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佩服刘大智阴狠的同时,孔方对这个赵中直的前秘书更是不屑:这分明是一个更阴险的投机者。他甚至在替赵中直叹息:你怎么尽弄一些投机分子呢?
  前几天,堂弟孔臻打来电话,说了楚天齐到他那里吃瘪的事。哥俩在庆祝的同时,孔方嫌堂弟做事太委婉,要是让他孔方做的话,连景点大门都不让姓楚的进,就是要赤*裸裸的打姓楚的脸,以消当年委屈求全之恨。
  这话刚没说完几天,孔方得到消息,姓楚的要来老幺峰乡调研。于是,他和一些心腹属下交待,只要看到姓楚的来乡里,就挡驾,就故意冷淡对方,甩脸子也可以。
  可因为一时疏忽,上周五刚消假回来的老梁没有得到消息,结果这个傻老梁,还以为遇到了县委来的大神,又是陪坐、陪*聊,甚至还想陪吃。更是接连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回去见姓楚的。孔方既气老梁的迂腐,也想到了一个更解气的戏弄办法,于是他才对老梁说了“让他等着”。并在老梁的几次来电中,逐渐加重了申斥语气,以扩展戏弄姓楚小子的效果。
  就在孔方在“满天红”饭馆推杯换盏的时候,老梁再次打来电话,本来以为还是问自己什么时候回去,所以孔方一张口就是“让他等着”。等听到老梁说姓楚的“已经走了”时,孔方立刻有了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老梁接下来又说了一句“他可能去抗战根据地旧址”了,让孔方一下子又兴奋起来,于是马上给自己的二哥打了电话,也就是那个卖票的黄牙男人。向他交待了怎么对付楚天齐的办法,最终目的就是不让姓楚的进去。

  一切似乎都设计的天衣无缝,可偏偏让两个死女人赶上了,更可恶的是竟然录了自己和二哥通话的音像。孔方知道,既使二哥再楞再傻也不至于主动配合对方,中间一定有什么岔口,方便的时候一定要问问。他就恨二哥不懂得配合,虽然明知道自己是装晕的,你也应该装装样呀。想到这里,他禁不住骂了一句“狗*娘养的。”
  旁边的文员没听清孔方说什么,急忙问道:“孔书记,你哪不舒服吗?”
  孔方这才意识到,差点出了马脚,于是赶忙摇了摇头。
  宋玉香在前面带路,夏雪在旁边陪着,陪着省报来的大记者欧阳玉娜。一开始是宋玉香做向导,并解说,她的口才实在不敢恭维,干脆就是做向导,解说的事由夏雪来做。反正夏雪自到县旅游局后,对于县里一些大的景点都视察过,一些资料也多次看过,讲起来倒是一点也不生涩。
  欧阳玉娜几乎不怎么说话,更多的是看,并不时用相机把一些景物摄入镜头中。要说景物,也很一般,除了石头就是灌木丛。当然,这里之所以成为景点,主要还是因为它曾经的辉煌,和在那个年代为整个抗战做出的重要贡献。
  楚天齐走在最后面,主要就是看一些和抗战有关的历史遗迹,现存的历史遗迹很少。通过夏雪的介绍,楚天齐才知道,大部分都是抗战年代损毁了,有个别的革命文物进了一些博物馆,还有一些可能是遗失在民间了。
  转了一圈,用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楚天齐看到了很少的革命遗迹。最醒目的就是,山石上嵌着的革命口号了,有的已经用红漆涂过,看上去比较醒目。再有就是一处崖壁下方凹进去一块,有人工炸过的痕迹,石壁上有好多小的不很深的小*洞,从夏雪的介绍中可知,这里曾经临时做过一段兵工厂,这处地方就是试验炮弹、子丨弹丨时所留。

  经过几处石洞和灌木丛时,夏雪介绍,曾经是某某领导避险的地方。还有两处是某某团长、营长牺牲的地方。有的名字,楚天齐听说过,有的名字却是第一次听说。在刚才说的这几处地方,有的地方插着一个小木牌,上面写着某某避险的字样,有的地方什么标识也没有。
  在转回到离门口很近的地方,夏雪停了下来,用手一指,说道:“这里就是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的中心位置——根据地指挥部,可惜当年的房屋建筑已经荡然无存,只能依晰看到一些破砖头、烂瓦片了。当年,我人民军队的好多将帅都曾在这里战斗和工作过。后来授衔时,就曾有一名元帅、两名上将、三名中将……”
  在夏雪讲说的时候,楚天齐蹲了下来,在地上捡起了少半块砖头,拿在手里摩挲着,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夏雪的讲解接近了尾声:“欧阳记者,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的情况就是这些,你想了解什么的话,可以再提问。”
  欧阳玉娜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了。”
  “哎,还说是遗址呢,连块象样的碑刻都没有。大门门头上的那几个字,看起来写的不错,可题词却是一个不太有名的书法家。要是在抗战根据地旧址上,树上一块由老将军题词的石刻,那就有份量多了。”楚天齐摇头晃脑的说着。
  欧阳玉娜停止了摆*弄相机,问道:“楚天齐,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这里吗?”
  听到欧阳玉娜这么一说,楚天齐才想起来,一开始想问来着,结果先是聊天,后来想问的时候又被孔方晕倒给搅了。便问道:“是呀,你怎么来啦?对了,你好像还是和夏局长一起来的,你们认识?是好朋友。”
  “我和夏局长今天只是第二次见面,是为了工作。”说到这里,欧阳玉娜一笑,“你能猜出是什么工作吗?”
  “你们……一个记者,一个旅游局长,肯定是旅游宣传、采访之类的事了。莫非……”说到这里,楚天齐想到了欧阳玉娜问话的时机,便又道,“莫非跟遗址有关?不会真是有老将军题写的石刻吧?”
  “嗯,你还不笨,基本猜对了。”欧阳玉娜点指着楚天齐。
  楚天齐“嘁”了一声:“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还说什么基本呢?”
  欧阳玉娜冲着宋玉香一笑:“宋乡长,你和他说说吧。”
  宋玉香点了点头,说道:“小楚,欧阳记者今天到这,主要就是来拍一样东西的,这样东西就跟抗战遗址有关。是一幅字,我刚刚才带回来的。”

  “这幅字就准备刻成石刻,摆放在现在的位置,所以欧阳记者才说你基本猜对了。”夏雪解释道。
  “哦,是吗?写的字在哪呢?”楚天齐问完就有些后悔了,有字也未必让自己看吧,便补充了一句:“我就是随便问问。”
  宋玉香脸一红,说了句“在车上”,便没了下文,显然不准备把字拿下来。
  欧阳玉娜却接了话,不过是对夏雪说的:“夏局长,不是准备在宣传页上体现这幅字的内容吗?把字配上遗址做背景,是不是更好?”
  夏雪听出来了,欧阳玉娜说的没错,但对方说出此话的真正目的,恐怕主要是为了让楚天齐看一看吧。看来,两人的关系是不一般,最起码说话要比和自己随便多了。
  日期:2016-10-03 07: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