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0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间,还穿插着专业舞蹈家表演的华尔兹、狐步、伦巴、探戈,以及各大服装品牌安排的现场服装秀。精心打扮的肖曼更是光彩照人,在宾客中间谈笑自若,同华子建、彭秘书长等众多头面人物互动良好,风头明显盖过了电视台的当家花旦,成了招待餐会中当仁不让的主角。
  不过呢,就算她美若仙女,娇艳诱人,但相较于华子建来说,肖曼她还是略逊风*,华子建的身边云集了一层层的领导和老板,每一个人都在对着他展露自己的媚笑和谦鄙,而在这难以脱身的包围圈外,还有各色的青,中,老女性同胞们,遥相呼应的把一个个秋波(秋天的菠菜),穿透人墙,送到华子建的脸上。
  这其中自然也有张宁的电眼波光,但华子建没有时间来理会这些,他在这一片繁华和热闹中,不得不提高警惕,因为他的面前站着乔董事长,而乔董事长又提出了一个很让华子建惊讶的问题,乔董事长说宴会结束后想请华子建一起坐坐,想和他一起谈谈北江化工厂的污染问题。
  更让华子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乔董事长的脸上还挂满了讨好的客气,这不像乔董事长的风格,更不是他的性格,那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想法,就时隐时现的出现在了华子建的脑海中,他——乔董事长,今天想要干什么?
  带这这个想法,华子建在后来的宴会中就再也没有快乐起来,他总感觉到乔董事长的反常举动不是一件好事,他一面微笑着应对所有讨好献媚的人,一面在心里就暗暗的提高了警惕,思索起来,他设想了很多种乔董事长突然改变和主动提出化工厂污染问题的可能性,同时对每一种可能性也都设定了自己的应对思路,对这样一个狡猾的对手,华子建是不敢稍加大意的。
  招待宴会没有太让人浪费时间,因为外国人的想法和中国人的想法确实不一样,在中国人的宴会上,主人一定会想方设法让客人喝好,喝倒,但在阿尔太菈公司的宴会上,主人似乎并没有想要把客人放翻灌到的意思,不会话又说回来了,就凭他们倒也确实很难灌倒今天这些久经杀场,以酒养命的客人。
  刚刚结束宴会,乔董事长就来到了华子建的身边说:“华市长,我陪你找个地方喝壶茶,聊聊。”

  华子建像是突然才想起自己已经是答应过乔董事长一起坐坐的那话,就说:“哎呀,差点还忘了,好啊,好啊,我们喝点茶解个酒。”
  乔董事长就笑笑说:“我知道河边的一座茶楼,很优雅。”
  华子建就点头说:“行,我给他们打个招呼就走。”
  说完华子建就转身对彭秘书长和其他几个副市长说了声,彭秘书长又小心的问了一句:“华市长,你还需要什么准备吗?”
  毫无疑问的,彭秘书长也看出了乔董事长的异常,所以就适时的提醒了一下华子建。
  华子建无所谓的摇头说:“不用了,我们就是随便坐坐,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华子建说的很轻松,但他的心里是很重视此事,他有点怀疑是不是乔董事长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江可蕊的关系,所以才会说出这意外的话,做出这反常的事情来。
  华子建也没有带车,他坐上了乔董事长的路虎,为了避免两人都坐在后面的尴尬,乔董事长见华子建坐在了后面,就破天荒,第一次的坐在了前排,这让他的专职司机很紧张了一下。

  两人就很快到了柳林市郊区的一坐茶楼,这里很安静,到处都是绿色成荫,在这墨色的静谧里,只有茶楼的红灯笼显出了一点热烈,踏上那木楼梯,脚下就发出厚重的回声,一扇扇落地的细长木窗,雕花窗棂,光滑的有些亮光的旧木桌。
  外面是柳林市的临水河,宽阔的水面,泛着波涛,间或有轮船开过的马达声,在船后扬起一片雪白的浪花,远去了,水面又复平静。
  华子建和乔董事长泡上一壶绿茶,在清香里听若有若无的古筝如泣如诉。玻璃杯里,晒干的茶瓣遇到水,以一种绝美的姿态舒展开来。透过有些透明的绿色叶瓣,看到茶叶的灵魂与水缠绵共舞。一场美丽的相遇,偿宿世的心愿。从临窗的包间窗户看去,远远的青石板路通向了远处,在茶楼上喝茶的人,似乎都沾了古雅的气息。.
  华子建没有急于的和乔董事长说什么,他眯着眼睛,慵懒似猫,迷离若梦的身姿靠在宽大的藤椅里,看着远处的风景,真美啊,就像是一副画卷。
  乔董事长也一直在微笑这看着华子建,他对于自己面前这个人有太多的不解和迷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不爱钱,也不怕权,自己多少年漂浮于官场,商界,但真的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今天自己不得不找他,没有他的协助,自己就完成那最伟大的成功,可是他能为自己出力吗?自己仅仅凭借一个化工厂的污染问题,能不能换取他对自己巨大的支持,好像自己手里的筹码还是太少了一点。
  但乔董事长实在是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可以打动这个人,对了,他喜欢女人吗?要是喜欢,这到也不失为一条捷径。.

  乔董事长在思考着,所以他对华子建远眺窗外的举动没有一丝的打扰,或者吧,这个华子建现在也在思考着,只是不知道他会想点什么?
  华子建缓缓的转过了身,他看着乔董事长的眼睛,很清楚的说:“其实在很多时候,我们都是错的,自以为在做很多重要的事情,但面对蓝天白云和清风细雨,我们的一切又显得如此庸俗和不值一提。”
  乔董事长也笑了,他嘴角勾画出一种慈祥的善意来,他说:“不错,我也经常会有这样的感慨,但如果什么都不做,这样的感慨会更多。”
  华子建收回了眼光,有点黯然的说:“是啊,问题是做了又如何,不做有如何,做的好和做得不好在很多时候是没有一个衡量标准的。”
  乔董事长摇下头说:“标准或者我们听不到,看不到。”
  华子建叹口气说:“不错,就说历史吧,它们也往往很难真实的反应一种事实,更多的时候。它们也只是为了一个时代的需要。”
  乔董事长继续的和华子建说着心中的感慨,他没有想要扭转话题的期望,他很高兴华子建有如此低迷的情绪,一个人当他情绪黯淡和愁苦的时候,是最容易接受别人的劝告和引导,自己看来运气不错,华子建今天的情绪并不稳定,也或者刚才那盛大繁华的宴会让他感慨颇多。
  华子建迷离着眼神,却突然说:“董事长,今天你想对我说点什么?”
  说完这话,华子建整个人像是改变了一样,刚才的那一点点颓废已经是一扫而光,带之而来的是他的庄重的冷凝。
  乔董事长暗吸一口凉气,华子建的变化之快,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也打起精神准备和华子建好好周旋了,他说:“约华市长出来,两个原因,一个是过去我们有很多误会,希望可以彼此谅解一下。”
  华子建点点头说:“也没有太大的误会,我可以理解你,因为你是商人,你需要利益,当然了,你也应该可以理解我,我是官员,我有责任,我们这身份的不同就注定了我们会有隔阂,但只要理解,就不成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