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11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秦书凯并不是那种不清楚分寸的人,他心知朱副书记有心捉弄胡长达,又见胡长达的脸上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心里暗暗觉的好笑,赶紧开口说,算了,弄两瓶好茅台对付一下也就算了,咱们要是真来两瓶拉菲,还不把胡市长的眼泪给喝下来。
  众人听了这话,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胡长达打肿脸充胖子说,现在的社会清官难当啊,口袋里不富裕,请朋友吃个饭都要被取笑一番。
  瞧着胡长达自称清官,几人笑的更是欢畅了,坐在桌上的几个人除了周伟达之外,哪一个不是过五关斩六将爬到现在的位置上,就算是省纪委朱副书记心里也清楚,若手里没有几个银子在前头开道,会有现在的位置?简直是开玩笑。

  女招待把银制餐具装好的精致菜肴一个个摆上桌面,胡长达赶紧招呼说,秦书凯早就叫喊着饿了,今晚又没有外人,先吃着喝着,肚子垫垫再喝酒。
  朱副书记大声抗议说,胡长达,你这就是不合规矩了,凭什么请秦兄弟吃饭,就要先吃饭后喝酒,你以前请我喝酒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特殊过。
  胡长达笑着解释说,秦书凯不是远道而来吗,人家一路奔波,旅途劳碌,立马让人家空腹喝酒,哪有这样对待老同学的。
  朱副书记心知胡长达今晚请秦书凯吃饭的目的,瞧着胡长达处处向秦书凯示好,只是笑着找机会调侃他,却不点破,既然胡长达身为请客的人不介意,大家也就客随主便,随便吃了些菜肴,然后才开始拉起喝酒的架势来。
  几人中,只有周伟达的酒喝的稀里糊涂,其实胡长达拉他过来也不过是为了撑场面罢了,到底是省委党校的同班同学,多了一个周伟达在场,才有几分同学聚会的感觉,这话题也能铺的开。
  朱副书记是他的老朋友了,这样的小范围请客,把朱副书记拉过来也算是比较合适,毕竟朱副书记跟秦书凯也算是熟识。
  这请客的时候,请谁过来陪客人喝酒聊天,也是一门大学问,这里头的说法有机会倒是可以单独开一章好好谈谈,总之,这官场中,酒场的学问是最大的,陪客的身份选择也属于其中一脉吧。
  周伟达不知道这个酒喝的是什么意义,端起酒杯说,今天难得跟各位领导喝酒,我要好好的敬大家一杯。
  周伟达正准备拿起酒瓶挨个敬酒,被胡长达喊了一声,停!
  周伟达一愣问他,班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说先给谁敬酒,你就来意见了?
  胡长达冲他招手说,你先坐下,你刚才说的话有问题啊。
  周伟达没想到胡长达在自己的话里挑刺,纳闷的说,我没说错话啊,秦书凯虽然是老同学了,远道而来的,我自然要好好的敬他几杯酒,朱副书记是领导,我有机会跟领导喝酒,还不赶紧表现一下,我哪里说错了。
  胡长达说,我是说,你前半句有问题啊,这一桌子都是好兄弟,哪里来的什么“各位领导”,就冲着这几个字,你自罚三杯吧。
  周伟达这才意会过来,他没想到胡长达会跟自己抠字眼,瞧着朱副书记和秦书凯都含笑看着自己,并没有帮自己解围的意思,只好无奈的端起酒杯说,行了,我执行班长的指示,喝三杯。
  连着三杯酒下肚,酒桌上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上了酒桌的人都是一个德性,巴不得别人喝醉了好看笑话,今天这酒桌上,朱副书记是纪委的领导,自然不能作为笑话的目标,而秦书凯远道而来,自己又对其有事相求,自然也不能作为目标,剩下的也就只有一个最倒霉的周伟达了。

  瞧着周伟达三杯酒下了肚,放下酒杯一时不敢随便说话了,一副担心又被胡长达抓住把柄的模样,酒桌上的其他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周伟达见大家都笑自己,自嘲说,无所谓,反正每天都有应酬,喝多喝少的都已经习惯了,正所谓,应酬复应酬,天天忙不休,社交公关人情事,尽在酒里头,现在哪天晚上要是没有饭局,踩着下班的时间点回家,老婆都会怀疑,怎么今天这么早饭局就结束了,好像哪天不喝酒反而是有些不正常了?
  秦书凯深有同感的笑着说,都一样,从基层到省城,差不了多少。
  朱副书记说,这就叫人在官场身不由己,明知喝酒伤身,有时候在一些特定的场合,却还是要迎难而上啊。
  众人都对朱副书记的话频频点头,胡长达坐在一边笑了一声说,那也未必,也有人不需要酒场应酬,照样升官提拔的。
  周伟达插嘴说,除非是爹娘生的好。
  胡长达一拍大腿说,周秘书长这句话说的相当到位,还记得安徽阜阳的尚军,文化程度不高,初中毕业,从民警起步,一路高升,从派出所副所长,到县法院副院长、院长,升任地区中级法院院长,副市长,政法委书记,直到升任(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人家就是爹娘生的好。
  提到尚军,几人心里都清楚此人的来历,安徽省跟江南省地域相邻,当初这位副厅长案件也曾经在江南省的政界轰动一时,据说这位副厅长,她身高1.68米,大眼睛,高鼻梁,是地方上的“一朵花”。
  她凭着自身优势,做公丨安丨局负责人的情啊妇,做地委书记的情啊妇,做副省长的情啊妇,做省委副书记的情啊妇,而她的官位也随之一步一步高升一路过关斩将,从一个普通工人,成了副厅级干部。
  政界的官员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谈论最多的话题,莫过于谁谁谁有升官了,谁谁谁又进去了,尽管这两种结局对于官员本身的命运来说是南辕北辙,却也最能引起大家的关注。

  朱副书记坦言,现在省纪委查处的干部中,倒是95%都有“情啊妇”,有道是英雄尚且难过美人关,何况是普通的领导干部呢?
  秦书凯笑着调侃说,咱们的胡班长仪表堂堂,又前途无量,可要当心了,一不小心中了桃花阵,可是后悔莫及啊。
  胡长达笑呵呵的说,拉倒吧,我一个副市长哪有这么大的魅力,你没听说了,官场上的副职如同老女人的卫生巾,看着是个东西,其实是摆设,没一点实际用,没用的东西,哪有人会看在眼里。
  秦书凯听着胡长达自己说自己是没用的东西,忍俊不禁的哈哈大笑起来,朱副书记和周伟达也反应过来,纷纷伸手指着胡长达笑个不停。
  胡长达见大伙笑成这样,才发现自己的口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也笑了起来。
  一番气氛轻松愉快的推杯换盏后,朱副书记因为公务在身,提前离开了,包间里只剩下 胡长达,秦书凯和周伟达三个党校老同学时,周伟达一副羡慕的口气说,秦主任,听说你从党校学习回去后就被提拔了,一年多的时间从开发区到人事局,又换到了化工园区当主任,你可真是想到哪里就到哪里,顺心的很呐。
  日期:2016-09-29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