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4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戴‘金镏子’?铐我?凭什么?”废品王觉得头皮炸,背后嗖嗖地冒起了一股股凉气。
  秘书没说什么,只是随手拿过随身携带的小公文包,哧哧两下拉开,一卷材料露了出来。“看!”秘书把手中的材料冲着“废品王”扬了扬,“钢铁厂的律师已经在起诉你了。”
  “啊!”废品王大惊失色了。

  “除了这事以外,……还有……”秘书开始数落起他的罪状来:“你给电厂送的那些个兑了石矸的煤;给纺织厂送的那些个塞了土坯的棉花;你给水库大坝工程送的那些个不合标号的水泥……都已经被人家告到检察院了。要不是吕书记主管政法,你废品王在劫难逃!”
  “真的?”废品王心扑通通的沉了下去。
  “唉,谁让咱们吕书记是菩萨心肠呢。为了落实常的富民政策,他变着法儿保护你们这些私营企业家。可是,你们却不理解他……”
  废品王听到这儿,转过身低下头去。那略略佝偻的身影,坦露出他内心的暗淡。逼上梁山了!唉,我怎么走到了这一步呢?可是,丑事全掌握在人家手里,不听人家的,就是死路一条啊!干就干,大不了当人家一次炮灰。

  也许吕副书记真的对我好呢。我一年进贡他十几万,凭良心他也该保护我呀!
  “好。我听你们的。”声音从淡蓝色的烟雾中穿出。由于激动、由于恐惧,他脸变幻着的一阵红一阵白的色彩始终突破不了那一层暗淡的灰黄。
  果然没有过几天时间,一辆标志着警号的小汽车再一次的驶入了厂区.....。
  “什么,你们还要拘留我!”朱鹏宇一听,大喊起来。
  “不是不是……朱厂长,”公丨安丨局的一个科长急忙解释:“不是我们不听市长的话,吕副书记记管政法,我们惹不起呀!咱们,演演戏……”
  “演戏?哼!”朱鹏宇撇撇嘴,朱鹏宇仰起脸来,看了看头上的天。
  傍晚,夕照的霞光在一朵朵灰色的云团周围镶了金色的花边,高炉里飘浮起的一股股魄蒸汽,被染成了鲜艳的绯红。
  “朱厂长……别误会。我干这差事也不容易。公丨安丨局这科长挨了骂,有些为难了:“咱们就走走过场。厂区公丨安丨处的人都是你的老部下,谁敢难为你?你应应景!”

  朱鹏宇坐在那张小凳子上。面对着审问自己的老部下,觉得有些滑稽可笑。对面坐着四位审讯人,主持审讯的公丨安丨处长原是厂保卫处长,是经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另外两个警员是从经济丨警丨察刚刚转为公丨安丨籍的。还有一个女的,他从未见过面。她穿着警服,却没戴大盖帽,卖弄似的露了一头长长的披肩。
  “请问,本月四日下午,你是不是到了原料厂的料场?”
  “是的。”
  “去干什么?”
  “问的可笑了,我去当然是检查工作。”朱鹏宇不亢不卑的回答。

  “停停停!”哪个披肩女丨警丨察连忙制止了主问人,纠正说:“按照程序,应当先问嫌疑人的姓名、职务……等自然情况。”
  “哦,小刘同志,这些内容,我们上次审讯问过了……”说着,公丨安丨处长转身问另外两个小伙子,“是不是记录了?”
  “是的是的……”两个小伙子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实际上,上次根本就没有审讯,记录本上光秃秃的,什么内容也没有。

  “我再请问,你在检查工作期间,生了什么事情?”
  “我发现废品王送了假料。”
  “当时,你是不是很气愤?”“披肩”女丨警丨察抢过公丨安丨处长的话头,严厉地问了一句。
  “以假充好,是商业欺诈行为。另外,假废钢投到炼钢炉里,会损坏国家进口设备。这样的事,凡是有点儿良心的人,都得气炸了肺。”朱鹏宇严肃地回答。
  “气愤之下,你对工人下了什么指示?”“披肩女丨警丨察”问。

  “没下什么指示。”
  “不对。你对工人说,把废品王扔到炉子里烧了。”披肩女丨警丨察提示。
  朱鹏宇洒笑一下说: “这是气话。”
  “气话也是指示。”
  “这种话我说的多了。我在气头上常常说,我撤了你,我开除你,我宰了你。这样的话都市要当指示来理解吗?”朱鹏宇摇摇头,很无可奈何的说。

  “哼,你是不是暗示工人打废品王?”“披肩女丨警丨察”紧追不舍。
  “没有。”
  “你应当实事求是!”
  “干脆,你让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算了!”朱鹏宇蔑视了对方一眼,觉得这个女人不同寻常。
  “你……”女人语塞了。神色却是气呼呼的。
  “请你回想一下,”公丨安丨处长打断了那女人的话,和颜悦色地问:“当时有哪些人在场?”
  “老胡、老谢……工人很多,我不认识他们,也记不住。”
  “好,你先下去。再想一想。我们要提问其他证人。”公丨安丨处长使了个眼色,两个小伙子走下来,“架”起他们朱鹏宇的两支胳膊。
  朱鹏宇被请到公丨安丨处的会客室,坐在了沙上。一个小伙子为他沏了茶,另一个小伙子为他调整电视频道的节目。
  “朱厂长,那女的是市局有名的警花。听说是市委吕副书记的亲戚呢……”
  朱鹏宇嗯了一声,把脸转向了窗外。夜雾升腾起来。雾霭里,厂区那一排排插入天际的大烟囱,分别吐出了红的、白的、青的五彩缤纷的烟云,尔后又冉冉地升腾起来,融入了略显出墨蓝色的天空。这幅奇妙的风景,让他心中涌起一阵由衷的自豪━━嘿,这钢铁厂,还是我的。

  华市长支持我,群众支持我,看你吕旭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审讯室里,披肩女丨警丨察憋了一肚子气,冲着公丨安丨处长作起来:“我不满意你这种审问方式。啥也没问出来,怎么就把人放了。”
  “我们要的是证据。现在主要任务是取证。”公丨安丨处长解释说:“这位朱厂长,脾气急躁。性格倔强。你就是问他八天八夜,他也是这个态度。有这工夫,还不如问问其他证人呢。”
  案件调查继续进行。
  老胡和老谢两位厂长被请来了。“请坐。”公丨安丨处长客客气气:“你们谈谈本月四日下午的事。哦,就是废品王挨揍的事。”
  “对。你们要说清楚,是谁指使工人打人的?凶手是哪些人?”披肩女丨警丨察板起小脸,抢先插话。
  “凶手?谁是凶手?”老谢一听就火了:“你们怎么认定我们的工人就是凶手呢?”
  说到这儿,他一把捋起自己的袖子,“看,我的胳膊让废品王打成这样。他算不算凶手?”
  “还有我呢!”老胡咕哝了一声,顺势拉起自己的裤腿━━一条长满汗毛的大腿袒露在人们眼前。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历历在目。
  “我本来是拉架的,”老胡说:“废品那个王八蛋却狠狠踹了我好几脚。他是不是凶手?”
  “嘻嘻!”看到老胡腿上的伤,两个小伙子差点乐出声来。他们清楚老胡腿上的伤是搬运钢坯时不小心撞的,昨天晚上在公司医院包扎,两个人正好在现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