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4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北疆王说实在不行,还有陈志程啊,我看那茅山之上,除了他,谁有资格做那掌门?
  张励耘解释,说陈老大是外门大弟子,做不得掌教的——萧兄是陈老大的师弟,也是有着一身惊天业技,了不得的手段。
  北疆王翻了一下眼皮,说比你如何?
  张励耘苦笑,说我如何能够比之?这么跟你说吧,邪灵教十二魔星,有大半都败在萧兄的手下,或死或伤;龙虎山的望月真人,李道子后,自称天下第一的符箓,结果给萧兄当面怼得死死,更不提许多江湖人物,那叫一个落花流水,不值一提。
  尽管杂毛小道在旁谦虚地苦笑,说小七哥别这般吹捧,但是北疆王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说邪灵教十二魔星,那可是一等一的人物,就连天下十大,也未必能够稳稳胜之啊。
  张励耘说的确如此,地魔厉害吧,也给萧兄弄死的。
  杂毛小道说适逢其会,少不得陆左的功劳,可不能全部归功于我。
  张励耘说现如今邪灵教已然覆灭,小佛爷魂归于西,都是我这位萧兄,和茶荏巴错的另外一位陆左兄弟干的,你说牛不牛。

  北疆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说来来来,萧小兄弟,说得我这把老骨头都心动不已了,我们来练一练?
  杂毛小道连忙摇头,说前辈,我都不过是些雕虫小技,哪里有你镇压生死之门这般厉害,不比,不比。
  张励耘也在旁边劝,说对,如果动静闹大了,引来了别的人,实在不妥。
  这事儿说得北疆王一阵郁闷,他一屁股坐回了地上,开始卷起第三根烟,恶狠狠地抽了之后,叹了一口气,说也对,说到底,我终归不过是别人门下的一条走狗而已,逞什么威风啊?
  杂毛小道一愣,说前辈何出此言?

  北疆王不愿意谈及此事,挥了挥手,说别管了,吃完这顿饭,我送你们上路。
  呃?
  上路,这话儿说得多不吉祥啊?
  杂毛小道仍然坚持,说前辈,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萧克明这一把骨头,随时都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北疆王哈哈一笑,说我总算知道小七这家伙为什么会带你们过来了,急公好义,豪侠风范,不过如此,但我这事儿呢,说起来也实在无趣,不值一提,来,喝酒,喝酒。喝好了,咱就是朋友了,你们回头不是还得出去,到时候用不着小七招呼,直接找我就是——当然,喝不好,我可不管软蛋。
  这话儿一说出来,我和屈胖三都眼红了,二话不说,端着那葫芦瓢儿就喝。
  这酒辣,不过一入喉咙,下入胃中之后,热意升腾,却将全身的寒意都给驱赶了去,不但如此,而且还化作丝丝热流,游遍全身,实在是妙不可言。
  这一顿酒不知道喝了多少,而北疆王的烟也不知道抽了多少,到了最后,大家都有些飘了,北疆王站了起来,说各位,妥了,我且送各位一程——再喝多一点,我指不定送你们去哪个狗屁地方,到时候乐子可就大了。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而这个时候,张励耘却朝着我们拱手,说各位好走,我就不送了。
  张励耘不跟我们一起去茶荏巴错,而是选择留在了这里。
  对于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太多的期望,不过却知道即便是进入了茶荏巴错,一时半会,也未必能够找得到陆左等人。
  因为茶荏巴错太大了,据说贯穿了青藏高原的整个地底地界,而我上一次进入是从入藏不远的冰川之地,而现在却是从喜马拉雅山南麓进入,也说明了这一点。
  临别之前,张励耘跟我们划了一个大概的地图,这是他凭借着记忆弄出来的,未必准确。
  除此之外,他还跟我们谈及了茶荏巴错深处的一些地貌和情况。
  而北疆王这边则跟我们讲了一下联络他的相关事宜。
  一切妥当之后,他伸出一根手指,在我们的面前,划出了一个圈子来。
  圈子出现,竟然刺破空间,有灼热的气息从那边传递过来。

  屈胖三下意识地抱紧了双手,说北疆王老大,你这出处不是那熔浆火山口吧?
  北疆王叼着一根烟,说你不妨试试。
  屈胖三嘿嘿笑,说是也无妨,大人我别的都怕,就是不怕火,即便是掉进去了,也就当做洗了个热水澡。
  说罢,他第一个跳进了那边儿去。

  唰……
  一声响,屈胖三凭空消失在了圆圈之后,北疆王这个时候催促了,说你们也赶紧吧,我维持不了多久。
  我和杂毛小道陆续而进,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是从水底游出了湖面一般,周遭的所有事物一下子就变得生动明显了起来,我感觉到一阵灼热,左右一看,却发现我们还真的就在一大片熔浆池子的旁边,通红的熔浆池子里散发着灼热的热气,一直蔓延到了天边去,将大半个天空都染得一片昏暗通红。
  我之前来过茶荏巴错,但印象中的它并不是这个样子。
  或许,这里就是茶荏巴错的深处吧?
  屈胖三呢?

  我落地之后,四处打量,见不着人,结果找了好一会儿,杂毛小道指着不远处的熔浆池子里,说你看。
  我眯眼打量过去,发现这家伙脱得清洁溜溜的,然后在熔浆池子里游泳呢。
  我擦……
  熔浆什么概念,这玩意是融化的岩石,足有三四千摄氏度的高温,我们光站在旁边的不远处,都感觉浑身直冒虚汗,难过得不行,那家伙居然跳进了池子里去,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说句真的,我若不是瞧见这家伙在里面自由泳,晃来晃去,都以为这家伙死掉了。
  我和杂毛小道一脸无奈,看着他游了好一会儿,方才上岸,穿好衣服,都忍不住翻了白眼,杂毛小道跟他不熟,不太好说,我却不光这些,上前就揪住他的耳朵,说脑子进水了,啥事儿不好做,非要跳进那地方去,要万一烫熟了,我们都捞不到一块肉吃……

  屈胖三嘻嘻哈哈,说你放心,我只不过是杀杀菌而已——你知道我们刚才待的那地方是哪里么?
  我疑惑,说哪里?
  屈胖三说那里是世间最为恐怖的往生之地,无数阴魂亡灵游荡而过,指不定占了多少晦气了,定然是霉运丛生,我下去游一圈,洗洗晦气——你放心,大人我绝对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
  我说那下面不烫么?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不烫啊,不信你下去试一试,很爽的,跟泡温泉差不多。
  我翻了一下白眼,没有再理会他。
  屈胖三皮糙肉厚,熔浆池子里打一个滚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我却不信,杂毛小道看起来似乎也不太擅长这玩意,所以两人尽量绕着熔浆池子走。
  日期:2016-05-19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