用说,他也知道了。肯定是通过失窃这件事知道的。那么,他打电话自然就是跟这件事有关了。楚天齐便说道:“说吧,你想调查什么?”
  “哟呵,我还什么都没提呢,你倒猜出来了,那你就坦白一下吧,坦白一下你去房间干什么了。”雷鹏笑着道。
  “有屁坦白的,我们就是普通朋友,昨天我就是去房间看看她,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就这么简单。”楚天齐的话很冲。
  “不是吧?那怎么对方还哭天抹泪的?”雷鹏提出了疑问。
  “这跟你有关吗?跟你调查的事有关吗?”说到这里,楚天齐哼了一声,“告诉你也无妨,我们话不投机,所以我走了,她哭了,这下满意了吧。”
  “嗯,看来调查的事,已经泄密,你都提前准备好说辞了,那就先调查到这吧。”说到这里,雷鹏“哈哈”大笑起来,“哥们,你也真好糊弄,我这什么都没问,你倒全交待了。你是不是以为我要调查失窃那事呀?”

  “不是那事还能是什么?”楚天齐没好气的说。
  “亏你还自诩聪明,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明白。这样的案子,也不可能由刑警队来接手吧。”雷鹏笑道,“负责调查相机失窃案的,是我的一个小兄弟,中午的时候,他向我讨教。让我看了录相,我才在录相上看到了你小子。我现在给你打电话,是告诉你另外一件事,失主的相机找到了。丨警丨察是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后,按照对方的提示,在一个洗浴中心的更衣柜找到的。失主查看相机上照片没有缺失,已经递交了不再追查嫌疑人的申请,丨警丨察也就不再调查了。对了,失主是旅游局的客人,旅游局对这事很关心,丨警丨察还专门向夏局长通报了此事呢。她没和你说?你这几天不是一直给旅游局……”

  听到这里,楚天齐已经明白了雷鹏打电话的意思,不等对方说完,他抢先说了句:“哥们,我还有事,就先到这儿。”说完,他挂断手机,看着夏雪。
  “你这么盯着我,是不是不礼貌呀?”夏雪质问道。
  楚天齐没有接夏雪的茬,而是反问:“夏局长,你既然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为什么还要戏弄我呢?”
  “楚天齐,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本来是想告诉你这件事的始末,谁知道是你自己想歪了,我在刚才的讲述中,提到你的名字了吗?还是提到了某个记者的名字?”夏雪不客气道。
  是呀,确实没提。虽然夏雪刚才就是在戏弄自己,可对方的确没有提到欧阳玉娜的名字,也没有提到“楚天齐”三个字,看来还真应了夏雪那句话——关心则乱了。于是,他只好用道歉的语气道:“夏局长,不好意思,我说话有点太武断了。”
  “道歉别那么虚情假意的。算了,不跟你一般计较。”说到这里,夏雪话题一转,“通过这件事,你想到什么没有?”
  自然能想到呀,窃贼费尽心思,好不容易进到三一八房间,偷走了客人的相机,而却又主动把原物交了出来。再联想到窃贼一系列的做法,很显然他是偷错对象了,他想偷的是欧阳玉娜的摄录设备。
  欧阳玉娜的设备有什么,无非就是一些图片,还有录音。这些东西对于大多数人没有用,而对于一个人却关系重大,所以得到这些东西并毁掉的话,那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个人就是孔方。

  联想到孔方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之大,联想到孔方对自己的做法,联想到孔方昨天上演装晕的一折,再联想到可能是他昨晚导演了差人盗窃相机一出戏。楚天齐觉得孔方这个人真不是善茬,便对夏雪道:“有的人真狠呀。”
  “不只是一般的狠,狠的可怕。”夏雪若有所思的说。
  就在被别人列为怀疑对象的时候,孔方正在家中骂人呢。他骂楚天齐、欧阳玉娜、夏雪,骂宋玉香,也骂自己的二哥,还骂了好多人。他对这些人恨的牙根痒痒,恨有些人和自己做对,恨有的人愚蠢无比、办事不力。因为特别愤恨,所以他骂的特别卖力,就连老伴都听不下去,直接躲出去了。
  孔方恨欧阳玉娜,恨一个小丫头片子那天对自己的无礼,既态度上傲慢无比,对自己讲话更是咄咄逼人,仿佛是自己的直接上司,仿佛是自己的长辈似的。就是自己最尊敬的老领导,也只给过自己一次这样的难堪,可那次是自己捅了大篓子,老领导是为了给自己摆平,是因为恨铁不成钢,是真正为了自己好。老领导有这样的资格,有这样的资本。
  你一个黄毛丫头,对自己有过屁帮助?凭什么对自己吆五喝六的。你不就是顶着一个所谓省报记者的名头吗?不就是县里的一些领导,想要让你替他们鼓吹政绩吗?可这些跟我老孔有毛关系?要不是为了县里大局,要不是为了自己仕途,我孔方才懒的理你呢。可你一个丫头片子不识抬举,登鼻子上脸,竟然把我的容忍当成了软弱,竟然像训晚辈一样对我。
  越想越来气,越想越恨,孔方不禁骂道:“他*妈的小婊*子,你以为你了不起,是什么狗屁的名记者?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充其量就是人们说的‘名妓’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