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4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天到双龙谷后,没想到那个周经理也给自己摆了一道,不但不承认接到镇里电话,连存个头盔都死活不同意。现在想来,应该是姓黄女人和姓周的达成了默契,或是在自己从向阳镇走后,姓黄女人又专门嘱咐过姓周的。
  从进入双龙谷后,楚天齐的心情才好了起来。先是独自游览了双龙谷景点,后又和**市来的王昊一家愉快同游。
  当和双龙谷董事长方圆见面后,对方的态度很是到位,而且谈起景区来也是头头是道,如数家珍。对方既介绍了景区的发展规划,向自己展示了景区的美好未来,也提到了他自己遇到的困难,以及诸多的无奈。虽然对方诉了好多苦,但楚天齐认为对方重视自己,重视自己的调研行动,也重视旅游局的工作安排。
  自己在和方圆的谈话中,也掌握了好多想要了解的信息,算是进行了一场真正的调研。按说,如果再有镇政府配合,提供一些掌握的信息,如果再能从游客那里得到一些信息反馈的话,那这个调研才更圆满。可是,向阳镇的支持是别想了,至于游客的反馈,也只能是碰茬遇事。不过,昨天从王昊一家人那里,还是获得了一些有用信息。
  在和双龙谷董事长方圆的接触中,楚天齐得到了应有的尊重。这其中,夏雪和县旅游局的面子是占主要,但也可以看出方圆是一个想要干出一番事业的人,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企业家。
  让楚天齐没想到的是,会遇到候三。更没想到的是,候三对自己那么热情,还一直关注着自己的信息。而自己为对方做的一点事,也仅仅是在雷鹏面前没有告对方的状而已。最让他没想到的,那个一身痞气的协警候三不见了,出现了一个豪气仗义的商人候三。只从候三照顾饭馆生意,并替饭馆夫妻着想这一点看,候三也足以让自己敬佩。
  候三现在是比以前混的要好多了,有专车,有帮手。但楚天齐明白,对方肯定也经历了好多艰难困苦。他在一本记实文学上看过贩木头的情节,有时甚至都有生命之虞。虽然现在法制健全了,监督也要规范好多,但起早贪黑、打通关节,甚至应对车匪路霸,还是有很多凶险在其中的。
  楚天齐暗自感叹:世间最看不透的就是人心了,人心太复杂。

  孔臻为了他自己的前途着想,进而攀高枝,并没有错。可以说每个官场中人都在攀高枝,都在想着更进一步。只不过所用的方式不同,有的人靠政绩,有的人靠理念相同,有的人靠趋炎附势、溜须拍马。可你孔臻也不至于,非用其他人,甚至拿算做朋友的人做垫脚石吧。
  感叹是感叹,但楚天齐知道,像孔臻这样的人,太多了,刘大智不是比孔臻加了个“更”字吗?要怪也怪自己太理想化,甚至说太单纯了。
  孔臻、刘大智之流,因为和自己同处官场,有形的、无形的竞争和利益纠葛无处不在。有利益纠葛就不可避免的产生冲突,当然处理冲突的方式很多,可以求同存异,也可能“拔刀相向”,还可能此一时彼一时。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黄敬祖、温斌、魏龙、董梓萱等等,也都可以对应上相应的情形。像赵玉芬、老冯和现在的魏龙,之所以和自己相处的相安无事,关系还比较融洽,主要是因为他们现在在仕途上已经无所求,和自己没有诸如调级、升职、评优等冲突。如果真正到有利益出现的时候,说不准情形也会有变化,甚至意想不到的变化。
  尽管身处官场,有些矛盾不可避免,尽管未来的情形不可预测。但楚天齐还是坚决奉行与人为善的原则,要做到心中无愧,“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嘛。魏龙、候三现在和自己,之所以由对立走向关系融洽,不就是自己当时没有“赶尽杀绝”吗?董梓萱应该也属于这样的情况,只是不知道贺平替她传达的话,是不是她的真实想法,也不知道她现在变卦没有。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呀!
  对思想进行了好一番梳理,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楚天齐才又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透过窗帘射了进来。楚天齐正要揉揉惺忪的眼睛,伸个懒腰。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准确的说,是手机一直在响。楚天齐就是被铃声叫醒的,只不过他还有些迷糊,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就在铃声响的不耐烦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声音来自哪里,急忙下地,拔掉电源,看了一下显示号码,按下了接听键。
  刚要张口说话,手机里传来宁俊琦质问的声音:“天齐,几点了?还没起床呢?昨天打电话怎么不接?”
  “我……昨天你打了吗?”楚天齐打着马虎眼,“可能是没听到吧?”
  “装什么糊涂?我来给你说吧。”宁俊琦肯定的说,“你昨天晚上又喝大了,所以我打电话你也没听到,今天更是到点儿还起不来。我就奇怪了,你现在怎么这么能喝多呀?是不是想借着酒劲,体验一把酒后无德呀?”
  楚天齐“嘿嘿”一笑:“俊琦,你真是神了,一下子就猜到我喝酒了。不过你说的酒后无德的事,我可是绝对没发生。我哪有那个胆呀?当然了,对别人也没那个想法,只对你有那个贼心。”
  “去你的,少来啦?你又想转移话题呀?”宁俊琦嗔笑道,“记住,要少喝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也容易出状况,尤其是骑摩托更不能喝。没有酒后驾车吧?”

  “没有,绝对没有。昨天中午没喝,晚上是在向阳镇一个饭馆喝的,在饭馆我遇到了候三……”楚天齐把昨天遇到候三,两人喝酒的事,说了一遍,也顺便提到了候三这个人。
  “听你这么一说,候三还真够仗义,也是个讲情谊的人。”说到这里,宁俊琦调侃道,“哈哈,你现在人缘不错呀,到哪都有人请你喝酒。以前的仇人和你成了好同事,敲你竹杠的协警成了你兄弟,你也真是有魅力。不过你的女人缘更好,肯定也遇到红知己了吧?是女经理,还是女领导呀?”
  “嗨,别提了,是遇到了一个女领导,向阳镇副镇长。那德性,装的可牛了,就那谱比厅级干部还大呢。我给你学学啊……”楚天齐纷声纷色,把黄副镇长的一言一行,以及装象的做派,向宁俊琦学了一遍。
  一边听,宁俊琦一边“咯咯”的笑着。只到楚天齐说完,她又笑了一通,才停下来,打趣道:“哎呀,就凭你那脾气,连县委副书记都敢无视,连组织部副部长都敢设计,和乡书记也敢对着干。怎么在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面前,就那么有绅士风度,就能够忍气吞声了?要是心里没鬼的话,你能受那气?”

  楚天齐苦笑道:“有什么鬼?还不是为了调研?要不是为了工作,就那女人昨天的德性,我早大耳刮子抽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