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5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乡长,孔书记听说你来检查工作,特意让我好好陪着,书记说他忙完后,马上就回来。” 梁主任说着,再次给楚天齐递了一支香烟。
  虽说不想见孔方,但既然对方让自己等着,楚天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是“既来之,则安之”了。
  于是,梁主任就陪着楚天齐,一直在等孔方回来。在等待的过程中,通过聊天,梁主任也知道了楚天齐到老幺峰乡,主要是调研老幺峰抗战根据地的。便热情的为楚天齐,讲起了一些老幺峰的传说,也讲了抗战根据地的事。
  有梁主任陪着,还给提供了这么多素材,倒也不错,时间也过的不慢。
  随着梁主任肚中的“干货”渐渐甩完,尤其是墙上钟表的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梁主任脸上出现了焦急的神色,并不时瞟向院中。

  终于,梁主任再次拨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才接通,他马上对着话筒,小心的说:“书记,您快回来了吗?……哦,好好,那中午安排……”显然,梁主任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楚乡长,孔书记说他马上就忙完,让你再等会儿。”梁主任抱歉的说。
  楚天齐已经感觉到了异样,但他对梁主任没有说什么,而是微微的笑了笑。
  接下来的时间,就有些冷场了,两人都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钟表时针已经指向十二点,但孔方还没有出现。梁主任不得不又一次拨通了孔方的手机,他还没有说话,听筒里已经传来孔方的吼声:“烦不烦,让他等着。”不容梁主任搭茬,对方已挂断了电话。
  这次的音量足够大,连楚天齐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梁主任拿着电话听筒,楞了足有一分钟,脸上满是疑惑和不解。
  楞过之后,梁主任红着脸,说道:“楚乡长,要不再等会?看样子,孔书记应该马上就会回来吧?”他的话说的明显不自信。
  “不了,既然孔书记那么忙,我就不打扰了。”楚天齐说着,站起了身。
  “要不,要不,你吃点饭?”梁主任支吾着,显然内心很纠结。
  楚天齐一笑,拍了拍梁主任的肩膀:“梁主任,你也别为难了,谢谢你。”说着,楚天齐拿起自己的东西,向外走去。
  梁主任迟疑了一下,赶忙跟了出来,嘴里一个劲的说着:“真是,真是的。”最后又说了一句,“书记回来后,我给你打电话。”

  楚天齐跨上摩托,戴好头盔,冲着梁主任挥了挥手,说了句“谢谢,再见”。然后手上一给油,摩托车出了老幺峰乡政府大院。
  一上午就这么耽误了,楚天齐骑在摩托车上感叹着。现在正是大中午,还是解决了肚子问题再说吧,这样想着,楚天齐把摩托车停在了一个小饭馆门前,走了进去。
  饭馆不小,但人却不多。见有客人进来,老板娘急忙招呼着:“来,你坐这儿。”说着,把楚天齐让到了一个边上靠窗的位置。
  楚天齐拿起菜单,点了一个宫爆鸡丁,又点了两碗米饭。老板娘记好以后,去后厨告诉厨师了。

  等待饭菜的时间很无聊,楚天齐不由得想起了刚才的事情。
  从梁主任对自己的态度可以看出,对方一定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否则,他不会对自己那么热情的。即使他本人未必就是那种势利眼,但他也必须要看领导的眼色行*事,如果他提前知道了领导的态度,肯定就不会上赶着和自己搭话了。楚天齐相信,梁主任肯定已经从孔方的话语和态度中,感知到了什么,现在肯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应该正在想着如何跟书记解释呢。
  从梁主任身上,楚天齐再次感受到了从政的不易,也感受到官场小人物的无奈。其实,不光是梁主任,绝大多数官场人都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无奈的,自己又何偿不是呢?
  自己不也是为了能在县委办立住脚,好多时候都在忍气吞声吗?正是为了能够有事情可干,为了能够做出成绩,自己这才接受了夏雪的苛刻条件,独自一人过着类似于风餐露宿的生活。否则,最起码是坐在办公室喝喝茶水的活,就是调研的话,手里也肯定要有提前到手的调研费用做保障,何苦于像苦行僧似的每天早出晚归,还要忍受着别人的白眼。
  想到忍字,脑海里马上跳出了好几句话——“小不忍则乱大谋”、“忍字头上一把刀”、“忍一时风平浪尽”。对,还得忍着,要靠实力说话,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要做出成绩。
  饭菜上桌了,楚天齐停止了感慨,开始对着吃食发飙了。整个过程用狼吞虎咽形容都显不够,应该用风卷残云才更贴切。高效率未必效果好,果然,因为吃的太快,楚天齐被噎在那里,憋的脸红脖子粗的。
  “小伙子,慢点。”老板娘适时的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到了他面前的桌上。
  不管三七二十一,楚天齐拿起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下去。一杯水下肚,噎住的难受劲过去了,他这才意识到刚才的水有点烫。楚天齐抬起头,对着老板娘说了声:“谢谢!”
  老板娘一笑:“小伙子,你脸上虽然黑点,但看着也像是文化人,怎么吃饭那么快?就跟好几天没吃到东西似的。”
  对于乡下人的朴实与直爽,楚天齐早有认识。因为自己就是来自农村,农村好多人说话都是这么直接的,直爽的可爱,也直接的让第一次听到的人不适应。楚天齐肯定不会不适应,他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善意,和对方的热忱,便说道:“阿姨,我平时吃饭就快,加上这几天老赶路,吃饭更着急。”
  “可别把我叫老了,我现在连四十岁都不到,估计比你也就大个十岁吧。”老板娘接了话茬。
  看着对方明明像是快五十的人,竟然还不到四十,看来以貌取人有时真是有失偏颇。楚天齐尴尬的一笑:“大嫂,老话不是说的好,出门三辈小吗?”说到这里,楚天齐看到整个饭馆大厅就剩自己了,便问道,“大嫂,平时吃饭人也不多吗?”
  “嗨,以前人还不错,尤其乡里每年的消费就很多。可是自从乡书记换成了姓孔的,不光乡干部不来了,就连其他人也少了,到现在乡里还欠着我们两万块钱的老帐呢。”老板娘的神情有些黯然,“一去要帐,就说没有。”

  楚天齐“哦”了一声,又问道:“那乡长也不来了吗?”
  “她?指望她我们更饿死了。她在乡里这么多年,也没见她下过几顿饭馆,不光是我们家,别人家她也不去。”女人说到这里,话题一转,“现在像这样的干部少了,不过这个女人倒是挺给老百姓办事的,就是只知道干活,不知道掌权。哪像那个姓孔的,成天都喝的像个红脸关公,还能把着乡里的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