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433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马哆嗦了一会,感觉好了点,皱着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回来时候还好好的,就是吃饭的时候感觉有点冷,直接上床睡觉了。”
  叶少阳躺在床上,道:“你好好想想,白天都去哪了。”
  “也没去哪啊,就去了那几家,哦对,那个叶庆云家,阴冷阴冷的,他本人也神经兮兮的。”
  “叶庆云是谁,你赶紧给我从头说,快点。”
  小马立刻讲述起来,白天叶少阳让他回那个叶佳亮的家里,向他的父母亲人询问他生前情况,寻找线索,结果他父母也没提供出什么来,后来一想,既然凶手是叶小烁,说明跟叶小烁有关,于是又问他跟叶小烁之间的关系,有没有什么矛盾之类。
  那家人的回答很出乎意料:叶小烁与叶佳亮生前是很好的朋友,从小年纪相仿一起长大,叶小烁死的时候,还是叶佳亮扶棺送行,每年叶小烁的忌日都去烧纸。
  小马惊讶之余,询问叶小烁生前还有什么好朋友,叶佳亮的母亲提供了几个名字,说他们都是一起长大的玩伴,于是小马找到叶伯,在他的帮忙下去走访这几家人
  叶少阳听到这,暗暗点头,平胸而论,小马这事儿办的还是有点水平的。
  小马接着说,叶小烁小时候一共有三个玩伴,除了叶佳亮,还有一个叫叶庆云的在叶家村住,小马找到他家,他母亲告知叶庆云这两天发烧出疹子,怕冷,一天天的躺在被窝里,小马进去看望的时候就在睡觉,等了好久也没醒,他在那屋里呆了一会,也觉得阴冷阴冷的,于是回来了
  “经过就是这样了。”
  小马摊了摊手,“我当时也觉察到不对,打电话给你和小萌,都无法接通,估计是山里面没信号,我只好嘱咐叶伯,找了几个小伙子在他家院子里看着,没事别进屋,听见动静都叫人。我也不会法术,只能这样了。”

  叶少阳点点头,小马一个普通人能这么做,的确已经是极限了。
  “照你这么说,难道我是在他家屋里感染的怨气”小马皱眉道。
  “你还去过别人家没有”
  “去了,但那两个小伙都不在村里住,家里也没异常。”
  叶少阳双手撑床,爬起来,“得,再走一趟吧,累死我得了。”
  两人穿好衣服,下床出门,小马在前面带路,找到叶庆云家,院门没关,几个小伙子坐在院子的石桌前抽烟打牌,一看到叶少阳,立刻都站起来,亲热的打招呼。
  自从灭了旱魃之后,叶少阳的名声在全集传开了,而且他还是叶家村本地人,全村男女老少都将他视为骄傲。
  这几个小伙子,都是叶伯留下来看守叶庆云的,叶少阳询问得知,自从小马走后到现在,他们每隔半小时进房间看一次,二十分钟前才看过,叶庆云一直躺在床上睡觉,没有异常。
  正说话间,叶庆云的母亲走出来,一脸愁容,表示儿子今天一天没吃东西,要请叶少阳看看是不是中邪了。
  推开叶庆云的房门,一股难闻的味道,伴随着黑色的烟雾扑面而来。

  小马挥了挥手道:“好浓的鬼气啊”
  “你家的鬼气,这是肉被烧焦了”叶少阳一个箭步冲进去,来到床前一看,当场傻眼,几秒钟后,身后传来叶庆云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被那几个小伙拉住,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床上:
  叶庆云趴在床上,目呲欲裂,表情极为的痛苦,嘴巴张的老大,双手插在口中。
  叶少阳走过去,仔细看,叶庆云全身上下挂着一层冰霜,好像刚从冰窖里出来。
  叶少阳抓住他两只手,用力向嘴巴外面掰,想看看他嘴里塞了什么东西,结果手指冻得过于僵硬,一用力居然掰断了,一股令人作呕的焦糊味从嗓子眼里冒出来,这才看到他口腔里的肉几乎被烧焦了
  叶少阳伸手往他嘴里掏,摸出来两个黑乎乎的东西,一看是炭块,低头看去,床边上有个烧炭块的煤炉子,顿时明白了,叹口气道:“他是吞炭块,活活把自己烫死的。” 

  在场众人闻言震惊不已。
  “他为什么要吃炭块”小马不解,“因为冷”
  “他五脏六腑都结冰了,冷得受不了,本能反应。”叶少阳道。
  有个小伙栗声说道:“炭烧嗓子,那得多疼啊,他怎么叫也没叫呢,我们在外边什么也没听到。”
  “嗓子都冻冰了,拿什么叫”
  叶少阳看了一眼哭得撕心裂肺的叶庆云的母亲,叹了口气,画了一张符,贴在叶庆云面门上,念了一遍咒语,对叶母说道:“你家儿子命中如此,我已经超度他去阴司,今生早丧,来生必有福报,你也别太难过了。”

  叶母听说儿子去了阴司,绝望的情绪多少缓和一点,要跪下给叶少阳磕头,叶少阳连忙扶住,安慰了几句,又回到叶庆云尸首前,认真检查了一遍,发现墙上有两道血迹,是他用手指擦破后写的,是个“二”字。
  不用说,这是叶小烁用他的身体干的,表明他是继叶佳亮之后的第二个。
  叶少阳很想知道,他跟这些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仇值得他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把人折磨到死一个是砍断手脚,流血而亡,一个是浑身冰冷,吞炭火烫死
  叶少阳带着小马,黯然离开,至于丧事怎么办,那是人家的事了,自己没法帮忙。

  “叶庆云魂魄没有去阴司吧”回家的路上,小马小声说道,“我看的出你是安慰老人家的。”
  “我们进去的时候,他的魂魄已经不在了,也许是叶小烁掳走了。”
  叶少阳想到,叶小烁虽然被自己打伤,但是杀个把普通人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而且他真就这么干了,带伤杀人,这得多大仇恨
  “现在可以确定,叶小烁杀人是有针对性的,有第二个就有第三个。”叶少阳停住脚步,沉吟片刻,说道:“另外几个叶小烁当年的好朋友,都在什么地方”

  “一个在广州,举家都搬走了。一个在镇上,给王大善人当保镖。”
  “王大善人的保镖”
  小马点头道:“是的,这家伙是个退伍军人,我给他打电话了,他目前去了江南省押送一批货,说是明天回来。”
  叶少阳想了想道:“你再给他打个电话说声,让他明天来找我,在此之前不要回来,保持在离家一百公里以外。”
  小马道:“难道走远点就没事了”
  “当然了,厉鬼虽然魂行无忌,但感知力总是有范围的,超过范围之后,就算对方身上有它留下的魂印,也是没法感知到对方的位置。”
  小马当场就打电话,说了半天,耸耸肩,对叶少阳道:“他不太信,不然你跟他说”
  日期:2016-01-1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