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家崇拜你嘛,光听说你武功了得,后来又听说你搞经济也是能手,没想到你还这么能编,编的就跟真的似的。这不是能文能武吗?”说着,陈馨怡又指了指楚天齐的手稿。
  楚天齐顿悟,对方一定是看过自己写的那几个传说了,所以才有“你这么能编”之说。便笑着道:“小陈,你这是在夸我吗?怎么听的像是贬义词呀?”
  “怎么就是贬义词了?”陈馨怡俏皮的眨着眼睛,然后说道,“哦,我说你能编不对吗?有些传说我根本就没听说过,夏局长也没听说过,难道不是你编的吗?”
  “我编了吗?”楚天齐双手一摊,“再说了,你们没听过,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吧?”
  陈馨怡“嘻嘻”一笑:“大帅哥,别蒙我了。别的不敢说,关于全县景点的名胜介绍、古典传说、奇人异事、风土人情,不说全知道吧,但我也是略知一二。你记录的双龙谷的一些传说,我都在相关的文献上见过,只不过没有你写的形象、逼真而已。但是栖凤岭的传说,我可没听过,甚至你还给倒出了谷雨乡的来历,我更是不知道。
  还有你记录的观音峰,也就是送子峰,我倒是听说过,大致意思都是通过祈福,让观音菩萨送来子嗣。只是你说的通过种树就可得到孩子,并说落叶松代表男孩,榆树代表女孩,我可是头一次听说。那个轮回峪更是被你说的神乎其神,我都怀疑你在搞迷信了。”说完,她又“哈哈”大笑起来。
  “现在总有这么一些人,不承认自己无知,却把责任怪到别人身上,还给扣上了大帽子。”楚天齐也笑着道,“小陈同志,我那叫挖掘,叫丰富,不叫编,而且我那是传说,并不是什么迷信。你们没听说,只能说你们孤陋寡闻,只能说你和你们局长固步自封、夜郎自大,不善于推理和挖掘。”
  “你,你,人家崇拜你,你却这么说我,还,还说起了夏局长。”陈馨怡脸憋的通红,“你,你就不怕我向局长揭发你吗?”
  “不怕,我这说的是事实嘛!就是在她面前,我也照样说。”说到这里,楚天齐逗弄道,“你真的要告状吗?”

  “我,我,下不为例,好吗?”陈馨怡妥协道,“要不是我崇拜你,知道你是能文能武的大英雄,非举报你不可。我现在这叫知情不报,也是犯错误。”
  “嗯,这还差不多。否则的话,你只要一告状,我就坚决不承认,让你在领导面前出洋相。”楚天齐“嘻嘻”着。
  “你,你怎么有点坏坏的呀?”陈馨怡红着脸道。
  “男人不坏,女……”觉得此话有些过火,楚天齐终于没有说出“女人不爱”几个字,而是转移了话题,“小陈,你出来这么长时间,不怕局长找你吗?”
  经楚天齐这么一提醒,陈馨怡“哎呀”一声:“差点忘了,三*点还要开会呢,我得马上回。”说着,向外跑去。
  此时,旅游局局长办公室。

  夏雪正在打着电话:“好笑吧,你就说他多能编。还说落叶松是男孩,榆树是女孩。还假装民俗专家,把谷雨乡的来历都给编出来了。不过他也够可以的,真是个怪才、歪才。”
  电话里传出“咯咯”的笑声:“你那是偏见,什么怪才、歪才?多难听,我看他就是全才。”
  “全才?”夏雪正要反驳,门口传来敲门声,她急忙对着电话说:“来人了,改天再聊。”说完,放下了电话听筒。
  从星期一下午拿到手稿,楚天齐就加紧在电脑上进行录入工作,一直到星期二晚上,终于寻入完毕,并将录入内容拷到软盘上。
  在这期间,当然免不了三位老同事传阅手稿和提出问题,楚天齐都耐心的进行了回复。他们对楚天齐写的内容除了进行赞赏外,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观点,楚天齐从中也得到了一些启发。
  在这期间,刘大智没有踏进四一三房间,也没有找楚天齐麻烦,两人连面都没有碰到。
  夏雪除了星期一上午找了楚天齐一次外,没有再找他,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星期三一早,楚天齐揣着从银行取的三百元钱,带上自己的所有装备,骑着摩托车,又踏上了调研之路。
  昨晚一场及时雨,让幸苦劳作的农民又恢复了一些希望,这一阶段太旱了。但对于在路上行驶的人们还说,却带来了一些不便,尤其是那些路状较差的砂石路。
  这不,刚拐上砂石路没多远,楚天齐的摩托就走不动了,准确的说是前面有汽车挡住了。他急忙把摩托车停在路边,向事发现场走去。

  原来,是有两辆相向而行的汽车,一左一右都崴在了路边沟渠里,看样子主要是在会车时,双方避让对方造成的。巧的是,两辆汽车所在路面上,正是低洼处,里面有积水和泥汤,两侧的沟渠里也全是泥水。
  楚天齐还没走到近前,那辆本地牌照的越野车,在车上众人共同努力下,出了沟渠,顺利的开走了。在开向前方的一刹那,坐在副驾驶位的一个年轻女子,从车窗探出头,冲着仍在忙碌的另一拨人,骂了一句“傻*”。然后全车发出了哄堂大笑,越野车迅速驶离了现场。
  听到女人临走时骂人的话,楚天齐苦笑着摇摇头,继续向现场走去。
  仍然卧在泥坑中的车辆,是一辆轿车,挂着**市郊县的牌照。车旁边是一男两女,看年龄应该是父母带着女儿。中年男子正挽起裤褪,站在沟中,用一个小簸箕,往一旁盛着泥水。中年女子在一旁指点着,年轻女孩站在一边,脸上尽是不快的表情。
  对于对方的辱骂,年轻女孩忍不住冲着已经驶离的汽车方向,回敬了一句“你才是傻*”。
  中年男子马上劝解道:“婷婷,怎么说脏话呢?出门在外,什么人都可能遇到,要学会宽容和适应。”
  “爸,对于有素质的人要宽容,对于这种垃圾就得以牙还牙。你还说适应,那不就是纵容吗?那他们还不得骑到头上来呀?”女孩儿不服气。
  中年女子也帮着腔:“就是,要不是他们硬别咱们,咱们至于掉沟里吗?不帮忙不说,临时的时候还出口伤人。”

  “这里人素质就是低,怪不得这么穷,真应了那句‘穷山恶水出刁民’。”女孩冷哼道。
  男人严肃的说:“婷婷,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即使他们得罪了我们,也不能打击面这么大,把当地人都骂了呀。”说到这里,男人住了口。他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楚天齐,便冲着对方憨憨一笑,貌似还有一丝歉意在里边,可能是为了女儿那句“穷山恶水出刁民”,而不好意思吧。
  楚天齐就当没有听到刚才的对话,而是对着男人道:“您这么弄不行,恐怕就是到天黑,也弄不出来。”
  日期:2016-09-30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