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4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27 22:17:00
  ———————更新线———————
  我叹息了一声,只好赶紧调自己的息。
  张元清刚才也是在蓄气,但是被老二反复搅缠,难得集中,打了老二一掌,前功尽弃,需要从头再来,但是好在落得了清净。
  如此一来,倪裳被我制住,不能动弹,袁重山、屠夫都伤重晕死,不省人事,老二也给打的头重脚轻,吓破了胆,再难起来,只剩下我、明瑶和张元清三人,看谁最先能恢复功力了——若是我和明瑶其中一人能先起来,那张元清就完了,如果是张元清先起来,那我和明瑶可能就性命不保了。

  此时真正是生死存亡之际,但惟其如此,我更是要平心静气,不能躁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我感觉气息快要平和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嘿嘿”的笑了两声,不觉睁开了眼睛,见天色已经渐渐发亮了,有个人影正缓缓朝明瑶走去,定睛一看,正是张元清!
  刹那间,我汗流浃背——张元清到底先比我和明瑶恢复!
  而且张元清真是恨极了明瑶,这定是要先拿明瑶下手了!

  日期:2016-09-27 22:17:00
  “张元清!”我也顾不上再调息运气了,大声喝道:“你有本事冲我来!”
  张元清回头瞥了我一眼,道:“我留你到最后。你也不用着急,其实也很快。”
  说罢,张元清又继续朝明瑶走去。
  我急的几乎岔气,但此时正在调息运气的紧要关头,是万万不可起身打斗的,不然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内伤殒命!
  眼看张元清走到了明瑶的身旁,抬起手来,就要一掌拍下,忽然“砰”的一声枪响,张元清的背上已多出了个血洞,汩汩冒血!
  张元清怒吼一声,反手在自己后背上连点。我大喜过望,抬眼看时,见是陈弘生正提着抢飞奔而来。

  我心中更喜,陈弘生究竟还是顾念兄弟之情,他来了,他没有忘了我们。
  张元清看见陈弘生,怒不可遏,大叫一声:“我要你的命!”提足狂奔而去。
  陈弘生却不逃跑,仍旧是往这边奔,我正想提醒他躲避,却见他奔到了倪裳的身后,把枪口抵在倪裳的脑袋上,此时,张元清也跑近了,见状,不禁一怔。
  陈弘生冷笑道:“张元清,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

  张元清怒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陈弘生道:“听说她是活尸,活尸的脑袋被打烂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但总归不大好看吧。”
  “嗬……嗬……”张元清口中低吼不止,状若野兽,但终究还是站住了。
  日期:2016-09-27 22:18:00

  对于倪裳,张元清还保有相当的理智,知道那是她的母亲,也顾念母子之情。
  “往后退!”陈弘生喝道:“你离我太近,我容易慌张,慌张的话,一不小心就会走火!”
  张元清恨恨的瞪着陈弘生,开始往后退。
  陈弘生又道:“不够远!再退!”
  张元清便又往后退,直到离陈弘生有三丈远,陈弘生才停住了呼喝,而是把枪口抬了起来,离开了倪裳的脑袋,转而朝张元清打去。
  “砰!”
  张元清却也迅捷的一跳,躲了过去,陈弘生的子丨弹丨落空了。
  陈弘生道:“张元清,你下次再躲的话,那我只好打近的人了。”
  我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感觉张元清终究还是要输了,但我们赢,却赢得如此下作。弘生他……

  张元清愤恨的叫道:“吴明,我迟早要杀了你!”
  陈弘生笑道:“张连长,不要急着说狠话,你先猜猜我这一枪,能不能打中你的脑袋?”
  张元清直勾勾的盯着陈弘生,没有吭声。
  这一刻,他突然变得出乎意料的安静。
  陈弘生又说:“你千万可不能再动了啊。”
  手枪已经举了起来,而且似乎也已经瞄准了张元清的脑袋,但是我却忽然瞥见张元清的嘴角溢出了一丝笑意!

  刹那间,我毛骨悚然,急忙冲陈弘生喊道:“别看他的眼睛!”
  日期:2016-09-27 22:19:00
  “晚了!”张元清那只阴眼缓缓转动,他的人,也慢慢朝陈弘生走了过去。
  而陈弘生则像是突然魔怔了一般,神情骤然间变得呆滞,目光空洞,脸上几无血色,钉在那里似的,一动不动。
  就在此时,我只觉体内的真气运转一周,重归丹田,四肢百骸,都是一轻,不觉一喜,终于恢复了!
  我从地上一跃而起,眼见张元清离陈弘生已经极近了,便先吼了一声:“嗷!”
  六相全功口相龙吟!
  这正是调息运气完毕之后的第一次施展!
  积蓄已久,喷薄而出,且学着昔日爷爷对付青冥子的法子,将功力集于一束,直冲张元清脑干!
  张元清蓦地一个激灵,人站住了,双手也抬了起来,去捂自己的耳朵。
  陈弘生也被我这一声龙吟吼得浑身一颤,神智渐渐恢复。
  我飞步赶上,喝道:“陈弘生,快跑!”
  日期:2016-09-27 22:19:00

  陈弘生晃了晃脑袋,这才彻底缓过神来,眼见张元清就在跟前,便提枪去打,张元清蓦地抬脚,戳中陈弘生的腕子,只听“咔”的一声脆响,陈弘生的手已经断了,枪也掉了,但他究竟硬气,连吭也不吭,垂着手便往后退。
  张元清纵身而起,半空中朝着陈弘生的后脑,“呼”的一掌拍出,竟是要立毙陈弘生于掌下!
  我已经赶到,本想着围魏救赵,但是又想到先前张元清宁肯挨我一掌,也要去打明瑶,他对陈弘生的恨又远在明瑶之上,所以我若是围魏救赵,张元清估计还是依葫芦画瓢,宁肯拼着挨我一掌,也要打死陈弘生。
  电石火花一瞬间,我脑中转过了这许多念头,便斜刺里抄到张元清前面,抢在张元清手下,推了陈弘生一把,陈弘生跌了出去,张元清那一掌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我的肩头上!
  “咔!”
  张元清何等力道,我的手臂应声脱臼,那股剧疼,痛彻心扉!
  这还是在软甲的护卫之下,否则,这条手臂估计就要彻底断了!
  但陈弘生终究还是被张元清的阴风扫中,跌倒以后,挣扎着看了我一眼,道:“大哥……”随机歪头倒下,便再也没有起来。
  “陈弘道!”张元清怒喝一声:“你找死!”
  骂声中,张元清揉身扑上,我坏他好事,他显然是已经被彻底激怒了,暴躁起来,招招极尽恶毒!
  我一臂脱臼,虽然功力恢复,但打的却比从前更加吃力,我原以为张元清之前所展现出来的手段就是他全部的本事了,没想到他之前其实一直没有用尽全力,眼下,才是见真章的时候!
  我被他一阵猛攻打的几乎透不过气来,节节败退,又极力运气调息,去抵御他招式中的阴寒之气,渐渐的,我体内的气息便又开始难以维系,一股莫名的燥热,突然自小腹而起,开始蠢蠢欲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