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0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财政局的局长心里暗暗吃惊着,连忙的答应了。
  这样就过了几天,华子建也没有急于为乔董事长筹集资金,他还需要在想一想,其中的几个问题他还没遇完全想通,所以他是不会稀里糊涂的就上手处理这件事情。
  华子建今天刚到办公室坐下,给一个副市长打了电话,安排了几件事情,电话还没打完,就见到了两个人进来,一个是教育局韩局长,一个应该就是管基建的江副局长,两个人焉不拉基自己找个地方老实的坐下等他打完电话。
  华子建知道他们一定是为基建资金的冻结来找自己的,华子建就先不说话,等他们讲,那两个局长看他放下电话,就互相的望望,韩局长是老大,他不说谁说,就只好硬着头皮笑着说:“华市长真是忙啊,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你拿下了两个大项目,我真替你高兴,也真的很是佩服,这两个项目一上,市里的财政税收那一定会增加不少,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韩局长现在还没摸清楚华子建的脾气和性格,所以一下子也是不敢贸然就提起资金冻结的问题,因为那是明摆的,肯定是那里出来了漏子,不然市长疯了,他来冻结你的资金。
  他的话说到这就停下来,想看看华子建接不接自己的,只要他一说话,那自然就会看出他的心情了,不错,华子建当然要说话了:“呵呵,这项目一但投产了,市里的财政税收那一定会增加不少的,但增加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出,那也经不起有的单位胡折腾啊,你说是吧?”华子建的话看似在回答,实际是在责骂。
  这两个都是搞教育的,哪有听不懂这指桑骂槐的话,心里到不觉得有什么羞愧,就是感觉身上发冷,一个市长能用这样的话说你,你想下那是个什么状况,你明着批评,我多少还可以辩解啊,找推口话什么的,你这样说出来,还嘴都没办法还,人家又没有指名道姓的说你,你解释什么,你是不是心虚,所以两个局长就把头低下,等着市长的继续说话。
  华子建说了这一句就不说了,他点上了烟,就冷冷的看着这两个局长,什么叫压力,这就叫压力,虽然不说话,但此时无声胜有声,丨警丨察也经常是这样吓人的。
  到底还是局长憋不住劲了,他小声的问:“华市长,是不是我们那里做错了,你给提个醒,我们一定立即纠正。”他真的是不知道是那个地方出了问题,因为问题太多了。
  华子建也是知道一个基建项目你不让人家捞点好处那是不可能,但他们也太狠了,一个电梯都是几十万,那还有锅炉,空调,装修,土建,电缆等等,这一个楼修好了,是不是他们两辈子都可以不上班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刚来,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和韦书记现在有些矛盾,那就这项目华子建就可以进行一次大的调查,让反腐倡廉的行动在全市展开,可现在时机还未到,自己尚且立足未稳,一旦搞的声势过大,势必引起上上下下的全面抵触,自己的处境就很困难了,不要说事情搞不好,只怕现就来个壮志未酬身先死。
  所以华子建还是压压火,消消气说:“你们有多少问题,我想你们的心里比我还清楚,虽然基建是江副局长在负责,但你韩局长难道就那么放手,那么放心吗?我想未必,我这收到了很多关于你们基建方面的来信,大的就不说了,就说个小的,说说电梯,你们也不要给我解释,你们自己在回去研究研究。”
  两个人这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原来是设备订货上有了漏洞,他们心里是清楚的很,两个人一人分了多少也是有数的,此刻都是暗暗的心惊,这都不是小数目,真的查出来,不要说职务的问题,能不能呆在外面都很难说了。
  汗水也开始从两个局长的头上,脸上流了下来,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理,华子建见他们都不在说话,又冷冷的说:“你们先回去把所有的工程合同好好的再过一遍,哪些合定的高了,都自己想办法重新纠正,有的付出去找不回来的,你们也要有个说法,都搞清楚了再到我这来。”
  说完这些话,华子建就再也不看这两个局长了,这两个局长也是胆战心惊的有点站立不稳的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第二天一早,教育局的两位局长又来了,像是两个犯了错误的学生,进来也不敢随便乱坐,很老实的站在了华子建的办公桌前,这到让华子建有点难为情了,自己毕竟还是年轻的多,坐着给人家训话似乎不妥,华子建就指了指那沙发说:“你们也不要来装可怜像,坐下说。”

  两个局长这才敢过去坐下,华子建看着小纪给他们到完了水说:“这几天你们对基建的合同,协议都检查好了吗,不要让我再查出点什么,那时候只怕你们后悔都来不及了。”
  说是这样说,其实他也未必有这个能力,那市局的头头们,也不是他华子建一个人说撤换就撤换的了,现在他也不过是个虚张声势,恐吓一下。
  两个局长自然不这样想,他们哪知道韦书记和华子建的权力纠结,他们就知道自己犯的事,小到官位可以不保,大到进去绰绰有余。
  所以就连忙回答:“这两天我们没白天没黑夜的检查了一遍,唉。也是我们过去粗心大意,有很多合同是有些问题,你看,我们两个也不是专业的技术人员,在一些问题上还是有很多失误的。”
  华子建就平淡的问:“说说,都有那些有问题的。”
  华子建的语气是平淡,但脸色却一点不善,反倒让人感到深不可测。

  那韩局长就翻出自己的小本本,详细的交代起来,这个合同订搞了点,实际花不了这么多钱,那个合同没看清楚型号,应该可以少付点钱,等等的一阵交代,大概也就说的有那么五六起事情,当然了也包括了那两部电器。
  对电梯他们是在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就说是不太懂行情,让厂家费骗了,好在只打了三万元的定金,他们可以负责追回来。
  华子建也没用笔去记,他压根就不相信他们可以一次交代清楚,对这些人华子建是知道的,基本上你要叫他交代清楚,那得像挤牙膏一样,慢慢的挤,挤到最后你也是挤不完的,他多少还是要留那么一小点的。
  韩局长说完以后,眼巴巴的望着华子建,心里虚康康的,看着华子建的脸色,等他发话。
  华子建就依然平淡的说:“看来你们还是给我在打埋伏啊,有几个群众来信上说的问题你们还是没搞清楚,那就算了,你们先回去吧,我也没工夫和你们磨牙。”

  华子建稍停一下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小声说了句:“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两个局长听他这样一说,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哀伤着个脸说:“我们再回去看看,再好好的查一遍,明天一定搞清楚所以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