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6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玉娜按下了停止键,玩味的问道:“听出来了吗?那个老三的声音好像挺耳熟呀。”
  “是,是,是挺耳熟的。”孔方支吾着。
  “听口气真够凶的,又是要找打手,又是盘问不停的。看样子,不让楚天齐进去调研,也是老三的主意吧?”说到这里,欧阳玉娜的语气一转,“你说这个人要是也在政界的话,这段录音拿上去,会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呢?应该还不至于开除吧,不过警告、记过、降职什么的,总会有的,近五年想升官是别想了。”
  欧阳玉娜的话一说完,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大家都把目光投到了孔方身上,想听听他说什么。
  静,非常的静,时间一秒秒的过去,很快就是一分钟,两分钟。欧阳玉娜也不急,就是那样面带微笑的看着对方,看看究竟对方会怎么做。直到大约五分钟时,孔方终于说话了,他的话一出口,不禁令众人大跌眼镜。
  没有大家想像的态度诚恳的道歉,或是以“喝酒多了,一时忘了”之类的话所搪塞,而是张嘴骂了一句:“狗*娘养的。”

  听到对方骂出了这样的话,楚天齐马上做出了第一反应,把欧阳玉娜和夏雪护在身后。其实他刚才一直都在做着这种准备,只是他没想到会派上用场。
  就在大家的惊愕中,孔方接着骂道:“老三,你就是个王八蛋,你可把我害苦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吹牛耍酒疯,你也挑个时间,挑个地点,干嘛非要在这个节骨眼吹呢?”说到这里,他又转换了话题,“老三,你是不是跟我有仇,想把这个屎盆子扣我头上呀?我可告诉你,扣我头上又怎样?大不了我现在就退休,可是你不该害了那么多县领导呀。你说的这通话,一旦曝光的话,不光是我要倒霉,恐怕县委、政府领导,个别局领导,都会倒霉的。如果真到了那步的话,县领导能饶了你?你以后还能在县里混吗?恐怕整个省也没有你立足之地吧?你……”孔方还在喋喋不休的骂着,不过声音并不高。

  只到这时,楚天齐才反应过来,原来孔方不是要抢录像机,也没有攻击行为,而是在骂那个老三。开始的几句,听着像是给老三开脱。可是后面的话,却变了味,明着是骂老三,其实是在变相的警告自己。警告自己如果要曝光的话,自己会“得罪县领导、局领导”,警告自己会因此没法在玉赤县政界混,甚至全省政界都容不下自己。
  同时,“个别局领导”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专指做为条管领导的夏雪,也会因此跟着倒霉。你夏雪就看着怎么办吧,反正我孔方的仕途也没几年了,而你却还长着呢。楚天齐听出了这层意思,夏雪当然也听出来了。
  夏雪、欧阳玉娜从楚天齐身后走出来,和楚天齐对望一眼后,又都把目光投到了孔方身上,都想看看这个装模作样的人要如何收场。
  在大家的注视下,孔方的声音越来越低,语速越来越慢,甚至眼神也变得迷离了。紧接着,身体摇晃起来,然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啊?”夏雪和欧阳玉娜都发出了一声惊呼。楚天齐也一时没了主张。一楞之后,三人反应过来,救人要紧。
  正这时,一辆轿车停在众人身边,一个女人从车上跳了下来。刚叫了一声“夏局长”,忽然看到躺在地上的孔方,又忙叫了一声“孔书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幺峰乡乡长宋玉香。

  看到众人要动手去抬孔方,宋玉香赶忙喊道:“慢。”然后问道,“孔书记是怎么晕倒的?”
  宋玉香这么一问,三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互相看了一眼后,还是夏雪说了话:“孔书记,刚才说话来着,说着说着,就自个晕倒了。”
  “哦,是这样啊,那就更不能动了。”说到这里,宋玉香解释道,“突然晕倒,一般都是脑供血不足造成的,严重的可能是脑出*血,或是脑血管破裂。也可能是心脏的毛病,无论那种情况都不宜先动病人。来,我们大家往后一点,保持空气流动畅通。”
  边往后退,夏雪边问:“这能行吗?”

  “我表哥就是医院这方面的专家。”宋玉香说道,“等几分钟,等孔书记醒来再说。如果没有醒来,再打急救电话也不迟。”
  于是,四人站在外围,孔方就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来这里旅游的人,本就不多,现在的时间段人就更少了。但仍有人过来看热闹,经过众人劝说,看热闹的人就走了或是退到了远处。
  大家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孔方,一分钟,二分钟,大约五分多钟了,还没动静。在这期间,宋玉香还不时轻声喊着“孔书记。”
  好几分钟过去了,孔方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宋玉香也不似刚才那么镇静了。她拿出手机,说道:“看来只能打急救电话了。”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闷*哼的声音传了过来:“哎呀……”
  大家都看到了,声音是孔方发出的。此时,孔方还四外看了一下,又闭上了眼睛。

  “孔书记,你怎么样?”宋玉香赶忙蹲下*身子,问道。
  孔方有气无力的说:“没什么,一会儿就好了。哎哟哟,头好晕。”
  “送你去医院吧。”宋玉香说道。
  孔方摇了摇头:“不。回家。”
  看到孔方醒来了,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纷纷站起身来。
  楚天齐挺了挺腰身,无意的看了一下别处,当他看到黄牙男人的时候,大脑快速运转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孔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孔方最后是被宋玉香的司机送走的,开的是孔方的车,直接送他回自己的家。
  剩下的四人,分乘两辆车,进了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景区。当然,四人不是去旅游,而是有任务要完成。

  这次有宋玉香这个乡长在,黄牙男人没有再提门票的事。楚天齐坐的是夏雪的车,宋玉香上了欧阳玉娜的车,欧阳玉娜的车走在前面。
  一边开车,夏雪一边叹气:“哎,没想到闹了这么一出,我说不参与,你还拿话将我。”
  听出了夏雪话中的埋怨,楚天齐一笑:“夏局长,那是你自愿参加的,没有任何人强迫你。再说了,这也不算事呀。”
  “小楚,说话不能这么冷血吧?”夏雪不悦道,“人都晕倒了,还不知怎样呢,在你嘴里竟然不算事?”
  “这你也信,太小儿科了吧。”楚天齐不屑的道。
  “你什么意思?”夏雪反问。
  楚天齐肯定地说:“装的呗,你没看出来。”
  夏雪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也有怀疑,可那仅仅是怀疑,又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
  日期:2016-10-0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