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7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凌明显不太乐意:“张指导,这人家家人都不管了,你去管这个干嘛呢。你和她也只是见了一个面,和她是朋友了吗。”
  我昧着良心说道:“唉,虽然说,不是朋友,但是那天见了面后,她回去就自杀了,还是我自己治不好啊,心里愧疚啊。”
  小凌说道:“你也说,那是毒瘾,治不好的。”
  我说道:“我心里就是愧疚,毒瘾是毒瘾,也是心魔,治不好,我终究觉得自己愧疚。”
  小凌说道:“那些得了绝症的,去做了手术,医生都说治好的可能性基本没有的,那怎么办。”
  我说:“一个去地震救援的救援队,挖出来一具已经失去了的生命的尸体,都会默哀,心里愧疚,这尚且是一个经过我治疗的病人呢。小凌,麻烦你了。这料理后事的费用,我来给,至于给她下葬的地方,我去看看吧。给你五千辛苦费,去吧,拜托你了。”
  一则面子推不掉,一则是因为有五千块钱,小凌说道:“好吧。”
  下班后,我决定去唐梁洁的父母那边看看,再决定到底给不给这对人渣父母钱。

  不过,我这么贸然登门,可不好。
  我打电话给了强子,让他去弄来两套丨警丨察的衣服。
  然后两人穿上,阿强问我要干嘛。
  我说了要去的目的,当然我没说因为是唐梁洁留下了二十万块钱,而去看她父母。
  我只说去看看这对不给女儿收尸的人渣父母长啥样的。
  先按着唐梁洁给的地址,到了那个弄堂,到了那里一问,找了唐梁洁父亲家里。
  据那些人说,唐梁洁父亲因为和外面一个寡妇勾搭上,和前妻常年吵架,便入赘来了这勾搭的这寡妇这里来。
  他经营着一个小小便利店,有些秃头,样子打扮都很像火云邪神,拖鞋四角裤洗的发黄的背心,不过是瘦子版的火云邪神。
  见到他,坐在便利店的门口,拿着一份**彩的报纸看着。
  我说明了来意,我说是监狱的狱警,跟他说他女儿唐梁洁出事了的消息。

  他漠不关心的哦了一声。
  我问道:“大伯,你看,唐梁洁都这样了,你是不是去看看她,料理一下后事。”
  他挥挥手,不耐烦说道:“你找她妈妈去,那时候离婚,她都判给了她妈妈,我有什么资格去料理。话说回来,你们监狱为什么不赔钱呢,还要搞什么尸检!”
  说到要赔偿,他终于正眼看我了。
  我说道:“大伯,她是自杀的,不是我们的过错。”
  他眼睛滴溜溜的看了看我们,然后说道:“没有赔偿你上门来找我什么劲,别烦我。”
  这样的父亲,还给他钱做什么,草!
  我和阿强直接走了。
  然后去找唐梁洁的妈妈。
  唐梁洁妈妈就住在弄堂的附近的一个老房子里,唐梁洁爸爸跑出来后,她自己也找了个新的男人,那男人吸丨毒丨斗殴,判刑刚出来,唐梁洁妈妈就和他搞在了一起,然后就住在了那个房子里,后来有了个男孩,也就不管不顾唐梁洁姐妹了,也难怪唐梁洁会变成这样,家庭都这样了,想不变坏,可能吗。

  唐梁洁妈妈就在家里,透过那破旧的木门,见到她正在小院里绣花。
  她奇怪的看着我们两个。
  我说明了来意,说是监狱的狱警,来这里跟她说一说唐梁洁的情况。
  她一听,没了兴趣,回去继续绣花了。

  我们走进了院子里,我和她说希望她去料理她女儿的后事。
  她却问你们给钱吗。
  我摇摇头。
  她说那还要我们自己给钱,凭什么,你们让她死了,就自己给处理。
  我说:“那不是我们给她死的,她自己死的。”
  她说道:“在你们监狱死了的,你们不处理,还让我去处理,我不去。”
  她担心她花钱。
  我无奈的撇嘴,对这个一看样子就势力小气的女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顿了顿,我说道:“对了,我听说她还有个妹妹。”

  她说:“死了。”
  这口气,就跟死了一只家里养的狗一样。
  我说:“我说,她们两好歹是你女儿,你怎么那么漠不关心的样子呢。”
  她说道:“我漠不关心关你什么事了,两个女儿,都去吸丨毒丨了,活该死了!这从小到大,只吃只喝只穿只花钱,一分钱不给家人,就去死了,早点死了也好!省得我还养她们。”

  我说道:“你说的这是人话吗!她们可是你女儿!”
  她说:“喂,你想逼着我去给她埋了,不可能!”
  好吧,这种母亲,老子也不可能去听唐梁洁的话,给她钱了。
  不如拿那笔钱来给唐梁洁弄个好墓地。
  我问道:“那她妹妹葬在哪,我们给她料理后事,也要给她下葬的。”
  她妈妈说道:“梁村的村头。”

  我问:“梁村在哪。”
  她妈妈说道:“就在这旁边的路进去的那个村子,很多个坟墓的那里。”
  我问:“那你能带我们进去吗。”
  她妈妈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下,站起来,说道:“那,我带着你们去吧。”
  这家伙怎么突然的热情起来了。
  我说好。
  她收好了绣花,然后让我们先出来,然后她才出来,锁好了房门,很大的一个锁,接着,跟我们上了车,车子往小巷子开到楼房后面,是一大片农田,一条路往里面的几座山,开到了山脚村头,在一个村头寺庙路边,她妈妈说就在这里。
  然后她带着我们到小庙对面的山脚,这里很多坟墓。
  然后她妈妈带着我们到一片荒芜的田中,指着其中一座低矮的坟墓,说是这个。
  连个墓碑都没有。
  我问道:“怎么连墓碑都没有。”
  她妈妈说道:“她死的时候才几岁,我们给下葬在我们田里,都很好了,还给立碑,哪还有这样事。”

  我说:“好吧,那我们可以把唐梁洁埋葬到这里来吗。和她妹妹埋葬在一起。”
  她妈妈说道:“这个啊,这块田是我的啊,我们家的,虽然我不做田地了,可是,这也占了地方啊。”
  我看着她,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她说:“唉,丨警丨察同志啊,我就实话说了吧,这我打算还继续种田的,如果种田,你在这里弄个坟墓,会影响我一些风水的,占了我一块地方,我的收成就少了一些,你看你能给我一些补助就好了吧。”
  我靠,难怪她突然那么热情了,原来是为了钱。
  我说虽然不给她一大笔钱,但是至少让她去把唐梁洁骨灰领来了,埋了后把坟墓搞气派一点,然后给她一点钱,看来指望她去做是不行了。
  日期:2016-07-2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