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6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说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由老幺峰乡直接管理,但做为旅游主管部门,仍有监督和指导的职责。如果省报记者因为服务不周,而负气走掉,老幺峰乡即使有一多半的责任,那旅游局也得有一少半。而且,今天自己还是受县领导委派,代表县委、政府与记者接洽的联系人,如果记者走了的话,自己又多了一份责任。同时,自己派出的代表旅游局的调研人员,到了旅游局具有行业管理职权的旅游景点,竟然连门都没能进去。那么,旅游局的权威何在?自己的领导力与公信力又在哪里?

  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必须要留下欧阳玉娜,都要让欧阳玉娜有面子。那样,自己才最终不至于失去面子。从全县大局来说,在对待省报记者这件事上,县旅游局和老幺峰乡都是属于同一阵营的。自己这个旅游局局长,必须要让欧阳玉娜看到自己的态度,这是夏雪给孔方甩脸子的主要原因。
  夏雪明白,卖票人刁难,并不是冲着旅游局,而是针对楚天齐。但自己赶上了,如果对此事没有一个态度的话,那自己和旅游局的威严又何在呢?这是夏雪给孔方甩脸子的另一个原因。她这也是给楚天齐找面子,因为楚天齐毕竟是代表旅游局来的,如果自己没有个态度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并且她已经看出来了,欧阳玉娜也在给楚天齐找面子。所以,楚天齐只要是通融了,那欧阳玉娜自然也就不走了。

  等了半天,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孔方又憋着气,高声说道:“夏局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说着,他还满面含笑,深深鞠了一躬。
  虽说夏雪是副处级别,但主要就是管旅游局,也没比一个乡丨党丨委书记高太多。只是今天情况特殊,她必须得做足了样子。于是,不满的道:“这不是孔大书记吗?你来干什么?”
  看着这个娘们的德性,孔方就来气,可今天就是有再大的气,也得忍着,便陪着笑道:“夏局长真会说笑,我就是一个小乡干部,泥腿子。”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欧阳玉娜,继续说,“我是来迎接大记者和大局长的。”
  对于孔方的有意搭讪,欧阳玉娜没有任何反应,还把脸扭到了一边。而孔方就那样满面笑容的站着,真应了那句话“热脸贴在冷屁*股上”,甚是尴尬至极。
  夏雪看到现场情况,也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咳了两声,才说道:“孔书记,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着,她用右手示意了一下,“这位就是河西日报社鼎鼎有名的大记者,欧阳玉娜……”她本来想说“小姐”两字,又怕欧阳玉娜在气头上,再找自己的茬,所以便又咽了回去。
  “久仰,久仰。”孔方微笑着点头,脸上挂着十二分的真诚。
  和孔方表现出来的热情不同,欧阳玉娜脸罩寒霜,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意思。孔方尽管脸上挂着笑容,但嘴角不免抽*动了两下,显见内心极其愤怒。
  夏雪也很是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准备向欧阳玉娜介绍孔方。
  忽然,欧阳玉娜说道:“老三是谁呀?”
  听到欧阳玉娜的问话,孔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夏雪的表情尴尬中带着无奈。只有楚天齐的心情非常舒爽,不禁暗自为欧阳玉娜叫了一声“绝”,只是碍于情面,才没有当众喊出好来。
  “老三?老三是谁?”孔方语出惊人。
  孔方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回答太奇葩了,自己能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吗,孔方就是那个“老三”呀。否则,他怎么能来的这么快,又来的这么巧呢?而且声音也绝对没错。
  “不知道?”欧阳玉娜都被孔方的回答气乐了,拉开车门走了下去,直接从包中拿出摄像机,启动了播放开关。
  楚天齐和夏雪也跟着下了车,同时目不转睛的观察着孔方脸上的表情。
  摄像机里先是一阵沙沙的响动,应该是走路的声音。不一会传出了对话的声音:
  欧阳玉娜:“门票多少钱?”
  黄牙男人:“一人十快。”
  欧阳玉娜:“给。”
  黄牙男人:“不好意思,现在客源将满,只能进去两位,还必须是女的。”
  欧阳玉娜:“来,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黄牙男人:“老三,快来,出事了。”
  黄牙男人:“那个人来了,还有两个帮手。”

  “啪”的一声,欧阳玉娜按下了停止键,看着孔方道:“刚才卖票人给一个人打电话,称呼对方为‘老三’,你现在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老三?不知道是谁?要不找那个卖票人问问。”说完,孔方马上又否定道,“问也白问,他肯定不说,除非……反正也没录到那个老三的声音,我也判断不出来是谁。”
  听到孔方这么说,欧阳玉娜笑了,楚天齐也笑了。只有夏雪在笑的同时,脸上带着一丝尴尬。
  孔方的回答,在楚天齐的意料之中。因为在刚才,楚天齐注意到,从欧阳玉娜拿出录像机的时候,孔方的表情就一直处在一种故做轻松的紧张中。尤其是播放到黄牙男人说出“老三,快来,出事了。”的时候,孔方的嘴角明显抽*动了好几下,显见紧张程度更高。紧接着,孔方又露出了笑容,笑容一直持续到现在,而且看起来笑的很自然。

  楚天齐知道,孔方为什么笑的会那么自然,因为最后两句都是黄牙男人的声音,中间没录上那个“老三”的声音。他不禁心中暗笑:孔方,有你笑不出来的时候。
  孔方见自己回答完后,欧阳玉娜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料定对方已经黔驴技穷,便略带挑衅的说道:“欧阳记者,既然我们都不知道老三是谁,那就留待我下来调查。怎么样?再说了,刚才的录音也说明不了什么,不就是卖票人打电话,自说自话的瞎诈呼两句吗?也许根本就没给任何人打通话。”
  “哦,自说自话?可能吧?”说着,欧阳玉娜又按下了播放键。录像机里再次传出了黄牙男人的声音:“老三,你跟我说的那个人来了。”
  看到欧阳玉娜再次播放录音,孔方不屑的一笑,似乎还有冷哼的动作,轻蔑之情显而易见。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转而紧紧*咬住牙关,脸上的肌肉不时抖*动着。因为后面是两个人的声音,除了黄牙男人的,还有对方的声音。
  这段录音,在黄牙男人说完后,接着就是对方说的“哪个人?”,然后几乎是一人一句的,一直播放到了黄牙男人气极败坏的说了个“你”字,才结束。连欧阳玉娜的那句话也播放了:“哥俩说的不错呀,就跟说相声似的,不过就是嘴太臭了,全是脏话。你不是不让我们进吗?一会就是请我们,我们还不一定进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