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4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它们蜷缩在那塔林之下,给人的感觉十分恐怖。
  屈胖三比较跳脱,直接闯入其中,跳到了那些尸体的脑袋上去打量,结果发现这些尸体都有着三只眼睛。
  额头之上的眼睛保存最为完整,宛如宝石一般的存在。
  屈胖三计划撬下来,结果最终给这干尸的硬度给打败了,即便是用上了量天尺,也没有能够撬动得了任何一颗眼珠子。
  那眼珠子并非独立的,而是有千丝万缕的丝线,掺入人体之中去,深植于此,若是想要将这眼珠给弄走,必须得搬走整个的尸体。
  或许那些考古、生物的专家会欣喜若狂,但屈胖三对这些庞大的尸体显然并无兴趣。
  屈胖三跳了下来,开始研究这片塔林来。
  杂毛小道站在高处警戒。
  屈胖三越是打量,越是心惊,告诉我们这一片可能并非天然而成,有人在这些巨人死去之后,曾经在这里设置了十分邪恶的法阵,把这一片地方弄成了一个恐怖的养尸地。
  寻常僵尸,底子浅薄,然而一旦成为了僵尸,立刻就可以以一敌十、以一敌百。

  但如果是这些天生巨力的巨人,只怕会更加恐怖。
  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听到屈胖三的回答,我们都为之心忧,思前想后,绝对将这个养尸地给破坏了去。
  屈胖三说这十几具僵硬成型的尸体,恶魄的核心之处,在于额头之上的眼睛,那玩意已经融成了矿物质,容纳着最恶的念头,也是驱动这庞大身体的动力源泉,唯有将这些眼珠子给挖下来带走,方才能够阻止这一切。
  我最是懂得这家伙的德性和节操,一下子就警觉起来了,说你讲这么多,莫不就是贪图人家的这眼珠子?
  屈胖三大声叫屈,说既然如此,那我们便走——若这些东西不与我们相冲突,万事皆休;若是什么时候冒出来,对我们动手,你们刀劈不动,剑斩无果,到时候别怪大人我没有提醒过你们。
  他叫得大声,杂毛小道沉思了一下,到底还是信任屈胖三。

  他来到了这些蜷缩成一团的三木巨人跟前,拔出了雷罚长剑,开始打量起这些高大得过分的生物来。
  这些是人么?
  以我们目前的见识,实在是无法理清楚这一切,但是可以确认一点,那就是对方的身体实在是太坚硬了,硬得几乎能够与钻石媲美。
  而韧性更是让人泪流满面。

  我抽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挥剑而斩,结果火花四溅之下,那玩意居然一点儿印痕都没有。
  我深一口气,运用起一剑斩的法门,然后让自己的心绪沉静下来。
  在那一刻,我感觉一剑神王的意志附身于此,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双手朝天而举,然后猛然往下一斩。
  唰!
  剑刃与空气急速摩擦,发出了爆裂性的炸响,结果最后落到了那身体之上,却仅仅只是入体一寸,再难进入其中。
  不但如此,而且破败王者之剑还卡在了肌肉之中去,退返不得。
  这情况让我们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汗,杂毛小道在旁边瞧见我刚才的挥剑,止不住叫好,然而当最终的结果出来之后,都不由得叹息了起来。
  我们面对的,还是一帮动也不动、没有任何威胁的尸体,如果这些尸体化作了僵尸,动了起来,怎么可能还会任我们劈砍?
  现如今我用最强的手段,都没有能够破坏这些尸体,如果真的为敌,只怕那叫一个摧枯拉朽,不可阻挡。
  这个时候,我开始相信了屈胖三的话语。
  这些必将是祸患,不管幕后操纵这养尸地的那人到底会不会是我们的敌人,都必须将其消灭,将这威胁阻止在萌芽状态。
  就在我努力拔剑的时候,杂毛小道开始动了。
  他跳到了附近的一具干尸之上,然后拔出了雷罚来,朝着前方轻轻的一挑,剑尖旋转如风,几秒钟之后,一个冬瓜大的圆球从上方滚落了下来,而他则开口说道:“收着。”
  屈胖三欢天喜地,过去将这眼珠子给抱了起来。
  那玩意沉重无比,即便是以屈胖三的蛮力,拾起来也有一些吃力,不过他并没有叫苦,而是将其抱住,然后装进了自己的崆峒石之中去。

  而几分钟之后,杂毛小道又挑出了第二颗眼珠子来。
  这个眼珠子比刚才那颗还要大上一圈,石化之后,仿佛宝石一般,色彩各异,有绿色的,有红色的,还有金色的。
  随着杂毛小道的动作,一颗又一颗的眼珠子给他挑了出来,我顾不得拔剑,凑上前去打量,这才发现杂毛小道的雷罚之上,剑尖处竟然有七色彩虹一般的光芒浮动,而这种光芒能够切割一切,在杂毛小道娴熟的剑法运转下,将屈胖三用量天尺都无法撬下来的眼珠,一颗一颗地弄了下来。
  这手段,行云流水,简直让人大为震撼。

  我从头到尾都知道杂毛小道很强,作为天下闻名的茅山掌教,绝对不是我所能够企及的,然而经历过一系列的变动之后,我隐约觉得自己或许与这些天下间顶尖的高手,有了那么一搏之力。
  现如今再仔细打量,我方才发现,离杂毛小道的水平,我差得还是太远。
  底蕴便是底蕴,不是那么容易就追平的。
  总共十六颗眼球,我们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最终弄完,屈胖三将所有的眼珠子都纳入了崆峒石之中去,然后心满意足地挂到了脖子上。
  而杂毛小道搞完这一切,浑身汗出如浆,气喘吁吁,显然也受累不轻。
  弄完这些,我们决定离开这里。
  从山上往下走,到山口的时候,我们瞧见那儿搭了一个棚子,棚子应该是近几十年的产物,而在里面则摆着一些祭祀用品。

  有人曾经到过这里,并且对着这遗迹进行过祭拜。
  既然如此,那么顺着往回走,说不定就能够找到散居的部落和人群,然后最终找到陆左一行人。
  有了明确的目标,我们都十分兴奋,而屈胖三却显得并不着急。
  他告诉我们,说张励耘曾经告诉我们,谈到过这个遗迹,而这里距离茶荏巴错的腹地,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其间更是有凶险无数,太过于着急赶路,而罔顾身边的危机,这样很容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茶荏巴错曾经是一个大战场,而且地况极其不稳定,根本施展不得遁地术。
  所以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
  我们是陆左复原的唯一希望,为了这个,必须保存自己,从而能够拯救别人。
  对于屈胖三的冷静,我和杂毛小道都表示认可,不过赶路还是必须的,我们继续往东边的方向行走,如此又走了半天,结果刚刚走过一片满是硫磺毒气的荒野地时,突然间从古城遗址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又一声不似人一般的愤怒吼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