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4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哥,感谢你,你称呼我为‘兄弟’了,我知道你又认可了我一些。来,兄弟敬你。”候三很是激动,端起酒杯,和楚天齐碰在一起。
  喝完这杯酒,候三硬拿过酒瓶,给两人再次满上,叹了口气:“哎,现在社会,能像楚哥这样不记前嫌的人,不说没有,但确实太少了。更多的人,不但做不到不记前嫌,还总是在想方设法捅刀子、下黑手。”说到这里,他的话音嘎然而止。
  候三摇晃着站了起来,拉开屋门看了看,才又重新关好,坐回座位上。然后低声道:“楚哥,你不知道吧?我本来在派出所待的好好的,可是雷所走了没多长时间,新调来的所长就找我的麻烦,没过一个多月,就以“人员超编”的理由把我下了。紧接着,一下子安排进两个人,一个是孔臻的小舅子,一个是黄*米的表兄弟。”
  听候三说到“黄*米”两字,楚天齐一脸疑惑。
  看出楚天齐的不解,候三解释道:“楚哥,我说黄*米不是指的干那些事的小姐,而是乡里的一个副镇长。不过这个女的跟黄*米差不多,她一直跟姓孔的有一腿,后来听说还上了黄敬祖的床。黄敬祖就是你们乡原来的那个书记,后来当了县长助理那位,你肯定认识。现在,都说她又勾搭上了新来的县委书记。黄*米相当于接二连三给姓孔的戴绿帽子,可姓孔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成天屁颠屁颠的跟在女人后头,以县委书记的人自居。他*妈的,什么东西,狗男女。”

  显然,候三有些喝多了。楚天齐用手指了指外面,向候三*点了点头。
  候三一笑:“楚哥,我没喝多,知道隔墙有耳的道理。”
  候三继续低声说着:“我一点都不怕他们,不就是狗男女,不就是软王八吗?可我不能不替别人着想。如果要让他们听去了我刚才的话,怕是他们又该把气撒到饭馆身上了。现在乡领导已经全都不来这个饭馆了,可是以前欠的好多债还没给呢。我看饭馆两口子都是好人,也拿我候三当人看,才经常不断的来照顾一下生意。”
  听候三这么一说,再结合候三前面的话,楚天齐知道候三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尤其刚才在说到孔臻和黄副镇长的时候,候三还警惕的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足见其细心。而且他还是为了饭馆两口子着想,这就很令楚天齐称道。楚天齐端起酒杯,郑重的说道:“兄弟,我敬你,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候三咧嘴一笑:“楚哥,你这是夸我吗?我怎么听着像是反话呢?”说到这里,他脸色一整,“楚哥,我知道你现在说的话,是发自内心,又多认可了兄弟。其实我这人并不坏,当初向你干那事,也是客观条件逼的,正如评书里说的‘良心丧于困地’嘛。局里给协警的工资只有每月五十,还给协警定了任务,其实就是变相怂恿下面干跌皮讹诈的事。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局里、所里领导,谁让县里穷,拨不出经费呢。”

  楚天齐拍拍候三的肩膀,说道:“兄弟,不提那事了。”
  “好,不提了,喝酒。”候三说着,举起了酒杯。
  又是几杯酒下肚,候三满面通红,口齿不清起来,他给大刘打过电话后,就趴在桌上了。
  很快,大刘和另一人来到饭馆,和楚天齐一起把候三弄上了车。汽车一启动,候三又醒了,嚷嚷着要喝酒,众人都是笑而不语。
  到了“兄弟”旅馆,候三似乎清醒了一些,大着舌头说道:“楚哥,天不亮……我们就得出……出发了,还得去订木……头。你想在这住……几天,就住几天,免费住。你哪天要走……走的话,直接走就行了。”
  看候三说话时,连眼睛都睁不开,还歪在大刘身上,确实喝的太多了。楚天齐也就没有客气,让大刘二人赶快扶候三*去休息。
  候三三人走了。
  楚天齐背着挎包,又从旅馆老板处,拿上摩托车钥匙和头盔,进了房间。他今天也喝了不老少,进屋后,插上门,脱掉外面衣裤,上床就睡了,几乎是挨枕头就睡着了。

  半夜里,楚天齐醒了,嗓子干的厉害。于是,他起床找水喝,找了一圈,发现屋里只有一壸热水,没有凉水。只好倒了一杯热水,并不停的用另一个空杯,把水倒来倒去的调着。过了一会儿,终于能喝了,喝掉这杯水,又如法炮制的喝了第二杯水。然后把两杯都倒满水,晾在桌子上。
  这么一折腾,根本就睡不着了,楚天齐看了一下时间,才凌晨两点多钟。准备拿过手机玩一会儿贪吃蛇游戏,发现手机也没电了,马上又给手机充上电。
  躺在床*上,楚天齐眼望房顶,想着过去一天发生的事情。
  昨天,从早上出来,就状况不断。先是忘拿头盔,后来在路上只顾着飙歌,摩托车来了惊险的一幕空中飞车。所幸有头盔护着,自己又及时采取措施,最终有惊无险。

  到了向阳镇以后,自己自以为是的找到了镇长孔臻,满以为以前关系还说的过去,尤其对方还曾经多次和自己套近乎,对方一定会热情配合、大力支持。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对方就像是和自己从来没有过交集的陌生人一样。还不如陌生人呢,陌生人见面还会保持基本的礼貌,可自己获得的待遇,却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孔臻不但把自己一脚踢给了候三口中说的黄*米——黄副镇长,还用对待叫花子的口气,让自己中午“去食堂吃口饭吧”。

  到了黄副镇长那里,对方对自己的不客气,比孔臻又加了个“更”字。她不但说话比孔臻更尖刻,还不时的用语言对自己表达着轻视,对旅游局也表示蔑视,更用“给旅游景点”打电话一事,摆了自己一道。
  当时自己要不是为了工作,要不是为了调研旅游的事,又何必让孔臻和姓黄女人如此羞辱呢。现在想来,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去镇政府自取其辱,直接找景点负责人不是调研更顺利吗?
  当时从向阳镇出来的时候,楚天齐可以说是气冲牛斗。虽说黄副镇长对自己的态度更恶劣,但自己毕竟和对方以前没有任何交情,而且对方又是个女人,女人一般时候总是比男人尖刻的,他认为还能理解和勉强接受。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孔臻的态度,以前对自己溜溜舔舔,现在又对自己横眉冷对,就是一个十足的势利小人。
  听候三讲过关于孔臻、黄副镇长和上面领导的关系后,楚天齐觉得能接受孔臻对自己的态度了。候三的话未必准确,肯定是道听途说,但无风不起浪,孔臻、黄副镇长应该和黄敬祖、柯兴旺都有关系。而这两位县领导又对自己没好感,甚至有可能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主子是这样的态度,跟风接屁的奴才、下人有这样的态度,就不难理解了。

  日期:2016-09-28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