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3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千里马俱乐部里依然是灯火通明,丁长生那晚见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晚上这里才是最热闹的时候,一楼是迪厅,跳舞喝酒的多,楼上都是包间,但是地下一层没有熟人介绍是不能下去的,因为地下一层是一个赌场。
  这里可谓是名符其实的消金窟,当然了,最大的赢家是贺飞,他这里每天可谓是日进斗金,而且楼上的包间里都是有小姐陪酒,看上了还可以带走,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看上可以带走,但是决不能在这里为所欲为,这就避免了丨警丨察的突击检查,但是那些小姐没人敢扣下钱不交的,贺飞的狠辣在这里是出了名的,也都知道他的背景,所以那些小姐都是他亲自面试的,一开始就说明了这里的规矩,以至于有不信邪的,被打个半死运到南方去了,不知道卖到哪里去了,所以这些小姐对贺飞可谓是害怕之极。

  “老板,再给我一点吧,就一点就行,我,我实在是受不了啦”。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匍匐在贺飞的脚下,抱着贺飞的腿,不停的摩挲着,讨好着他,而贺飞像是一个主人一样稳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玩物,心里充满了变态的满足感。
  “你答应我的事呢,怎么今天又没办到?”贺飞轻蔑的看着女孩,问道,手里却拿出一个纸包,在女孩的眼前晃了一下,这就像是拿着一块肉对着一只狗晃了一下一样,女孩的眼里满是渴望,此刻她就是一条狗,甚至连狗都不如,你打一下狗,狗疼了还知道跑,但是女孩被贺飞一脚踹出去后,又爬了回来,因为那个纸包是她唯一的希望。
  “明天,明天我一定办到,我找了她,但是那**不知道犯了什么劲,就是不跟我来,还,还不住校了,我,我明天一定找机会带她来”。女孩舔着自己的嘴唇,看着贺飞手里的纸包,一直到它飞了出去,女孩调头就向纸包爬了过去,但是没想到纸包被一个男人踩在了脚下,女孩一抬头,看到了安仁那张令人讨厌的脸,但是她明白,今天这一关是过不去了。
  安仁很轻松的弯腰拾起脚下的纸包,然后看了一眼贺飞,贺飞没有反对,而是去忙别的事了,于是他转身出了贺飞所呆的包间。
  “给我,安大哥,安老板,给我,给我……”女孩一直喘息着,毒瘾已经侵蚀了她的灵魂,在这一刻,除了那一包丨毒丨品外,任何其他的东西都不在她的眼里。

  安仁没说话,而是推开另外一间包间的门,将那女孩拉了进去,女孩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推进了包间里,倒在了地毯上,而安仁对她没有丝毫的怜悯,对他来说,他手下不下十几个这样的女孩子,一旦毒瘾来了,让她们干什么,她们就干什么,毫无廉耻可言。
  女孩虽然倒在了地上,但是眼睛却始终盯着安仁的手,一直到安仁将纸包扔向了茶几,女孩疯了一样连滚带爬的扑向了茶几,哆哆嗦嗦的打开了纸包,里面是她梦寐以求的白色粉末,她生怕浪费一下,将粉末倒在茶几上,然后小心的用纸堆成一条细细的线条,迫不及待的低下头,捂着一只鼻孔,让另外一只鼻孔渐渐靠向了条状的粉末。
  而此时,安仁也跪在女孩的身后,毫不费力的扒下女孩的裤子,白皙粉嫩的皮肤让安仁瞬间肾上腺素迸发,充满了兽性的他毫无征兆的进入了女孩的身体。
  但是此时的女孩已经陶醉在虚幻里,无论是外界还是身体的感受都几乎降到了零,这就是丨毒丨品带给人的毒害,一旦有了毒瘾,不受控制,整个人都是处在虚幻里的  。
  安仁发泄完后,提上裤子就出去了,将这个被扒的干净的女孩扔在了包间里享受那种虚幻了,而他则去了贺飞的办公室。
  “老板”。
  “我让你办的事办的怎样了?”贺飞问道。
  “查清楚了,那个叫苗苗的女孩的确是丁长生带走的,我今天跟着丁长生跟了一天,到晚上的时候去了一家酒店吃饭,和一个陌生男人一去去的,没敢跟太近,另外,苗苗的母亲是一个叫傅品千的女人,单亲家庭,傅品千是白山一中的老师,我现在了解到的就这些了”。安仁对自己这一天的成果还算是满意,所以面对贺飞时信心很足,甚至有些得意。
  “那丁长生为什么会到我的俱乐部来带走那女孩你知道吗?丁长生和傅品千有什么关系你知道吗?”贺飞已经从柯子华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之所以又问安仁,只不过是为了敲打他,这小子现在越来越大胆了,当着自己的面居然敢玩女人了。

  “这个,我倒是还没打听到”。安仁一听贺飞的话,就知道自己今天事没办好。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盯死了那个女人,一定要找到她和丁长生有问题的证据,明白吗?丁长生这个人不好对付,所以我们要打蛇打七寸,你给我找到证据,我要这小子身败名裂,到时候我再收拾他”。贺飞咬着牙说道。
  “是,老板,那苗苗的事,还继续进行吗?”安仁一听贺飞是要对付丁长生,担心打草惊蛇,所以问道。
  “先暂时不要搞了,我们的目标是丁长生,只要把丁长生干掉,那个女人和苗苗还是问题吗?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贺飞的笑容里透漏着一股淫邪的味道。
  “好,老板,我知道了”。

  说完,安仁又出去了,路过刚刚那女孩所在的包间时,居然发现那女孩还没走,这次居然是躺在地毯上,全身扭曲,好像是很痛苦的样子,但是仔细一看又不像是痛苦,她的手摸的全是自己的重要部位,看上去是痛苦,但是却是情苦,安仁一喜,又走了进去,这一次却是反锁上了门。
  这个女孩被贺飞玩完没多久,除了贺飞,自己是她第二个男人,所以还算是干净,但是安仁明白,这个女孩很快就会被送去陪酒,之后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到那时候说不定会和多少男人上床,倒是别说是自己主动了,就是求着自己,自己都不会再碰她了,还是现在干净时多玩几次,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
  这一顿饭丁长生喝了不少,刘振东倒是没喝多少,除了敬曹建民三杯外,剩下的时间基本没喝,所以是他把丁长生弄回宿舍的。
  “唉,喝多了”。丁长生一屁股坐回了沙发,喝了杯刘振东递过来的水,嘟嚷道。

  “丁局,我看曹局长好像对这里的情况很顾虑啊?”刘振东沏了一壶茶,和丁长生对饮解酒,这个时候他不放心丁长生,所以也不能走。
  “他这个人,小心谨慎,所持的是中立态度,能在市里这种情况下待这么多年,也的确是不容易,夹缝中不好生存,所以他的顾虑是有道理的,你以后要多向他汇报工作,至少每周一次,要让他知道白山分局的所有情况,领导喜欢这样的人,汇报,汇报,请示,请示,礼多人不怪,你越是这么做,领导看到的不是你笨,而是你忠诚,明白吗?”丁长生一探身,重重的在刘振东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

  日期:2015-12-27 08: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