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82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相当简单,李明怎么会听不懂?他连连点头,随后小跑着回到车里,吩咐司机马上开动,在前面带路。
  李睿也钻进车里,一号车迅速跟了上去,其它车辆也都跟在后面。
  “小睿,知道我这么安排的用意吧?”
  宋朝阳今天心情不错,而且更改了李明的行程计划之后有些得意,忍不住就想跟李睿聊上两句。
  李睿从他轻飘飘的语气里就听出来了,他现在有些得意,很需要自己这个随从略微拍拍他的马屁,心中暗笑,回头道:“知道,您是想借微服私访的形式,发现潜在的问题,也好防患于未然。不然如果按李区长的行程安排,按部就班的走进人家布置好的接待过场里面,那就很可能皆大欢喜,什么问题都不能发现了。这说明您是真心调研来的,是踏踏实实的解决基层群众的疑难与问题来的,真正做到了执政为民,而不是走个过场就算。呵呵,在这一点上,我要好好向您学习啊。”

  “哈哈……”
  宋朝阳被他这记马屁拍得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愉悦之情。
  李睿也跟着笑,眼见他没有别的话了,便转回头坐直身子,心想,老板虽然好大喜功、贪慕虚荣,但他确实是一心为民、为青阳谋发展,在这一点上,谁也不能否认他的用心,抹杀他的功绩。他这些缺点跟他所做出的贡献相比,可以完全忽略掉,而他本质上也绝对是一个清官好官,虽然不至于伟大到包公、施公那个地步,但比起现在大多数的领导干部,已经算是上品的了。
  车行一刻钟左右,前面带路的李明的车辆便停下了,老周不待李睿吩咐,也将车停了。
  宋朝阳眼看李明从车里下来了,便也开门下车,同时吩咐李睿道:“咱们三个先过去看看,让秘书长他们稍等片刻。”
  李睿说了声是,下车跑到杜民生的座驾旁,跟降下车窗的杜民生说了这个意思。
  杜民生非常熟悉宋朝阳,知道他爱搞微服私访,而这样确实能发现很多问题,便点头答应下来,暂时留在车里等着。

  李睿回到前车位置,与宋朝阳、李明汇合后,三人往二十里铺社区走去。
  二十里铺这个地名,源自于古时旧名。古时自州县城池外出的主干道上,每十里设一驿站,明末清初学者顾炎武在《日知录·驿站》中记述:“今日十里一铺,设卒以递公文。”这个铺,就是驿站的意思。青阳这个二十里铺,指的就是古时从青阳城池出来,一路往南,二十里之外设置的一个驿站。
  数百年过去,昔日的一个小小驿站,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村落,村子的名字就叫二十里铺村,而伴随着青阳城区的改造扩建,这个村子也升格为社区,从此有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二十里铺社区。
  宋朝阳一边走,一边向李明询问了解二十里铺社区的拆迁改造工程情况。

  李明预先已经做了功课,因此现在是对答如流:“……原计划拆迁三百三十户,现在已经拆迁一百户,拆迁的一百户已经全部做好安置工作,过渡期内每户按每年每平米五元的价格给予安置费……拆迁改造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问题有几个,一是拆迁难度大,如大量拆迁户为了获取更多的补偿款,在自家房院私搭乱建,加盖二层甚至是三层小楼现象非常严重。又如安置费补贴太低,每户每年也就是拿一两千块钱,而附近的房租已经涨到一千左右每月,拆迁户根本就租不起房,也就导致不愿意拆迁;二是回迁楼严重超期,这一点是因第一点以及相关审批手续较慢引发的,拆迁户们担心不能按时回迁入新房,所以也就不愿意拆迁;三是……”

  宋朝阳听得时而点头,时而皱眉,时而欲言又止,但始终没做出什么评论。
  李睿跟在二人身后,仔细聆听李明的介绍,对于城中村拆迁改造工程的细节情况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也正应了那句老话: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越是亲身践行越能学到东西。
  三人脚步飞快,很快来到了二十里铺社区入口,也就是以前进村的村口。在这里,可以望见,靠近路边的好多房院都已经拆迁清除一空,还有的地方正在拆迁,各种大型机械设备正在轰隆隆的加紧施工,也有拆迁较早的地方已经开始为回迁新房打造地基,正是典型的城中村拆改工地场面;往社区深处望,能看到一排排的胡同与典型的农家院,延伸出去好几里地,那都是还未被拆迁的地方。
  李明停下来询问宋朝阳的意思:“书记,咱们往里转转?”宋朝阳道:“当然。”说完当先沿路往里走去。
  三人沿着进入社区的主干道走了百十米,已经到了未被拆迁的地段,从这里往南,都是完好无损的农家院落,拆迁的气氛还没传染到这里。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们要么在街道上穿行,要么在胡同口聊天,要么在自家小院里忙生活,一派平凡而又自然的生活节奏。
  李明边走边抬手指点,道:“书记,您看,这边这些农家院,基本都在房顶上加盖了二层小楼,有的是真正盖起了二层楼,用的是砖石水泥,有的图省事,就只是用塑钢板搭起来一个二楼架子,根本不能住人,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想多要几十平米的补偿款,或者多分一套楼房,咱们当然是不答应了。”
  宋朝阳与李睿不用他手指,也已经看到了,道路左右两边的农家院里,果然都矗立着二层小楼,不过那些所谓的二楼,大多数都是像李明刚说的那样,是用塑钢板搭起来的楼架子,根本就不能算是二楼。更可怕的是,这样的情景不是一处两处,打眼往南望,基本都是这个样子,鲜少有谁家没有“二层小楼”的,更有甚者,还搭起了三层楼。
  宋朝阳看得嘿然摇头,脸上现出苦笑。
  李睿也是哭笑不得,中国的农民们,最老实最憨厚,也最好欺负,但同样,他们也有着小农式的狡诈贪婪,碰上能占便宜的事情,保准比贪官污吏们更来劲,就拿眼前二十里铺社区的村民们来说,他们的行为就可以用“刁民”来形容,这不是把地方一政府与开发商当傻小子糊弄吗?可他们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只顾骗钱了,却忽视了这么干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看着吧,他们肯定是没好果子吃,弄来弄去只是自欺欺人,捞不到便宜不说,很可能还要损失。

  走着走着,前面一个胡同门口几个妇女在站着闲聊天,几个小孩子在她们身边跑来跑去的,玩得非常开心。
  宋朝阳走上前,笑对那几个妇女道:“几位大妹子,我是打省城来你们青阳做生意的,走到你们这儿,发现你们村都盖了二层小楼,啧啧,真不错啊,这是上级政府给你们统一规划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