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83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达此刻正在市第一医院段小倩的病房里,教授段小倩基本功与擒拿手法,接到他电话后,第一句就是:“要请我喝酒啊?”李睿笑道:“请你喝酒还不是小意思,你想喝了我随时奉陪。我这回找你是想邀请你加入我的寻宝小队。”徐达哈的笑出声来,道:“什么?我没听差吧?寻宝小队?寻什么宝啊?”
  李睿语速极快的将老宅地下挖出陶罐、发现金条元宝、铁墩与藏宝图的事情讲了,徐达听完后非常兴奋,道:“好啊,我去!什么时候过去?正闲得脑袋仁疼呢,你给我找了这么个刺激好玩的差事,可是真不赖。”
  话音刚落,彼端响起段小倩的背景音:“什么?寻宝?我也要去!”徐达喝斥她道:“去什么去?!给我老老实实地在病房里练基本功吧你。”
  段小倩再没说话,但李睿可以想象到她那悻悻而又不甘的神情,心下好笑,道:“什么时候过去还没定,等我有时间了再说吧,争取五一抽出半天时间来,咱们去一趟。寻宝不寻宝的,就当是游山玩水放松心情去了。”徐达道:“好,这几天我都在青阳,你要去之前给我电话就行。”
  李睿打完这个电话,马若曦与张勇也终于走出了西厢房,刘惠萍等人跟在后面相送。

  李睿走到刘惠萍等人跟前,道:“刘二姐,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老村长的死因真相已经被市公丨安丨局调查组调查清楚了,是东河街道派出所副所长石磊吃受了台福化工厂给的黑钱,借机发作,要打伤老村长立威,结果害得老村长当场身亡。老村长根本没有抢枪,是石磊冤枉他,想要免除罪责。”
  刘惠萍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又惊又喜,又悲又痛,好几个妇女当场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马若曦深深看了李睿一眼,口唇动动,又闭合了,直等到从刘家告辞出来,到了外面路上,才问道:“李处长,你这好消息来得也太是时候了吧?早不来晚不来,单单我们采访刘家人的时候来了。”李睿眉头微皱,道:“马记者,你想说什么,不妨直言。”马若曦道:“好,我想问,这是否是你们青阳市公丨安丨局在间接向我们作秀?好展现光明正大的一面?”李睿再也忍不住了,怒道:“马记者,我真是服了你了,明明就是巧合,你偏偏能想到别处去?你内心怎么那么阴暗啊?难道我们青阳市的机关单位与领导干部就干不出一件好事来吗?”

  马若曦看出他发怒,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多次质疑有些过分,抿了抿嘴,解释道:“不是我内心阴暗,是我下到地方采访的时候被骗的次数太多了,因此有些多疑,倒并不是针对李处长你和青阳市有关机关单位。”李睿听了这话,心里稍微舒坦一些,语气淡淡的道:“两位接下来是不是要去区公丨安丨分局采访了?我可以帮你们安排。”马若曦道:“是的,不过在临走之前,我打算亲身实地的查看一下东水村的环境污染情况,看看导致多个大事件发生的问题根源是什么样子。”

  李睿刚要点头答应,张勇却忽然手捂肚子,叫了一声:“哎哟……嘶……”
  马若曦与李睿一起转头看他,马若曦问道:“你怎么了?”张勇苦笑道:“肚子疼,可能是中午在那家成都小吃吃的不卫生,有点想……想拉肚子。”马若曦柳眉蹙起,道:“我怎么没事?你个大男人怎么比我个女人还娇气?那你赶紧找洗手间吧。”张勇嘀咕道:“咱俩吃的又不是一种盖饭……嘶,劲儿还真大,快忍不住了。”
  李睿道:“村里没有洗手间,只有茅厕。”张勇道:“茅厕就行,快点,我快忍不住了。”李睿忍住笑,抬手指向村两委院子,道:“村两委院里就有茅厕啊,西南角,快去吧。”张勇点点头,道:“若曦,要不你们先过去吧,我方便完了再去找你们。你们去那家化工厂附近不是吗?”马若曦道:“嗯,那我们就不等你了,其实你不去也没事,把相机给我就行了。你过会儿看身体状况吧,不舒服就留村两委歇着。”

  张勇点点头,把脖子上的相机摘下来递给她,转身快步跑向村两委院门。
  李睿与马若曦也没耽搁,并肩朝村西北的台福化工厂走去。路上两人各有心事,也没说话。
  来到化工厂院墙外,李睿道:“马记者,我带你绕一圈当日老村长带我走过的路吧。当日他就是带我走访了一圈环境污染现场后,回去就被枪杀了。”马若曦微微动容,点了点头,道:“你跟老村长很熟?”李睿带她走向化工厂东围墙,边走边道:“说不上熟,当日我来东水村暗访环境污染的情况,找的就是他,见到他的时候,他手里抓着把杀猪刀,要出去杀看守他的丨警丨察和化工厂的厂长。你可能还不知道,他老伴就是因为环境污染才得了癌症去世的,而今年他儿子又患了癌症,一家子人已经没法过下去了……”

  马若曦听得脸色瞬变,檀口开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两人边走边聊,李睿偶尔抽空给她指点地上土壤所遭到的污染细节,很快来到化工厂排泄废水的管道旁。此时化工厂已经被关停,自然也就不会有废水排出,但废水流经的坑道、地皮都现出被化学物质玷污的样子来,黑糊糊绿油油,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李睿给马若曦指点了河道里东南方向上的废水水域后,又转身指向西北边,道:“化工厂为了节省成本,偷偷在河道里挖了许多大坑,将化工废料就近埋在坑里,行为可以说是令人发指。你要过去看看吗?”马若曦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既然来了,当然要过去看看。”李睿低头看看她的白色高跟鞋,道:“想下到河道里,要下咱们眼前这个土坎,你穿着高跟鞋方便吗?”马若曦满不在乎的道:“方便,你带路就行了。”

  李睿尽管看她不爽,却也没趁这个机会让她出丑--没有带她从坡度陡峭的坎边下去,而是特意带她在化工厂南围墙下,顺着河道边向上游走了一段路,最终找到一处坡度平缓、有人行痕迹的坎边所在,便于马若曦高跟鞋行走,当先走了下去。马若曦有样学样,踩着不知道是羊倌儿还是谁在土坡上留下来的小径,缓缓下行,最终顺利下到了河道上。
  李睿带着她前行一阵,便来到那些埋了化工废料的大坑前。
  马若曦看到眼前这一片密密麻麻、堆砌了化工胶桶的大坑,颇为触目惊心,怔了好半响,才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对着这幕场景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又走到一个装满胶桶的大坑前,对这个大坑来了个特写。
  李睿没有看着她,脑海中浮现出当日刘二奎带自己过来的场景,心里有些发酸,又想到,他老伴已经去世,他儿子又患了癌,他又已经被枪杀,那刘家剩下的人可怎么往下过啊?
  “啊……”
  日期:2016-10-01 0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