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6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揣好手机,重新上路了。太阳已经偏西,热度也降了一些,空气中还流动着一丝微风,吹在脸上暖暖的,舒服极了。
  还未充分感受完这份舒服,楚天齐只觉得身下“咯噔”了两下,摩托车方向也有些不好掌握起来。坏了,肯定是轮胎出故障了。想到这里,楚天齐赶忙把车停到路边,下了摩托。
  俯下身子一看,没错,后轮胎上钉着一个大铁钉,轮胎已经软了。这个故障,自己现在可处理不了,还得找修理摊。刚才又走出了有二、三公里,前边有个村子已经不远了,想来应该有修理摊吧。这样想着,他推着摩托车,向前方走去。
  很快到了村口,一打听,楚天齐才知道,这里没有修理摊,还得走四里地才有。村民说的四里地就是两公里,就是步行的话,按说并不远。可自己现在推着一个摩托,还是后轮胎几乎已经没气的摩托,不过那也得走,没有其它好办法。

  推着摩托又走了一会儿,手机响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拿出手机一看,果然不假,正是刚才那个固定号码。楚天齐苦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玉娜,摩托又坏了。”
  “不能吧?”欧阳玉娜先是惊讶,接着笑道,“你肯定是逗我呢,赶快到房间来吧,招待晚宴再有十来分钟就该开始了。”
  “我那有心情逗你呢,摩托车真出故障了,后轮胎扎了个大钉子。”楚天齐吸了口气,说道,“现在还没找到修理摊呢,估计还得推着走上半个多小时吧。”
  “哦,那怎么办呢?要不我开车去接你,把摩托车也拉上。”欧阳玉娜的语气很急。

  “你以为你那车是清障车啊,还拉摩托?怕是能装下两个轮胎就不错了。”楚天齐调侃着,“行了,一会儿你就安心赴宴去吧。”
  欧阳玉娜声音很低:“好吧,要不你回来后,直接到宴会厅找我,我给你留下座位。”
  “我去合适吗?别逗了,那不是出我的洋相吗?”楚天齐安慰道,“行了,到了我就先给你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然后我等着你。”
  欧阳玉娜“嗯”了一声,马上又说道:“别打我手机,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或者你就打这个固定号码。”
  “为什么?”刚一问完,楚天齐就明白了原因,随即又说道,“好的,不说了,我还得赶紧继续前进呢,就当是锻炼身体吧。”说完,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长嘘了一口气,楚天齐推着摩托车前行了。此时,因为刚才欧阳玉娜的一句“别打我手机”,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对方简单的一句话,却透着一个明显的信号,家庭对她与自己的交往还在严格控制着,怪不得他一直没和自己联系呢。
  楚天齐心里不舒服,并不是因为对方没有和自己联系,更不是因为刚才对方说的那句“别打我手机”。而是她知道对方正因此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自己却无能为力,并且自己也不能有所表示。自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已经装下了一个人,再也不能给别人留下些许位置了。他只能企盼欧阳玉娜能放下对自己的情义,做一个普通朋友吧。同时,他也决定,一会儿两人见面的时候,自己也尽力劝一下她,不要再执着了。

  终于到了村子,终于找到修理摊了,可是不巧的是,修理师傅出去吃饭了,师傅妻子说他估计还得半个小时回来。于是,楚天齐也到村里唯一的饭馆,快速吃了一顿饭,又返回了修理摊。
  修理摊师傅比楚天齐吃饭还慢,在楚天齐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后,师傅才慢悠悠的回来了。不过修车很利索,卸轮胎、补胎、安轮胎等程序下来,仅用了二十来分钟,就全部搞定。
  付完修理费,再次出发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为了安全起见,楚天齐骑行的速度也很慢,在天完全黑了的时候,终于回到了县委大院。
  楚天齐没有打电话,而是直接到了玉赤饭店,敲响了三一八房间的房门。
  屋子里面传出轻轻的走动声,声音停了一小会儿,屋门忽然开了,欧阳玉娜站在面前。她轻启朱唇,说道:“刚回到房间,正准备给你打电话。进来吧。”
  楚天齐笑了一下,去了进去。欧阳玉娜轻轻“呯”的一声,关上了屋门。

  “天齐,好久不见了,你想我了吗?”欧阳玉娜红着脸,问道。
  没想到对方问的这么直接,楚天齐迟疑了一下,说道:“是啊,好久不见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欧阳玉娜的手机。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又看了一下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哥。”
  手机里传出欧阳玉杰的声音:“娜娜,你到玉赤了?”
  “嗯,下午才到,到了就拍照、录像,刚吃完晚饭,正准备加班赶稿子呢。”说到这里,欧阳玉娜看了一下楚天齐,又说道,“哥,一会写完稿子肯定很晚上,明天上午我再去看你。”
  欧阳玉杰没有接妹妹的话,而是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一会儿,你单位的同事就会找你,你们连夜赶回省里。就不用看我了,路上小心。”
  “为什么?就因为……”欧阳玉娜带着哭腔道,说到这里,她看向楚天齐,眼中噙满泪花。
  “娜娜,哥也不想……我也是不得已才……哥也是为你好,为他好。”说到这里,欧阳玉杰挂了电话。
  “为什么?为什么?”欧阳玉娜手里抓着手机,喃喃着,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刚才兄妹二人的通话,楚天齐虽未完全听全,但意思他听明白了,欧阳玉娜家里在随时监督着她和自己的接触。
  看到欧阳玉娜流泪的样子,楚天齐心里一痛,既为对方的伤心而痛,更为自己不能给对方安慰而痛。那怕只是借肩膀一用,或是替对方擦去眼泪,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也不能做。他知道如果给对方一点温暖的暗示,他怕对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也怕自己有个万一。感情的闸门一旦微启一点缝隙,可能就会冲出滔天的巨浪,就会吞噬掉闸门旁的男女。

  尽管心里隐隐做痛,尽管应该给对方以帮助,但楚天齐清醒的意识到,现在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帮助。
  “连一张纸巾都不能递给我吗?”正泪流满面的欧阳玉娜,把目光投到了楚天齐的脸上。
  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蛋是那样的凄美,哀怨的眼神是那样的无助。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心软一些,要不要给对方一丁点安慰?那样自己可能会承受一点自责,对宁俊琦的自责。自己承受自责倒没什么,反正自己绝对只是把欧阳玉娜当普通朋友,主要是欧阳玉娜未必会这么想。她一旦把这误会成一种希望,那么她就会因此更痛苦,会承受对自己的依恋,和家庭给她重压下的双重痛苦。所以理智告诉他,不能心软,那怕一丁点都不行,必须要心硬。所以,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冲她笑了笑。

  日期:2016-10-03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