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5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自己的飞机来了,浮在水面上的英国水兵纷纷向空中挥手,有人伸出了拇指以示不屈。这一情景给飞行员维戈斯上尉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当时,我看到许多人虽然处在十分危险的境地,却象在度假时一样向着低空飞行的飞机招手欢呼,甚至开着玩笑。我感动极了,我从这里看到了比人类本性还要高尚的东西。”
  “Z舰队”折戟沉海的消息震惊了新加坡。那天晚上,当驱逐舰靠拢樟宜海军基地把2800名死里逃生的水兵送上岸的时候,幸存的“Z舰队”参谋长帕里泽少将老泪纵横。皇家空军司令普尔福特少将也出现在码头上,他在迎接浑身又脏又湿受了惊吓的坦南特舰长时抱歉地说:“我的天!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责怪我,我们甚至不知道你们在哪里。”

  参加南方作战的日本海军与对手美国亚洲舰队、英国远东舰队、荷兰远东舰队、澳大利亚舰队相比,在1941年11月之前其实力并不在盟军之下,更何况盟军舰队中没有一艘能够和“金刚”号、“榛名”号战列舰相抗衡的战舰。然而就在这种兵力对比有利于日军的形势下,“威尔斯亲王”号和“反击”号突然出现造成了战场上的相对均势。前面可以看出,占据绝对数量优势的近藤中将面对这两艘巨舰几乎丧失了克敌制胜的信心。而今完全可以说,在马来海面一举击沉英国巨舰的日海军航空兵所建立的功勋,一日之间挽救了南方战役的整个战局。在没有英国主力舰的南洋海面上,日本再也没有部署“金刚”级战列舰的必要。以重巡洋舰为主力的舰队就完全可以驰骋南洋,胜任所有的战斗任务了。

  相对于英军的惨重损失,日军损失几乎可以忽落不计。参加战斗的75架攻击机中3架被击落,1架重伤迫降,2架重创,27架受伤,21名飞行员战死。两艘英国战舰对空炮火的平均命中率是41%强,这一高命中率也的确令人吃惊。
  日军的攻击效率统计更加惊人。有15架鱼雷机对“威尔士亲王”号发动了攻击,命中7条鱼雷。多达35架鱼雷机攻击了“反击”号,一架飞机发射失误,发出的34条鱼雷命中目标的有14条,合计攻击效率43.8%。实战效果竟然超过了平时训练的成绩,日海军航空兵的高效率让整个世界都瞠目结舌。如果菲利普斯中将灵魂尚存的话,恐怕也会对如此高的攻击效率不吝赞美之词吧。正如丘吉尔所言:“日本人在空战方面的效率被我们和美国人大大低估了。”

  鱼雷机的高命中率除了日本人技艺高超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在英国人一贯鄙夷为只会模仿的日本人取得的进步已经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英国笨拙的“剑鱼式”鱼雷机是在时速170公里到185公里时发射鱼雷的,平时的训练已经使英舰上的炮手们习惯了这一节奏。而日本的鱼雷机是在时速为270到350公里时发射鱼雷。就像NBA规则24秒进攻首次为外人所知时,很多人认为录像机快播了一样。这一惊人的速度导致英国战舰上的炮手在激战中校时不准,从而手忙脚乱收效甚微。

  在“长门”号战列舰上,几乎逢赌必赢的山本大将终于赌输了,但是却输得无比畅快。三和中佐用赢来的十打啤酒与旗舰上的官兵们彻夜狂欢。在塔拉托和珍珠港,坎宁安和山本分别证明了用飞机可以击沉静止中的战列舰。现在,曾经的海上霸主大英帝国成了最好的反面教材。在关丹附近的那片水域,他们耻辱地让日本人证明,用飞机同样可以毁灭一支高速运动中的舰队。山本的欣喜还有一层因素,马来海战与珍珠港的不宣而战不同,在这里他的部下以堂堂正正的正面交战取得了光明正大的辉煌胜利。让他更加高兴的是,他之前已经为“航空优先”的理论呼吁了二十年,始终有人表示怀疑,这次海战为他的主张提供了无可辩驳的绝佳证据。

