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办公室工作人员陈馨怡走了进来,来到老板台前,低声道:“局长,开会时间到了。”
  夏雪点点头,说了一句“知道了”。陈馨怡走了出去。
  刚才两人的对话,楚天齐也听到了,便做好了离去的准备。
  “楚天齐,你先回去,把这个记录先留下。”夏雪说着站起了身,显然是要去开会。
  楚天齐站起身,笑着道:“夏局长,不必客气,怎敢劳您相送呢,我自己走就行,请留步。”
  “真是自做多情……”夏雪的话说了一半,打住了,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羞红。然后她微微一笑,“以后要是耍鬼,不想让别人知道行踪的话,先把摩托车藏好了。”

  楚天齐先是一楞,继而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放在宿舍前的摩托车,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他说了一声“多谢夏局长”,走了出去。
  边走边想着刚才的事,楚天齐觉得挺好笑,觉得夏雪挺有意思的。刚才他之所以和夏雪说话挺随便,是他认为对方不会真和自己生气。
  在调研的这几天里,楚天齐经常想夏雪让自己调研的事。想来想去,他觉得对方肯定是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才让自己去调研旅游。这很可能是对方在帮自己,至于为什么要帮,他想不明白,但他知道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也很可能对方知道自己现在无事可做,才让自己去履行那个约定,说起来那个约定也有些荒唐,也似乎更像是朋友间的玩笑。既然像朋友间玩笑,那么和对方关系好的人,肯定也会和自己有很深的渊源。

  无论哪种原因,夏雪让自己调研这件事,都像是中间牵扯着一个人,一个和两人关系都很近的人。只不过夏雪应该明白这其中的瓜葛,只是自己一时不明白而已。当然,夏雪肯定也认为,自己能替她做好这份调研。有着这种自负的认识,所以在和夏雪说话的时候,楚天齐也才敢更随便一些。
  其实,楚天齐这次回来,一是把自己的调研工作,做一个阶段性的汇报,让夏雪给自己把把方向。二是想试探着,找夏雪先报一些费用。
  现在,阶段性汇报,也给对方了,报销又没戏了。看来还得拿上存折,去取那剩下的三百元钱了。接着,利用两天左右的时间,把这几天的总结,在电脑上打出来,存到软盘里。然后,再继续去做调研。
  楚天齐一进到四一三房间,就发现三位老同事都来了。他们三人都住在玉赤苑小区住宅区域,每天会一同锻炼,自然能够一起来到单位。
  三人看到楚天齐时,都很高兴,甚至还有些兴奋,纷纷上前,问这问那的。楚天齐一一做了回答,还给他们讲了一些有趣的事。
  听楚天齐讲的很有意思,老冯道:“小楚,再去的时候,带上我呗。边工作边旅游,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老冯,你这么大岁数了,说话怎么不害臊?人家小楚自己垫钱搞调研,多一人就会加大开支,还得小楚照顾你,分散他的精力,你这不是故意给他增加负担吗?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真是老孔雀开屏——自做多情。”魏龙抢白着老冯。

  老冯回击道:“你这老家伙,长着一副花岗岩脑筋,整天都是阶级斗争思想,总是把人往坏里想。我还没说完呢,我的那份费用自己负担,完全不用小楚操心。”
  “还说我把你往坏里想?你财大气粗的,怎么说也应该把小楚那份先垫上吧,你倒好,小气的就出自己那一份。”魏龙继续挤兑着。
  “垫上就垫上,我也垫的起。”老冯梗着脖子道。
  魏龙冷哼一声:“你当然能出的起,你是谁呀?冯百万。”
  老冯气的一指魏龙骂道:“你他*妈的血口喷人,你才……”
  “行了,你俩丢人不丢人?”赵玉芬打断了掐架的二人,然后对着老冯说,“老冯,你真以为人家小楚是去玩啊?还说什么一边工作一边旅游。你是不是以为人家出来进去坐飞机、轮船,吃大餐、住酒店呀?我告诉你,人家的交通工具是摩托,喝的几乎全是冷水,经常都是吃方便面,你能受的了?光是顶着大太阳走路,恐怕你也受不了吧?如果再碰到毒蛇,或是赶上发大水什么的,还不得把你吓瘫了?”

  “你们,你们……”老冯支吾了两声,忙改了口,“我不是想着多个人多份力量吗?结果刚一张口,就被你们曲解的面目全飞了。”说完,气呼呼的低下了头。
  赵玉芬一笑:“老冯,你也别不服气,你只要看看小楚的脸上,就知道他有多辛苦了。这才几天,他的脸色多黑,嘴上也起了皮,胳膊上也晒的不像个样。”
  “是呀,冯局长,你这细皮嫩*肉的,去野外晒上个一两天的,肯定得晒曝皮了。到时候,你那儿媳妇,还不得心疼死?”魏龙讽刺道。
  “你他*妈……”老冯刚骂了三个字,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他只好停了下来。
  屋门一开,一个人走了进来。看到这个人,屋里所有人都面露讨厌之色,就连魏龙和老冯也暂时搁置了“战争”,冷眼看着来人。

  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屋里众人的领导,县委办秘书科副科长刘大智。
  众人之所以对刘大智不感冒,主要还是因为楚天齐。他们都看出来了,刘大智在时时处处找楚天齐的麻烦,而且所用的手段也不光彩。
  这三人排斥刘大智,主要就是刘大智这个人太不招人待见。刘大智权利没多大,却拿着鸡毛当令箭,狐假虎威的,拿几个老年人不当碟菜。当然了,刘大智对赵玉芬还是很尊敬的。但赵玉芬已经看透了刘大智的为人,知道如果女婿哪天没权利了,刘大智就会立马对自己下眼看待,所以她从心里瞧不起刘大智这个势利眼。
  三人护着楚天齐,也并不代表他们就都和楚天齐有多铁,主要还是有一些客观原因在里头的。首先楚天齐对他们很尊敬,填补了一些他们退二线后的落寞;其次,楚天齐每天把卫生打扫的干干净净,还提前准备好热水,让他们找到了一丝在位时被侍候的感觉;再次,他们现在已经是半退休,那种进取和争雄之心已经没有了,当然也没那个机会,和小同事楚天齐不涉及利益之争。
  其实,楚天齐对这三位老同事尊敬,并不是看他们曾经是领导。而因为他们年龄较大,和自己父亲是同龄人,自己理应尊敬。另外,打扫卫生、烧热水这些活,做为一个后来者,做为一个年青人,理所应当去做。更何况,一天当中,主要是自己在屋里,还能靠别人去做吗?因此,楚天齐在做这些事时,做的很自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