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5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29 22:17:59
  (正文)
  剩余的所有日机一窝蜂地扑向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威尔士亲王”号。舰上的大部分火炮已经被毁,动力系统瘫痪,顽强的炮手们只好集中在仅余的几门高射炮旁边,用铁索和绳子拉动炮管顽强地向呼啸而来的日机射击。天空散发出一片片黄色硝烟,炸裂的弹片就像撒落的砂子一样,在周围的海面上激起片片浪花。
  战斗打响之后,菲利普斯中将和舰长约翰�6�1利奇上校一直站在舰桥上指挥作战。直到此时,中将还不愿意接受巨舰即将沉没的现实。他以旗语向附近的“快速”号驱逐舰发出命令:“尽快致电新加坡基地,派拖船来把我舰拖走。”可是他很快发现这一目标已很难实现。14:15,绝望中的菲利普斯发出了最后一道命令:“全体舰员给救生衣吹气。”
  面对一群苦苦恳求他离舰的参谋和水兵,中将只是平静地说了声:“不,谢谢诸位。”大英帝国的“米”字旗已经从主桅杆上降下来了,菲利普斯把它紧紧地裹在身上,好像在拥抱着遥远的英伦三岛,又似乎在为自己的战败向祖国人民致歉。战舰下沉的速度更快了。“再见了”,人们听见利奇舰长在高喊,“感谢你们,祝你们幸运,愿上帝保佑你们。”从舰尾的通气孔里传出陷在底舱里的水兵们绝望的呼救声。那些幸存的官兵眼含热泪,一边默默离舰一边向他们的舰队司令和舰长行最后的注目礼。

  通讯兵沃德冲进了紧急控制中心,他看到劳森中校仍在试图挽救这艘军舰。蒸汽弥漫在这个惟一没有进水的引擎室,通气系统的失灵使船舱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劳森中校仍然没有放弃与其他各部通话的企图,他不时地拿起话筒一遍又一遍重复:“上层指挥塔?”所有的地方都没有任何反应。中校命令所有还能移动的士兵尽快离开船舱前往上层甲板,他本人则留在最后断后。离开的时候沃德回了回头,——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劳森中校,中校和他心爱的战舰一起永远留在了南中国海。

  沃德和战友们钻进了通向上层甲板的一条金属通道,通道里谁都没有说话,恐惧的气氛越来越浓。沃德前面的一名年轻少尉终于崩溃,他拒绝继续往前移动。沃德拼命推着他向前移动,终于穿过舱门来到了甲板上。这条通道只有23米长,沃德却感觉自己似乎花了一个半小时才钻过去。事实上他们在里面只呆了三分钟。
  大家不要冷落了第一个发现并发出“Z舰队”准确位置的帆足机,他们自始至终目睹了两艘英舰遭受攻击并最终沉没的全过程。此时此刻,他们正悠闲地停在空中向西贡的司令部直播现场的实况:“英军‘乔治五世级’战列舰向左倾斜,取90度航向逃遁中,舰尾发生爆炸,于14:30开始慢慢沉没。”
  14:50,不沉战舰“威尔士亲王”号终于顶不住了。截止目前它已经中了7条鱼雷和2枚丨炸丨弹。这艘巨舰的舰首高高翘起,尾部突然下沉,附近水面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吸力之大竟然将十五米外一位军官的救生衣也撕掉了,这个漩涡里的无数英军官兵中也包括舰队司令菲利普斯和平时总是面带微笑的利奇舰长。巨舰的倾倒差点压翻了旁边挤满了幸存者的“快速”号驱逐舰。
  半年前的5月21日,在于德舰“俾斯麦”号的殊死搏斗中,德军的一发380毫米炮弹曾经击中了“威尔士亲王”号的舰桥罗盘室,室内的人员非死即伤,仅舰长利奇上校毫发未损。这次也算是毫发无损,不过人没了。
  就在“威尔士亲王”号即将倾覆的一刹那,小心翼翼的沃德奋力跃向了“快速”号,不幸的是他失败了,他掉进了浮着一层厚厚燃油的海水。沃德挣扎着浮出水面,他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个画面:在“威尔士亲王”号最后露在水面上的尖端上,一名战友站在那里,突然间一个巨大漩涡袭来,他一眨眼就消失了。沃德活到了九十二岁,在此后六十多年的岁月里,这个刻骨铭心的画面时常不受欢迎地出现在他的梦魇里,提醒他永远不要忘了那场该死的战争!