  尽管在围剿“俾斯麦”号时英国皇家海军也使用了航空兵,但历史上仍然将马来海战看成是航空兵以航行中的战列舰为交战对手并最终将其击沉的首次战例,从而使规模不大的马来海战成为海战史上划时代的经典战例。“威尔士亲王”号和菲利普斯中将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告诉大家,大型战列舰主宰海洋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以航母为核心的空中打击主导海战的时代终于到来了。自诩为海军老大的英国海军首脑们之前对战列舰能被飞机击沉的说法全都嗤之以鼻,这种想法到1941年的12月10日戛然而止。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就在“威尔士亲王”号不幸战沉的前六天,另一艘号称不沉的超级战列舰加入现役。这艘山本大将的新旗舰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世界第一战列舰“大和”号,不能不说是绝妙的讽刺。恰似老酒砸锅卖铁、历经千年打造了一把世间无敌的宝剑,所有可能与之拼杀的武器无不挡着披靡,可是敌人来了,手里却端着冲锋枪,——悲催呀!
  12月12日,裕仁天皇为马来海战的辉煌胜利向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大将赐予如下敕语:
  “联合舰队航空部队歼灭敌英国远东舰队主力于南海,扬武威于中外,朕特嘉奖。”
  有人欢喜有人愁。在大英帝国的首都伦敦,正在打开一只箱子的丘吉尔拿起了床边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了第一海军大臣庞德爵士有点奇特、略带咳嗽的声音,似乎在扼制涌上心头的某种情绪,沙哑的声音最初甚至听不清楚:

  “首相,我不得不向您报告,‘威尔斯亲王’号和‘反击’号都被日本人击沉了。我们认为是被飞机击沉的,汤姆�6�1菲利普斯已经淹死。”
  “您确信这是真的吗?”丘吉尔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毫无怀疑余地,阁下。”庞德十分肯定地回答。
  丘吉尔痛苦地放下了电话。“这是我一生中最为沉重和痛苦的打击”,后来他回忆说,“当时幸亏只有我一个人。在全部战争过程中,我从来没有受到过比这更直接的打击。当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时,那可怕的消息仍然在死死地纠缠着我。无论在印度洋还是太平洋,都没有英国的主力战舰了。至于珍珠港幸存的美国军舰,它们正在急急忙忙地驶回加利福尼亚。在广袤的海洋之上,目前日本人独霸,而我们是那么的虚弱和无处躲藏。多少努力、希望和计划都随着这两艘战舰沉入了大海”

  刚刚接替迪尔爵士出任大英帝国总参谋长的艾伦�6�1布鲁克爵士在日记中对这次巨大的损失作出了如下总结:“这意味着从非洲往东,经过印度洋和太平洋至美洲大陆,我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制海权。”
  英国著名军史学家富勒的话更是贴切:“这个损失对新加坡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它预示着未来的灾难。事实上至少是在这个时候,新加坡本身存在的可能性也同‘威尔士亲王’号一起消失了,它现在成了一个没有舰队的海军基地。”
  中国不著名军迷青梅煮酒海军预备役中尉(自诩,没证)的话可能也有一丁点儿道理且更加直接:随着制空权和制海权的接连丧失,马来亚和新加坡陷落的命运已基本注定。
  由于此前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和菲律宾的美空军主力已经在日军的猛烈打击下损失殆尽,“Z舰队”的覆灭更是雪上加霜。这样在开战仅仅三天之内,远东盟军的三大打击力量全部支离破碎,至此日军南方作战大局已定。值得一提的是,完成上述艰巨任务的无一例外的是联合舰队麾下的海军航空兵。
  12月11日,新加坡各大报纸再次刊登了“威尔士亲王”号的大幅照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照片加上了象征哀悼的黑框。
  一周之后的12月18日拂晓,壹岐春记大尉在执行任务途中再次驾机从“威尔士亲王”号和“反击”号沉没的水域经过。在平静如镜的海面上,壹岐大尉撒下了几束美丽的鲜花。壹岐的这一举动博得了西方舆论的普遍赞誉,他也因此被称为极为罕见的“具有绅士风度的日本军人”。
  壹岐幸运地活到了战后。很多年以后,每当回忆起那场围剿“Z舰队”的殊死搏斗,他都会忍不住泪眼婆娑,像祥林嫂那样喋喋不休地告诉众人:“在我们进行俯冲攻击的时候,我真不忍心放下那条鱼雷。”
  “多么美丽的船!”壹岐大尉喃喃地说。
  日期:2016-09-29 22:25:49
  敬告各位师兄,明天回老家过节了,要停一段帖。因家中有事可能会多待几天。 
  节后继续下一小节“长驱直入”。
  在此提前祝各位师兄国庆节愉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