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7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是啊。我想和你聊聊。”
  她说:“好吧。那我先去换衣服。”
  我说道:“我在门口等你。”

  小凌说道:“好。”
  我去换了衣服,然后出去了监狱外面,门口等小凌。
  雨虽然小了,但是还是下个不停。
  我跑进去了不远处的那小店里。
  果然,吴凯在店里。
  他看到我,说:“好久不见了。”

  我说:“是啊,最近很忙吧。”
  他说:“挺忙的。”
  我问:“有伞吗。”
  他给了我一把伞,我问多少钱,他说你拿去吧。

  我接了过来,说道:“王达最近没找你吗。”
  他说道:“找我,可是我在这里习惯了。”
  我说:“这工作好吗?”
  在这小店卖东西,往监狱里送东西。

  没什么发展前途的。
  他说:“有钱赚。”
  我心想,也是,一个月赚的比他在王达那边做事赚的钱多多了。
  我说有空喝酒,然后出去了外面等小凌。
  她出来了。

  两人各自拿着一把伞,行走往外面。
  路上都被雨水冲刷满了。
  走到了公交站,小腿膝盖下去的裤子,都湿透了,好在都是穿拖鞋。
  等来了计程车,然后我两打车去后街。
  我对后街很熟,再者,那条街,我有一定的势力,去那里,有安全感。
  去了后,直接进去了龙王开的那饭店。
  当然,那里面的人没人认识我的,那些服务员也好,经理也好。
  因为下大雨,平时爆满的饭店,只有坐了一半的客人。
  我们要了一个小包厢。
  我点了菜,然后让小凌也点了菜。
  两人吃着聊着。
  我问小凌d监区是不是挺什么的。
  小凌问我挺什么。
  我说:“挺乱的。”
  小凌说:“乱是肯定的,那么多重刑犯,情绪不稳定不说,一个一个的命案的就不少,加上个个脾气暴躁,很难管。最怕就是让她们聚集在一起,那多半是要闹出事的。”
  我说道:“看到d监区是很难管的。”
  小凌说:“不过d监区的狱警是最赚钱的。”

  我说:“这我倒是知道的,呵呵。”
  小凌说道:“我是好奇你以前怎么去读的这心理学的。”
  我说:“当时,其实也就是心血来潮,也不知道怎么报读的了,呵呵,忘记了。”
  小凌说道:“那也挺好的,跟医生一样,都让我挺敬佩的。” 》≠》≠,

  我说:“那不太一样,呵呵,没医生那么厉害。”
  小凌说:“我觉得你比医生还厉害,医生救死扶伤治病,你是直接把要想死的心理疾病的女囚给治得不想去死了。多厉害。比那医院的医生还厉害。”
  我说:“哈哈,你高抬我了,要不要来点酒。”
  小凌说:“可以啊。”
  我说:“那喝红酒吧。”

  她点点头。
  我点了红酒,然后倒酒。
  小凌喝了一口红酒,然后皱起眉头:“好苦。”
  我说:“嗯,红酒是这样的。”
  小凌说:“早知道点了啤酒了。”
  她笑笑。
  我说:“可以加白糖的。”
  小凌笑了。
  她说道:“真羡慕你们这行业。”
  我问:“羡慕什么?”
  小凌说道:“有烦恼,自己就能治好自己了,有心理疾病也懂得自己治好自己。”
  我说:“没什么好羡慕的,我们也有我们的烦恼,也有压力,也有焦灼。”
  小凌说:“那你是怎么开导自己的?疏导?”
  我说道:“有些东西,就像你明知道道理是这样的,做人要这么想得开,但你未必做得到。我焦灼自己什么时候发财,是不是这一辈子都要碌碌无为了,压力在于没车没房没老婆。”
  小凌说道:“那怎么办?心理老师怎么减轻自己压力?”
  我说:“多看老子的清静无为吧。”

  小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你说真的假的。”
  我说:“哈哈当然真的。那还能怎么样。实际上,多看看历史可能会好些,因为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随随便便成功,要不然世界上穷人,普通人怎么还那么多,有些人不是没本事,而是没碰到好运气。我想不开的时候就说服我自己,我不是没本事没能力,而是时机未到,如果一声时机都不到,那说明运气不倾向我,不是我比别人没本事,如果真的碌碌无为过一生,我会拿来和监狱里的犯人比较,我比她们可幸福多了。”

  小凌笑着说:“真是想得开。这就是你们心理学的精髓吗?”
  我说:“当然不是,心理学是一门看表面简单,实际上非常复杂的学问。有时候,就是知道自己有病,也未必能治好,就像我自己,明知道我自己压力大,焦灼,总是在恐慌明天,怕寂寞,怕得不到,怕得到了的会失去,大多时候,很焦虑。可我也治不好自己。有些女囚,她们本身心理疾病得病的原因就很复杂,想要诊断就很难,治疗就更难。”
  小凌说:“我也明白的,不是很多医生,多厉害的医生,都治不好很多病人的病吗。例如那些绝症。”
  我说道:“是的。”
  小凌说:“毕竟又不是神仙。像今天那个送来给你治的那个唐梁洁,明明不是心理疾病,她们却还送来给你治。”
  我说道:“呵呵,她们到底几个意思呢。”

  小凌说:“队长说她疯了,就让我送来。其实我知道她是毒瘾犯了的。”
  我问:“你是知道的?”
  小凌说:“我当然知道,我是假装不知道。有些事,知道了千万不要说,这是混的哲学。”
  我说:“那你不感到奇怪吗,她之前戒毒了,送来这里了,却又犯了毒瘾。”
  小凌说:“我听说监狱里有些人卖毒,可能有人卖毒给她了,谁知道呢。”

  我心想,估计小凌是真的不知道的。
  我说:“好吧,我以前也听说过,不过我们监区应该是没有的。”
  小凌说:“一个监区,那么多犯人,狱警,管教,你就是个指导员,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知道她们的行踪,在你眼皮底下做什么了,就是真的贩毒吸丨毒丨,你也不会知道。”
  我说:“可能是吧。”
  在我和小凌没那么熟,至少没熟透之前,我是不能和她太深入谈她们监区那些敏感的事的,例如吸丨毒丨贩毒,例如逃狱,谁知道小凌是敌人是朋友呢。
  万一她是韦娜的人,我跟她谈了,她一转身,就去跟韦娜说了,呵呵,很无间道啊。
  日期:2016-07-2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