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5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年男人还没说话,年轻女孩已经抢白道:“净说风凉话,你能弄出来呀,还不是来看热闹的……”
  “婷婷。”中年男人厉声道,“怎么说话呢?”
  看到父亲脸上的瘟怒,年轻女孩闭了嘴。
  楚天齐没有理会女孩,继续对着中年男人道:“你等着,我一会就来。”说完,他走回到摩托车旁,跨上摩托,向回路驶去。
  “骗子。”女孩对着楚天齐离去的方向,吐出了两个字。
  两个中年人都没有说什么,中年男人按照刚才的方式,继续操作着。只是刚弄走一点泥汤,马上又有新泥汤灌了过来。又操作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什么效果。男人长嘘了口气,直起腰身,看着前方。
  中年男人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刚刚离去的那个小伙子,而且小伙子肩头还扛着一把铁锹。中年男人先是面露惊愕,紧接着换成了满面喜色。看到男人表情变化,那对母女也顺着男人目光方向望去,自然也看到了楚天齐。本来以为对方只不过是说说,一家人并没有当真,现在这个小伙子竟然来了,而且看样子就是来帮忙的。全家人都感到惊喜,也有一些复杂的感触在里面,尤其是年轻女孩更是感到了一线惭愧。

  楚天齐来到近前,二话不说,脱掉鞋子,换起裤腿,走进了满是泥汤的沟渠里。其实,他已经看出来了,现在这辆轿车,和两年前赵书记专车轮胎掉进沟渠一样。沟渠并不深,主要是里面淤泥的巨大吸力吸着轮胎,把稀泥清走才是关键。
  楚天齐弯下腰,用手在沟渠的泥水里抓了几下,让中年男人去弄些石块过来。中年男子已经无计可施,又见楚天齐很是热心,便全听他的安排,一家三口都去取石块。
  按照楚天齐的安排,中年男人把石块放在沟渠里,放置的位置分别在轮胎的上下游,距离轮胎二尺左右的距离。楚天齐用铁锹把里面的淤泥端出去,并让中年男人把小的石块快速放进清出淤泥的地方。这样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轮胎旁的淤泥几乎全被石块代替,轮胎下面的软底子变成了硬底子。
  二人出了沟渠,中年男子坐上驾驶位,发动着了汽车。在楚天齐的指挥下,汽车被顺利的开出了沟渠,到了前面公路上。
  “小伙子,谢谢你!”中年男人下了汽车,握着楚天齐的手。
  楚天齐一笑:“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呀,像是哪个模范人物说过。”年轻女孩嘻笑着,紧接着把一个西红柿抛向楚天齐,“助人为乐模范,给,接着。”
  容不得多想,楚天齐把西红柿接在了手中,说道:“我不吃,你太客气了。”
  “吃吧,这是昨天在农户家买的。”中年男人拉着楚天齐,一齐坐到了沟渠边的一块石头上,“小伙子,你是干什么工作的,这是要去哪?”

  对方既然询问,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楚天齐便如实回答:“我叫楚天齐,是玉赤县县委办主任科员,现在是来做旅游调研工作的。”
  “调研旅游?”中年男人自言自语道。
  女孩嘻笑着:“爸,好像跟你是同行吧?你……”
  男人用目光制止了女孩后面的话,然后对着楚天齐道:“小伙子,你既然是做调研的,那我就给你提个建议,仅供你参考。”
  “求之不得。”楚天齐忙道。
  “你现在手里拿的西红柿,是我们昨天从当地一农户家买的,很有西红柿味,不像那种激素催起来的少寡无味。昨天,我们从旅游点出来,穿过村子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户农家院子里有这个东西,就冒昧的进去了。经过协商,他们同意我们卖给我们,并同意了我们亲自去采摘。”说到这里,中年男人话题一转,“现在大城市生活的人,身边几乎全是钢筋、水泥建筑,生活节奏快,压力也大。更向往亲近大自然,体验原生态的东西,以缓解压力、放松心情。”说到这里,中年男人停了下来,看着楚天齐。

  经中年男人这么一提醒,大脑中的一些零星想法,迅速串了起来。楚天齐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而大城市里缺少这种东西,于是人们就把目光盯到了周边,开始在周末或是节假日的时候,举家或是结伴而行,来到县里,来到乡下。一开始,人们看的更多的是一些原生态的自然景观,渐渐的觉得有些枯燥。于是他们更向往能够参与其中,亲自操作,甚至愿意临时置换一个新身份。”
  “小伙子,看来你已经胸有成足,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中年男人说着,站了起来。
  “我这都是受您启发,以前即使有点想法,也是零星的。”说着,楚天齐用手一指手中的西红柿,“尤其您刚才提到,这个特别有西红柿味,让我想到了蔬果采摘旅游中一个重要问题,绿色无公害。这才是最健康的休闲、放松方式。否则,即使建起了采摘旅游点,即使红极一时,但肯定生命力也不会长久的。”
  “小伙子考虑问题果然滴水不漏,看起来你平时工作就很严谨。更难得的是你的为人,遇到陌生人都能施以援手,足见你的品行上乘。”说着,男人再次握住了楚天齐的手,“小伙子,谢谢你,我们走了。”

  “要说感谢的,应该是我,在您的点拨下,我的调研报告又厚重了好多。”楚天齐真诚的说。
  年轻女孩接了话:“这就叫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年轻人,以后要继续保持哈。”
  听着女孩老气横秋的话,在场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一家三口走了。
  临行前,中年男人和楚天齐互相交换了手机号,让楚天齐以后有事可以找他,但具体没有说他能办什么事。楚天齐知道这也就是一句客套话,不会去深究。
  **市牌照的汽车没了身影,楚天齐看了一眼手中的纸条,放到了随身挎包里。同时,也记住了纸条上这个普通的名字——赵满仓。
  就在楚天齐准备返回农家,去还借来的铁锹时,农户家的女主人已经赶来了。虽然在见到楚天齐时,女人说是顺便路过,但楚天齐明白是自己耽搁时间太长,对方担心自己骗走了工具。

  楚天齐对女主人,又是道歉,又是感谢。女主人憨厚的笑笑,扛起铁锹回家了。楚天齐本来想说给点钱补偿一下,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怕对方骂他“瞧不起人”。他只好告诫自己:以后做事情,要尽量想的周全一些。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出来了将近一周,手里的钱只够坚持两天左右了。这也就是吃住在乡下,住的是最便宜的旅店,吃的不是方便面就是一盘炒饼,或者偶尔点个最便宜的菜外加两碗米饭。要是在县城的话,三百块钱顶多也就是吃住两、三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