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3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熟人?谁啊?”丁长生内心一虚,还以为杨凤栖说的是自己的哪个女人呢,夏荷慧还是蒋玉蝶?
  “蒋海洋,我记得见过在哪里见过这个人,所以看上去面熟,让人一了解,居然是从湖州来的,还是有些背景的,所以问问你,这家伙好像混的很好,身边跟着一个中国人,但是却是搞石油的,还和我公司的人接触过”。杨凤栖说道。
  “蒋海洋?他怎么会跑到美国去了?他老爹因为涉及到前任省委书记罗明江的案子被双规了,这小子倒是想得开,居然到处游玩呢?”丁长生叹道。

  “好像也不是那么简单,他们在拉斯维加斯见了不少人,很多都是国内的衙内,好像是在谈生意”。杨凤栖说道。
  “嗯,那个搞石油的中国人叫什么?”
  “叫阮文哲,据说娶了一个阿联酋酋长的女儿,现在到处拉投资搞石油呢,因为磐石投资没涉及过石油,所以没有答应他们”。
  “阮文哲?这人我认识,我见过他,没想到他和蒋海洋混到一起去了,看来他们是真想搞石油了,阮文哲的目的就是通过那些衙内搞到进口石油指标,然后堂而皇之的把石油进口到中国来,不过这也不错,国内油价这么高,有几个这样的人也好,两桶油垄断了多少国家资源,又有多少装自己兜里,他们自己清楚”。丁长生笑道。

  “算了,你知道就行了,我要睡觉了,不和你瞎聊了,困死了”。杨凤栖说道。
  “好,再见,有时间再聊吧”。丁长生挂了电话,呆呆的坐在办公椅上想着刚刚杨凤栖和自己说的事。
  看来磐石投资在国内是遇到对手了,如果冠云湖的项目不解决,以汉唐置业的势力,磐石投资在再想在国内混必然会遇到很大的阻力,但是要让杨凤栖放弃,以她的脾气简直是不可能的。
  自己虽然和秦墨说过汉唐置业的事情,可是秦墨一直都没有给自己回话,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可是以汉唐置业的势力,除了再大的势力外,很难有人会冒着得罪汉唐置业的风险接磐石投资这个盘子的  。
  犹豫了一下,丁长生还是给秦墨打了个电话。
  “喂”。秦墨的声音很疲惫,从电话里就能听得出来。
  “你没事吧,听着声音很不好”。丁长生问道。
  “我回北京了,我爸爸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了,我在照顾他”。秦墨已经不再悲伤了,该掉的泪早就哭完了,现在只是心疼父亲受的那些罪,全身都插着管子,已经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一周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已经完全击垮了秦墨还算坚强的神经。
  “这么严重了?”丁长生大吃一惊,问道。
  “嗯,我以后也不会去湖州了,湖州的项目已经移交了,那里和我没什么关系了,也可以说和秦家没什么关系了”。秦墨淡淡的说道。
  “你等着我,我去北京看看你父亲,要是他醒了,告诉他,我这就来”。丁长生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
  “你来或者不来都行,他现在一直昏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秦墨淡淡的说道。
  “先这样吧,我这就出发”。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完全可以理解秦墨此时的心情,她们家是大户人家,比不得小门小户人少团结,人一多,什么事都有,什么人都有,丁长生担心的是如果秦振邦死了,他们家里人会为难秦墨,毕竟这些年都是秦振邦在掌管秦家的财产,秦振邦自己也有不少财产,但是这些财产都是秦振邦自己的,和家族财产是分开的,可是那些族人会不会理解那就难说了,毕竟是你掌握家族财产时才积累了这些财富的。

  丁长生先是和陈敬山打了招呼,然后去市委向唐炳坤请假,本来唐炳坤不想答应丁长生的请假要求,但是到了最后终于是同意了,可是却附上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听说丁长生是去拜访这么重要的人物,交给他的任务就是联系一下负责国家卫生城市评选的爱卫办。
  但是现在白山也是多事之秋,自己离开白山一段时间,公事倒是无所谓,但是自己的私事却是没人管了,首先去了一次曹冰那里,本来说好今晚还去她那里的,但是看来是去不了啦。   
  不过这次丁长生倒是很小心,毕竟刘振东说有人跟踪他,可是转了几圈后,又把车停在离曹冰所住的地方很远的地方步行走去曹冰的家,穿街过巷,依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暗自想着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但是无论怎么说,小心无大事。
  曹冰接到丁长生的电话后,得知他已经到了自己租住的房子,于是向单位请了假,回了家。
  丁长生此时正坐在客厅里打瞌睡呢。
  “你怎么这么困,昨晚干什么去了?”曹冰一脸的娇嗔,自从知道自己的高中老师和丁长生有一腿后,她虽然有时候酸溜溜的,但是一想到自己青春年少,难道还比不过自己的老师,所以心里的危机感倒没有多强,只是看到丁长生在这里打瞌睡,心里猜测道昨晚丁长生可能是去了老师家,还是有点不舒服。
  “昨晚喝了不少酒,没睡好”。丁长生说道。
  “你骗鬼吧”。说完,曹冰在门口准备脱掉高跟鞋,换上拖鞋走向丁长生,但是被丁长生制止了。
  “别动,就这样,走过来”。丁长生笑笑说道。
  因为这里离医院很近,大白天的丁长生只说是有点急事,要马上就走,所以曹冰只是换了一双鞋,连护士服都没换就赶过来了,想着待会再回去上班呢。

  “怎么了?”曹冰不明白丁长生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就慢慢走向丁长生  。
  但是女孩子的心思细腻,一看丁长生嘴角淫邪的微笑,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再看丁长生看向自己的热切眼神,就知道他是看上了自己这身衣服,不对,是这身衣服包裹着的魅力躯体,男人嘛,就喜欢这个调调,曹冰心里一喜,原来他也喜欢自己这样。
  所谓男人,不外都是视觉动物,所以在于他们眼里,女人虽然从身体构造上都是一样的,但是却各有各的魅力,换一个女人,依然是女人,但是在他们心里的却不是这样,换一身衣服,依然是原来的女人,但是却能不同程度的刺激他们肾上腺素的分泌。
  高高的鞋跟,敲击在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粉红色的护士群,让曹冰像是一团粉红色的云从天边飘来,越来越近,但是却能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男人对女人的征服靠的是身体,而女人对男人的征服靠的却是外表,了解了自己男人的喜好,是两人之间和谐的必要条件,所以,在走进丁长生时,曹冰又从自己兜里掏出了护士戴的帽子,当这一切都整理利索时,曹冰的一个动作将丁长生的欲望勾引到了极致,她轻轻的抬起手,将手机鬓前散落的头发捋到了耳后。
  日期:2015-12-2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