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5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自然没有客气,直接做到了沙发上,从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开始喝了起来。他一边喝水,一边扫视了一下局长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来过好几次,还没注意看过。办公室布置的很简单,就是老板台、老板椅、沙发、茶几、绿植、饮水机什么的,墙上悬挂着全县旅游分布图。整个布置不带一点女性的特点,就连她桌上的水杯,也是淡金色,算是中性色调。只有桌上的那盆圆叶小盆栽,似乎透着一丁点女性的柔美。

  看完屋内布置,楚天齐把目光投向了夏雪。只见她时而沉思,时而皱眉,时而面露喜色,看来确实是在认真的看。她无意中一抬头,看到他正关注着自己,便故意咳了两声。楚天齐意识到自己的疏忽,赶忙收回了目光。
  夏雪看了足足半个小时,这才把纸张放到桌上,抬起了头,看着楚天齐,说道:“这就是你的报告?这也没什么实质内容呀?”
  楚天齐心道:你说没什么实质内容,可为什么表情还变来变去的?尽管这么想,但他当然不能这么说了,便认真的问道:“夏局长,你认为我给你看的东西没什么实质内容?那可是十多页内容,是我每天总结后又汇总的,起码也有六、七千字吧。”
  “楚天齐,你就是这个觉悟呀?写报告全靠凑字数?”夏雪的话,很尖刻,“知道你回来后,以为你已经大功告成,当时还佩服你的效率高呢。我甚至已经通知财务,把你的报销费用都准备好了。现在看到这个报告,我想起了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古人——南郭先生,也想起了和他有关的一个典故。”说到这里,她看似婉惜的叹了口气,“哎,看来,还是我性子太急,对你期望值太高了。一会我就告诉财务,那笔报销费用先暂时再替你保管一段吧,希望你不要让财务人员保管的太久。”

  听到夏雪的话,楚天齐心中暗道:说话真损,你直接说我“滥竽充数”就得了,还一会“南郭先生”,一会又“古人”的。从对方的话中,楚天齐也听出来了,她根本就没准备给自己报销费用,最起码这次是别指望了。刚才她说这话,无非是在说风凉话,无非是拿话消遣自己罢了。
  沉默了一小会儿,楚天齐问道:“夏局长,看了我写的东西,你有什么高见?不妨指教一二。”
  “哦?听你的意思,好像还有点不服气。那好啊,我就给你指教一二。”夏雪说着,又翻了几下桌上的纸张,说道,“你刚才也说了,自己写了有好几千字。可这些文字,更多的是记录一些景点的基本情况,记录一些经营者的苦衷,编造了几个小故事。关于这次调研的思考,以及你的建议和相应对策,一点都没有!充其量,就是干了一份记录员的工作嘛!不知我的回答,你满意吗?”
  让夏雪没想到的是,楚天齐没有服气的样子,也没有要辩论的意思,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夏局长,我给你看的内容,本身只是一个阶段记录嘛!你看标题,我不就是这么写的吗?你说的太准了,还是你太性急,看来你已经意识到了这点,可……”
  楚天齐的话,没有说完,可意思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你夏局长是意识到了自己性子急,可是在面对实际问题时,还是会犯这个毛病”。隐含的意思是,你这个局长不要光说我,也要比照一下自身。
  他的意思是这么个意思,可他并没有直接说出来。夏雪一时也不好发作,只得憋着气,把目光投到了面前的纸上,纸的上方出现了一行小字:旅游调研阶段记录。
  夏雪刚才之所以没有注意这行小字,一是源于她先入为主,认为这就是调研报告,所以标题没有细看。二是这行小字很小,甚至比正文的字都小,而且紧挨这行小字的上方是几个很大的字——旅游调研报告。刚才她只扫了一眼上方,满以为这几个大字就是标题。只不过现在再一看,这六个大字上面有几条横线,代表着已经划掉,不算了。

  夏雪抬起头,看到楚天齐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她认为这肯定是他戏弄自己后表现的得意。于是,她有些恼怒的说:“楚天齐,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耍花样,故意戏弄领导。难道你不想报销费用,不想做好这次旅游调研工作,不想完成自己的调研任务了?”
  楚天齐一笑,故意惊慌失措的道:“夏局长,您可不要吓我,我怎么敢故意?怎么能跟钱过不去?又怎么敢拿工作当儿戏呢?本来,我准备好好整理一番,打印完以后,再请您指导,以验证我的工作方向是否正确,是否需要调整。可是您打电话让我过来,我想您肯定是问这事,就只得把手写的拿来了。”
  “好,就算你没有想到我会找你。”夏雪不依不饶,“那你写那么大的字,又划掉,再在下面写上比蚊子都小的字,你这不是故意,又是什么?”
  楚天齐大呼冤枉:“夏局长,我比窦娥还冤呢。一开始,我确实是把标题写成调研报告的,后来我一想不妥。因为我这只是第一阶段的调研,后面还会有第二阶段,甚至第三阶段的调研。现在也只走了几个乡镇,只对个别自然景观、人文景观进行了调研。还有一个很大的旅游组成部分没有调研,那就是红色旅游。要形成报告,必须是相对全面的,必须要等到几大项旅游全部调研完毕。所以我就划掉了原标题,可是空白处地方已经很小了,只好写了一行小字。当然,关于一些阶段性结论的东西,也就暂时没有拿过来。”

  听到楚天齐的解释,夏雪觉得倒是说的天衣无缝的。可也太严密了,严密的让她总不免怀疑,怀疑他有故意的成分。她的心里半信半疑的,于是便用怀疑的眼光,一直看着楚天齐。
  看到对方眼中的怀疑,楚天齐赶忙说道:“夏局长,您不会还怀疑吧?不会的。您那么英明,还能是非不分?”说到这里,楚天齐用手一指自己的脸和胳膊,又说,“您看这里,我每天顶着烈日,冒着风雨,脸晒的成了黑锅底,胳膊和脸上也起了好多皮。我这当然不是诉苦,干工作怎么能诉苦呢,我只是以此表明,我对工作是认真的,对于您安排的工作更是认真的。何况,我到现在半个多月工资都垫进去了,我还想着报销呢。”

  “哦,是呀,对,你还等着报销呢。”夏雪自言自语着,脸上露出了笑容。
  “夏局长,您不会拿报销卡我吧?”说到这里,楚天齐“嘻嘻”一笑,“不会的,夏局长就不是那样的人,怎么会做出那么有失*身份的事呢?”
  夏雪被楚天齐的话,说的哭笑不得,既觉得他的话很真诚,也觉得挺滑稽,还多少有一些无奈。便说道:“你也不用拿话挤兑我,只要你的报告合格,费用报销自然没问题。如果你还是交一些记录稿的话,就是你说的天花乱坠,就是你拿话挤兑我,甚至绑架我的同情心,也是没用的。”
  “笃笃”,响起敲门声。夏雪说了一声“进来”。

  日期:2016-09-2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