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6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厨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吼声:“老娘们家家的,瞎咧咧个啥?”
  显然,后厨男人和老板娘应该是两口子,男人是担心女人祸从口出,才出言阻拦的 。
  女人并不买帐,冲着后厨嚷道:“就知道在家里横,去乡里要钱你怎么不去,还不得我一个老娘们出面?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说到这里,女人不服气的说,“本来就是吗,刚才我见姓孔的又去相好哪吃去了。你没看见红满天那停着好多车?估计都是他的狐朋狗友。”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后厨男人又来了一句。
  一看两口子要拌嘴,楚天齐赶忙结了帐,出了饭馆,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问话,让人家两口子干一仗。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离开,两人立刻偃旗息鼓。在农村有好多人都是这样,越有人劝架,两口子越闹腾的凶,旁边没人的话,他们立刻就像泄气的皮球。
  骑上摩托,楚天齐想了想,还是直接去老幺峰抗战根据地吧。
  在经过“红满天”饭馆的时候,楚天齐还特意注意了一下,门口停放的车辆。果然如老板娘所言,停着好几辆车,孔方那辆进口的越野车,在众多小轿车中间高出一大截,特别显眼。

  在一点半的时候,楚天齐到了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这里他没来过,只知道这里是省一级的文物保护单位,正在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还知道这里是沃原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离着旧址还有很远,就可以看到有游客进进出出的。有个人来的,也有团队,有的团队还有专门的讲解人员带着。
  楚天齐把摩托车停到停车场,观察了一下,见没有专门卖票的窗口。便拿上头盔,背上挎包,来到了旧址门前,向门口卖票的人,出示了自己的那份旅游局证明。
  卖票的人一共两个,一男一女,看上去都有五十岁左右的样子。男人吸溜了两口烟卷,吐出一串烟圈,才接过了证明。楚天齐注意到,这个男人满嘴黄牙,显见抽烟很凶,又不讲究卫生。
  黄牙男人拿过证明,端详了一下,甩给了楚天齐,又吸了一口烟,才说道:“这个东西不管用,必须花钱才能进去。”

  黄牙男人说话的同时,旁边的女人已经伸出了手:“十块。”
  楚天齐收起证明,没有理会女人,而是对着黄牙男人道:“你们这里的负责人是谁?我要见他。”
  “不知道。”黄牙男人的头摇的像拨浪鼓。
  “哦,奇怪了,你能不知道?”楚天齐反问道。
  面对他的提问,黄牙男人连头也懒的摇了,直接把头扭向一边。
  看着黄牙男人那副德性,楚天齐气不打一处来,但他已经明白,对方肯定是得到了某些人的指示,否则他没理由这么对待自己的。于是,他走到一边,拿出手机,再一次拨打起了宋乡长的号码。结果,手机里还是那冷冰冰的几个字:“你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宋乡长的电话打不通,孔方肯定是不能找,现在看来只能买票进去了。再次来到门前,这时正有一个人花了十元钱进去了,楚天齐便也拿出十元钱递了过去。
  女人刚要接钱,黄牙男人抢话道:“三十。”
  女人刚说了一个“你”字,看到男人直冲自己眨眼,便噎回去了后面的话。
  看着黄牙男人的做派,楚天齐觉得肯定有猫腻,怎么两人说的价钱会差这么大?再说了,就是十块钱也不能花,这不是钱的事,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更重要的是,楚天齐想找到这里的负责人,也好多了解一些抗战旧址的事。
  可现在不花钱显然是进不去,只能先进去再说了,于是楚天齐沉声问道:“别人是十块,为什么我就得三十。”

  黄牙男人眉毛一挑,疵着黄牙一笑:“这个嘛!哦,对了,主要是你骑着摩托,所以得交三十。”
  “我是人进去,摩托又不进去。”楚天齐呛声道。
  “摩托不进去,嗯,是不进去。”黄牙男人嘴里叨咕着,然后眼珠一转,“不是进不进的事,主要是机动车对景区有污染,多出的二十块钱是环保费。”
  楚天齐心里话:这不是信口雌黄吗?景区什么时候又收这样的费了?再说了,刚才进去的那个人也开着车呀,显然对方就是在睁眼说瞎话。
  “我看你是专门针对我吧?”楚天齐怒视着黄牙男人。
  黄牙男人冷哼一声:“算你明白。”
  “好啊,好啊。”楚天齐连说了两个“好啊”,从包里拿出三十元钱,递了过去,“买一张票。”
  女人正要伸手去接,被黄牙男人一下子打在手上:“什么钱你都敢拿。”
  女人赶忙收回手,嘴里嘟囔着:“要高价的也是你,不让拿的还是你。”
  “头发长见识短。”黄牙男人狠狠申斥道,然后又转向楚天齐,疵牙一笑,“对不起了,你请回吧,你的钱不能收。”

  看着对方嬉皮笑脸的样子,楚天齐真想抽这家伙几个大嘴巴子,但还是压着火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现在游客满员,今天不卖票了。”黄牙男人嚣张道。
  女人插了话:“听见没,有钱也不行,就是不能进。”
  这次,男人没有斥责女人,反而冲着她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着赞赏。
  有了男人的“鼓励”,女人更加自得,手指着楚天齐道:“黑大个,你瞪什么眼,叫你回你就回,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哦,你敢威胁我?”楚天齐苦笑不得的说。

  “就威胁你了,怎么样?”女人声音更高,还叉起了腰。
  看到对面这两人这么嚣张,楚天齐的火“呼”的一下,升了上来,攥紧了拳头。
  正这时,后面有人嚷道:“前面怎么回事?你们闹纠纷,也不能不让我们进吧。”
  楚天齐一回头,见说话的是个体格魁梧的壮汉男人,比自己还高了少半头。壮汉旁边跟着四个精壮的年轻人,而且这四人都是青一色的黑鞋黑裤黑半袖黑墨镜,胳膊上全部都纹着图案,俨然是保镖或是打手的装扮。
  壮汉看到有人看自己,马上把目光躲*到了对方身上,果然对面的傻大个收回了目光,向旁边退了两步,似乎还低下了头。壮汉鼻子哼了一声,带着四人,从楚天齐身旁走过,而且还故意撞了对方一下膀子。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在自己的撞击下,竟然纹丝未动,而自己勉强没有被撞倒,但肩膀却隐隐生疼。
  在诧异中,壮汉回头看向对方,见对方虽然面带微笑,但目光中却有着一种深不可测的东西。壮汉心中一凛,收回目光,急匆匆的走了进去。对于身旁点头哈腰、满脸赔笑的黄牙男人,壮汉根本连看都没看。不过,他在走出一段后,仍然回头看了看,把楚天齐的印象深深刻在了脑海中。
  日期:2016-10-0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