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牙男人用眼一扫,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你们是要带那个黑小子进去啊,哪怎么行。于是说道:“不好意思,现在客源将满,只能进去两位,还必须是女的。”
  对方说话的时候,唾沫都喷了出来,还带着一股酸臭味。本来还想多戏弄对方一会儿,现在实在恶心,欧阳玉娜干脆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扛在了肩上,咬着牙道:“来,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看到对方拿出的东西,黄牙男人先是一楞,然后马上从衣服口袋拿着手机,拨了出去。电话一通,他就迫不急待的说:“老三,快来,出事了。”
  欧阳玉娜拿出来的是专业摄像机,黄牙男人当然知道。看到摄像机的一瞬间,他明白了,对方是记者。而且他住的屋子里,墙上专门就贴着一张警示纸条,内容就是“防火防盗防记者”。记者是干什么的?是曝光的,有些记者专门曝光阴暗面,让被曝光的人臭名远扬。

  刚才看到对方是两个美女,黄牙男人就想多逗几句,满足一下自己意*的心理。他估计,对方也就是给自己一个白眼,顶多再骂上一句“流氓”。美女的白眼和骂人话也是香的,他不会在乎,还会把那当成一种享受。他根本就没有心理准备,没想到对方竟然用的是这种比暴力还恐怖的方法。黄牙男人一下子慌了神,才给他口中的“老三”打去电话。
  电话对方的人,没有听明白,就说道:“你慢点说,在我这一亩三分地,能有什么事?”
  黄牙男人警惕的瞟了一眼对面三人,尤其是扛机器的那个女人,对着手机低声说:“那个人来了,还有两个帮手。”
  手机里传来一声吼叫:“你大点声,能死啊?”

  自己是为了谨慎,老三却嫌自己声小。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和他说清楚,等他来了就好办了。想到这里,黄牙男人大声道:“老三,你跟我说的那个人来了。”说着,他还谨慎的看了一下*身后。
  越紧张越出状况,黄牙男人无意中向后一瞥,脸却触碰到了手机上的免提键。结果,两人的对话,直接成了现场直播。而黄牙男人因为紧张,却没有察觉。
  “哪个人?”对方的话很不耐烦。
  “就是你说的那个姓……姓楚的。”黄牙男人支吾道。
  “他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说出大花来,也不让他进,看他怎么的。”
  “我是这么做了,可他非要进。”
  “你是死人呀?他要是强闯的话,你就报警,这还用教你吗?”

  “不是,不是,他还有两个帮手。”
  “帮手?是不很能打?实在不行的话,我就调哪谁过来,你等着,我先挂了。”
  “老三,别挂。别找打手,那两个帮手是女的。”
  “女的?女的怎么了?你还有什么想法?你不怕你那个黄脸婆跟你闹啊?你真是出息了。”
  “哎呀,怎么就跟你说不清呢?有个女人扛着东西。”

  “扛着东西?扛着东西不还是女人吗?”
  “她扛的不是一般东西,是摄像机,我看她是记者。”
  “记者?几个人?是不是三个?”对方的声音很焦急。
  “就两个。”
  “两个?有没有宋乡长?”
  “没有,有她我还不认的吗?”黄牙男人说道。
  “哪两个女人都叫什么?是不是一个姓夏,一个姓欧阳。”
  “我怎么知道?这不还没来得及问吗?”
  “混蛋,废物,狗*娘养的。”
  “老三,你怎么骂咱娘呢?咱可是一奶同胞。平时你骂我也就罢了,今天骂长辈,我得跟你说道说道。 ”
  “说道个屁。对了,这些人现在在哪?”
  “在……哎呀,就在身边呢,他们会不会都听去啦。你快来吧,要不我就该上电视了。”
  “笨蛋,混蛋,气死我了,我马上去。狗*娘养的。”
  “老三,你……”黄牙男人说到一半,发觉不对,原来对方已经挂断了。
  欧阳玉娜把摄像机放下来,轻蔑的一笑:“哥俩说的不错呀,就跟说相声似的,不过就是嘴太臭了,全是脏话。”说到这里,她又补充道,“你不是不让我们进吗?一会就是请我们,我们还不一定进呢。”

  “你……”黄牙男人用手一指欧阳玉娜,赶快又收了回去,他发现摄像机好像还录着呢。
  本来按照楚天齐的计划,是让欧阳玉娜偷着录,没想到欧阳玉娜一生气,直接给拿出来了。更没想到的是,黄牙男人就像是故意配合似的,竟然把手机按了免提,两人的对话全部录入了机器中。
  楚天齐等三人,不再理会黄牙男人,而是退到一边,上了夏雪的汽车,说话去了。他们知道,一定会有人来的,应该还会来的很快。
  果然,不到二十分钟,一辆越野轿车冲进了停车场。一个人从车上快速跳了下来,连车门都没来的及关。这是一个方脸膛、宽脑门,带着将军肚的男人,看上去也就四十二、三岁的样子。男人下车后,一眼看到了车上楚天齐一行,然后几乎是以冲刺的速度冲了过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幺峰乡党支部书记孔方。
  楚天齐三人都看到了孔方,欧阳玉娜就是没见过孔方,也能猜的到。但三人只是互相一笑,继续聊着天。欧阳玉娜想摇起车窗上的玻璃,但是被夏雪阻止了。从夏雪的眼神中,欧阳玉娜读懂了,还有一个大男人在车上,传出去不好听。她看了看夏雪,又看了看楚天齐,哈哈大笑起来。跟着,另两位也笑了起来。
  笑声传到孔方耳朵里,他觉得非常刺耳。他认为他们肯定在笑自己,不禁心中暗骂:狗男女。骂是骂,但他还不得不走上前去。但这次他没有跑,而是步履缓慢的一步步走过去。

  孔方到了近前,先和夏雪打了声招呼:“夏局长,您大驾光临,也不提前吩咐一声,我也好隆重的接待接待。”
  一个大活人站在近前,夏雪就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继续和欧阳玉娜说着话。夏雪和孔方不太熟,也没什么纠葛,毕竟她来的时间不长,又是女性,和好多同僚也仅是点头之交。但今天她却必须要给对方难堪,一是为了给省里来的大记者面子,二来也是为了自己的面子。
  夏雪知道,省报记者可是不容易请到的,这次要不是有适合的题材,要不是托了关系,欧阳玉娜肯定不会来的。通过观察,以及听到刚才说话的意思,欧阳玉娜有立刻打道回府的意思,夏雪怎能不着急?省报来记者的事,可是向县领导汇报过的,晚上县长要亲自招待,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县委书记也要出面。如果欧阳玉娜走了的话,自己怎么向领导交待?
  记者走了这件事,本身就没法交待,走的原因更没法解释清楚。其实对于欧阳玉娜为什么说到了“走”字,夏雪心知肚明,欧阳玉娜就是在为楚天齐找面子,看来传言不虚。只是如果夏雪要是这么说的话,领导还会刨根问底,最终会说到卖票人故意刁难调研这件事上。
  日期:2016-10-02 0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