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9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可惜,这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没有如果的。
  还没到永州,梁健就接到了王世根的电话,急躁躁地,问他现在在哪。梁健说:“宁州回来的告诉上,应该快了。“
  “你去宁州了?”王世根惊讶了一下。
  “我妻子要生了,我不放心,回去看了一下。”梁健解释了一句。王世根一听,刚才的急躁语气收了起来,忙恭喜了一声,然后又说:“狗子已经带回来了,东西也拿到了,我看过了,证据十分充分,足以证明,谷清源是被冤枉的,但是有一点,是你我都没想到的。”
  梁健一愣,忙问:“是什么?”
  “让毕望陷害谷清源的,不是钱江柳,也不是赵全德,更不是老黑,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至少证据中是这样的。”王世根说到。
  梁健怔住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有些事又讲不通了,比如:“如果跟他们三个人都没关系的话,为什么老黑他要这么紧张狗子手里的这东西。他完全没必要啊!”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谷清源的案子马上就要开庭了,这些东西必须要成为新证据被呈上去,否则谷清源这黑锅是背定了,总不能让老院长再在庭上晕一次吧!”王世根说到最后,笑了。梁健也笑了,他当时也只是让老院长想想办法,拖延一下时间,没想到老院长竟来了这么一招,这就跟小时候想逃课说自己感冒了一样。不过,管用就好。伟大的平同志不是说了么,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

  这一笑,梁健心里那些郁结的情绪也散了不少。他问王世根:“对了,那个让毕望陷害谷清源的人,是谁?”
  “是一个企业的老总,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企业是外省的一个中型企业,注册资金是五千万,但我网上查过数据,他那个企业总资产都未必超过五千万。我想不明白,这么一个小企业老总为什么会要对永成钢业下手,就算永成钢业因此而撑不下去,也绝对不是他能吃得下的。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这是谁都懂的道理。“王世根说到。
  “他吃不下,不代表他背后的人吃不下。很明显,这个老总就是个背锅的。这说明,策划这件事的人心思很缜密,他当时就想到了如果没成功,会怎么样!”梁健说着,眯起了眼睛。
 

  背后的人会是谁呢?钱江柳还是老黑?或者,他们都有份?
  梁建没有去深究这个问题,当务之急,还是要还谷清源一个清白。梁建有些激动,这个案子拖了这么久,总算是有了突破,虽然还没能找到最后的幕后凶手,但起码能救下谷清源,这也算是一大进步了。
  梁建决定亲自去法院,将这些证据交到老院长的手上,他要亲耳听到老院长判谷清源无罪。出门的时候,梁建问王世根:“那那个狗子呢?他的家人现在怎么样?”
  “他们目前都很安全,你放心好了。”事情终于有了突破,王世根显得很放松。两人带着笑,赶到了法院,正好赶上第一次休庭的时间。梁建找到了老院长,将证据交到了他手里。老院长看过后,说:“我听说,这些证据的提供人毕望已经死了?”
  梁建一听这话,心里忽然紧张,忙问:“有什么影响吗?”
  老院长沉吟了一下,说:“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录音,目前毕望已经死了,那么如果要证明这些证据是真实的,只能从录音里的另外一个人着手了。所以,你们目前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找到这个人,然后证实录音里的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梁建听完,眉头皱了起来:“您的意思是……”
  “有些这些东西,谷清源的案子可以拖延一段时间,但要判他无罪的话,还是缺少一点。如果要判勉强也行,只要证明录音里的声音跟谷清源毫无关系,但你也清楚,关注这件事的,不止是你。“老院长看着梁建说到。

  梁建有些气馁,本以为事情到此,起码可以告一段落,接下去只要专注着找到幕后的黑手就行,可没想到,要想彻底还谷清源一个清白,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还好,有了这些东西,谷清源的案子可以拖延一段时间。或许可以想想办法,让谷清源先保释。
  梁建是真担心,谷清源被关押得久了,精神出问题。上次去看他时,他那个状态,过了这么多天,他还是记忆犹新。
  离开法院后,梁建立即联系了谷老爷子,奇怪的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梁建想了想,问沈连清:“今天开庭,谷老爷子出庭了吗?”
  沈连清摇头:“我不太清楚,你等一下,我去问一下。”
  一会儿后,沈连清回来告诉他,谷老爷子这次没出庭。这倒是有些奇怪了,按照谷老爷子对谷清源的疼爱,他没道理今天不到场啊。难道他也出什么事了?
  梁建放心不下,嘱咐了沈连清去打听。沈连清打听了一圈后回来告诉他:“谷老爷子今天一早就出去了,不知道去哪了。哦,对了,他今天是自己开车出去的,没带司机。”

  没带司机?梁建眉头皱一下,像这些出门向来都是司机开车车接车送的人,往往只有去办一些不希望第二个人知道的事情时,才会自己开车。
  那他会去办什么事呢?还有什么事,比他的孙子今天开庭还要重要呢?
  联系不上谷老爷子,梁建只好让郎朋去和吴越那边沟通,想办法让谷清源先保释,离开吴越那边的看管。本想让王世根去,想到王世根级别太低,按照吴越的脾气,可能连面都见不到。
  梁建一边坐着车往回赶,一边安排着这一切。车子快到市政府的时候,梁建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电话,是李母打来的。忙接了起来。
  “妈,你到宁州了?”

  “恩,我刚下的飞机。对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电话里,李园丽的声音透着些疲惫。梁建没有多想,以为是坐飞机的缘故。
  他问:“有什么事吗?“
  李园丽说:”有时间的话,我想见你一面,你爸爸有些话让我交代你。“
  梁建愣了一下,老唐有话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说,为什么要通过李园丽来传达。他忽然想起,他已经许久都没有跟老唐联系了。心里不由多了一丝牵挂,便问:“爸他最近怎么样?”

  李园丽沉默了一两秒钟似乎,但梁建不是很肯定,一两秒时间太短。李园丽说:“他最近事情比较多,很忙。”
  梁建没有多想,哦了一声,说:“等我这几天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就去宁州。这几天,项瑾那边辛苦你照顾了。”
  “傻孩子,这是我应该的。说什么辛苦!就算是辛苦,我也是心甘情愿。“李园丽笑了起来,梁建心底的那丝疑虑也烟消云散。
  李园丽的电话刚挂没多久,梁建的手机再次响起,这一次是王世根的电话。电话一通,就听到王世根说:”狗子这小子跑了。“
  ”跑了?“梁建眉头一皱,问:”怎么跑了?你不是说有人看着他的吗?“
  ”这小子天生一副老实脸,欺骗性太强。看着他的是个新手,一时大意就上了当了!“王世根说完,顿了顿,又补充到:“其实他跑了就跑了,问题也不大,他手里的东西也已经拿到手,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只不过,我担心老黑的人会对他不利。”
  日期:2015-12-27 0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