  沃德和另外十个人一起抓住了一块浮在水上的大木头,四周传来哀叹、哭泣的声音以及那些重伤士兵痛苦的呻*声。水面上漂满了家具、箱子、船的碎片,还有书、笔记本和曾经被人珍藏的照片,以及那些阵亡战友的尸体。沃德和同伴们都一声不吭,默默地看着曾经的“英国海军骄傲”缓缓消失。
  “快速”号迅速放下了绳索,但是许多人由于全身油污抓不牢绳子,在接近获救的时候再度掉进了海里。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体力再去挣扎,很多人就此沉入大海。沃德是幸运的,他曾经学过一种单套水手结的打法,他抓住绳子在自己腰上打了一个结,他获救了!
  登上“快速”号的甲板之后,沃德脱去了被燃油和海水浸透的衣服,换上了干净的衣物。一名失去右腿的信号兵躺在他旁边的甲板上呻*,其他地方也躺满了被烧伤或是被炸伤的士兵,到处是痛苦的呻*和哭泣。沃德被送进了医务室,他放松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那些悲惨、壮烈的画面和声音还在盘旋,但他感到自己终于安全了。沃德的心模模糊糊地飘得很远,那一刻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自己深爱的父母和妻子。眼泪模糊了他的双眼,沃德庆幸在如此惨烈的一场大战之后,他还有机会再见到他们。

  海面上一下子平静下来,四处都是在油污中挣扎的水兵。“快速”号拉响了凄凉的汽笛,向已经在海面上消失的两艘巨舰致哀。最终“反击”号1309名官兵被救起来796人,其中也包括坦南特舰长。“威尔士亲王”号1612人被救起1285人,菲利普斯和利奇舰长都不在其中。所幸的是,两舰在沉没时都没有诱发大爆炸,——连万能的上帝都对那些英勇的水兵动了恻隐之心。
  那些完成攻击的日军飞机迅速撤离了战场,它们已经没有多余的丨炸丨弹或鱼雷去攻击那三艘驱逐舰,甚至没有多余的机枪子丨弹丨去扫射那些在海水中苦苦挣扎的水兵。已经捞到了大鱼,就慷慨地放过那些小虾米吧。还有一点原因是,它们都必须尽快返航,因为从早晨出发寻找“Z舰队”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几乎所有的飞机都只剩下返程的燃油。
  返航途中的高桥大尉得到了“威尔士亲王”号和“反击”号已经被击沉的消息,他的心底突然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同情:英国海军就好比世界的老大,他们曾经是我们无比崇拜的老师,而今却完全被我们打得体无完肤,这一切难道都是真的吗?他尽力压抑自己的感情,但泪水还是很快模糊了他的双眼。
  就在他的不远处,壹歧大尉也在为已经战死的两位部下桃井和田植黯然神伤。他知道自己发射的那条鱼雷击中了“反击”号,这就说明身后那两位肯定是一中一不中。但最后在向上级报告战果时,他说那两条最先命中敌舰的鱼雷是两个已死的战友发射的。也只能为他们尽这么点心意了。
  壹歧中队着陆时,欣喜若狂的机械师等地勤人员冲上前围住了每架飞机,把机组人员抬出飞机抛向空中。在摆脱了战友们亲昵友好的折腾后,壹歧对身边的一个飞行员说:“在我们俯冲攻击的时候,我真舍不得放下鱼雷。那条船真美,多美的一艘船呀!”
  还有一架日军飞机在战场上空得意地盘旋着,好象在向留下来执行艰巨营救任务的英军驱逐舰发出信号:“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该轮到你们了。”它就是那架可恶的帆足机,他们向西贡播发了最后一条现场消息:“‘反击’号于14:20左右,英王乔治五世级于14:50左右爆炸沉没。轻巡洋舰和驱逐舰正在致力于落水士兵的营救。”发完这封电报后,帆足机从容不迫地离开了战场。在这场围剿“Z舰队”的战斗中,帆足机可谓居功至伟。

  不过他们也没有得意很久。1942年3月,帆足机在返回中国内地更新装备的航行中遭遇恶劣天气坠毁,帆足少尉和鹫田飞曹长双双毙命。
  日期:2016-09-29 22:20:40
  (正文)
  当从三巴旺机场起飞的6架英军战斗机到达战场上空时,“反击”号已经不见了,五分钟后“威尔士亲王”号也沉入海底,这些战机恰似来为“不沉战舰”送上最后一程。它们速度太慢,连日本最后边的鱼雷机也追不上。无奈之下只好在那些死里逃生的水手头上盘旋,摇晃着翅膀给他们打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