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6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记者已经提出来了,而且也是对旅游宣传有好处的,何不来个顺水人情。于是,对着宋玉香道:“宋乡长,那我们就按欧阳记者说的做吧。”
  宋玉香稍微迟疑了一下,“嗯”了一声,向欧阳玉娜的车走去。
  楚天齐已然明白,怪不得在送孔方回去的时候,宋乡长专门把一个包拿了出来,原来里面装着正经物件啊。
  几人一同到了欧阳玉娜的车旁,欧阳玉娜开了门锁。宋玉香拿出那个大的纸袋,来到遗址的地方,提前在地上垫了厚厚的纸板。然后把里面的纸张小心翼翼的取出来,并让大家帮忙,平展开来。
  宣纸上出现了几个黑色的大字: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字写的说不上坏,但也说不上好,也就是一般。落款是:徐大壮,后面是年月日。
  看到宣纸上的字的时候,楚天齐忽然有一种很亲近和熟识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耳边好似响起了隆隆的炮声,和激昂的唢呐声。眼前纸面上也似幻化出千军万马奔腾驰骋的场景,还有那拿着各种枪械的人们,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来回穿梭着。
  “楚天齐,发什么呆呀?抬起头来。”欧阳玉娜的声音响了起来。
  眼前的场景一下子消失了,楚天齐失落不已,随着欧阳玉娜的喊声抬起了头。他的眼中还有着一丝懊恼的神色,因为被打断影像而懊恼。

  “咔嚓、咔嚓”,连着几声快门声响起,紧接着响起了欧阳玉娜的声音:“你配合的挺不错嘛?脸上满是那种对敌寇的愤恨之情。”
  对敌寇愤恨?听到这话,楚天齐差点没笑出声来,心道:要是你知道我愤恨的是叫我的那个人,大概你就不会是这种口气了吧。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说道:“哪有呢?只不过是题字的人名有些陌生,我正在想对方是谁呢,有些走神而已。”
  “你真不知道?”三个女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楚天齐一楞,心中暗道:好像我必须知道似的。
  “你太孤陋寡闻了,上周的中央报纸专门报道了这位老爷子,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欧阳玉娜说道,“我先告诉你一点,这位老爷子以前的属下,后来在授衔的时候,光上将就有两位,中将就有四位,少将更是有十一位之多。”

  “那他是什么衔?”楚天齐反问。
  “他……没授衔。”欧阳玉娜回答,“之所以没授,是由于他后来的工作性质决定的。如果老爷子继续在主战场,继续在前线工作,真要是被授衔的话,按他的资历,怎么着也应该是上将吧。”
  楚天齐“哦”了一声,似乎明白了,因为他看过相关授衔的资料,确实好多够条件的人,都因为客观原因没有授衔。
  拍完照片后,宋玉香收起了宝贵的题词,大家到了根据地旧址外面。本来按照欧阳玉娜的想法,让楚天齐现在和她坐车回去。并让楚天齐把摩托存放到老幺峰乡政府,让乡里派人给送回去。可楚天齐觉得还是骑摩托回去方便,最后只好遂了他的意。
  欧阳玉娜和夏雪先去老幺峰乡政府了,她们只是象征性的和宋玉香去露个面,然后就回县政府。

  楚天齐当然不会去乡政府,他要直接回县城。看着她们的车辆开走了,楚天齐再次返回抗战根据地旧址门前。他远远凝望着刚才铺放宣纸的地方,仿佛那熟悉的炮声、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影又出现在脑海中。
  “楚领导,以后常来啊。”不知黄牙男人从哪里钻了出来,疵着一口黄牙,满面陪笑的说道。
  被人这么一打搅,脑海中的场景与人物都消失了,楚天齐只看到两排黄颜色的牙齿。他意识到,黄牙男人在跟自己服软、套近乎呢。他不禁好笑,他知道对方是见识到刚才自己一伙的厉害了,所以态度才变化这么大。
  虽然这个人刚才挺不讲理,但楚天齐觉得这个人也挺有意思,便想逗弄对方一番。于是,说道:“常来?我怕这里满员,我怕进不了门呀。”
  “哪能呢?今天那是跟你开玩笑呢?别见怪。”黄牙男人陪笑道,“以后只要是你来,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都可以进。”
  “是吗?”楚天齐反问。
  黄牙男人拍着胸脯道:“当然。”

  楚天齐忽然问道:“老三要紧不,醒来没?”
  “不要紧,醒……没醒来。”黄牙男人有些慌张着道。
  楚天齐笑了,对方的回答,再一次印证了老三就是孔方本人。而对方却把精力集中在了醒没醒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问话的陷阱在那里。
  在对方的惊愕中,楚天齐跨上摩托,戴好头盔,离开了抗战根据地旧址。
  离开抗战根据地旧址,刚走出有十公里,摩托车就熄火了。楚天齐从摩托上下来,把车停到路边,弄了半天,也没打着火。抬头看了看,离前边不远处就是一个村庄,想来应该有摩托车修理点。
  推着摩托车走了足有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村口,一打听还得进到村子,才有一家修理摊。于是,楚天齐按照村民的指示,终于找到了这家修理摊。修理摊师傅检查了一下摩托,很快找到了原因,原来是燃油过滤器堵了,点火器也有些松动。师傅很快就把故障处理完了,整个过程仅用了十来分钟。但就是这样,从摩托车出故障,到修理好,也耽搁了一个来小时。
  付完修理费后,楚天齐重新跨上摩托,骑行而去。
  刚到村口,手机响了。楚天齐把摩托停到路边,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固定电话号码,赶忙接通了:“你好。”
  “我,欧阳玉娜。”手机里传出欧阳玉娜的声音,“到哪了?还没到吗?”
  楚天齐看了看路上的公路桩,说道:“我呀……离县城还有二十来公里。”

  “不能吧?我们后走的,都到一会儿了,你是怎么走的,总共不是才三十来公里吗?”欧阳玉娜咯咯的笑着,显然不相信,“不会是走错路了吧,还是你在逗我呢?”
  “哪有啊?是摩托车出故障了,刚修理好。”楚天齐说道,“不过还好,一共检查出两处故障,否则,我自己即使弄明白一处,说不准另一处故障又得让车半路熄火。”
  “哦,出故障了?”欧阳玉娜突然发问,“不能吧?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应该能看到才对呀?”
  楚天齐笑了一下:“你还挺聪明吗?不过,你判断失误了。修理摊是在村里,肯定是我去村里的时候,你们过去了。”
  “哦,真是不巧,那你多长时间能回来?”欧阳玉娜关心道。
  “有半个小时也到了。”楚天齐轻松的说。
  “好吧。那不得六点吗?县里的招待也该开始了,你快点,我在玉赤饭店三一八房间等你。”紧接着,欧阳玉娜又说出了一句有些矛盾的话,“路上慢点,注意安全。”
  不等楚天齐回话,对方已摞下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