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4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圆摇头叹息道:“楚科长,这就叫不干什么不知什么的难。乍一看细则,好像都是企业该做的工作,但其实不然。这里面服务质量、景观质量可以说完全由企业能做,但环境质量就不是企业完全能够左右的了。拿环境质量细则中的交通一项来说明,就有‘外部交通工具抵达景区的便捷程度’、‘依托城镇抵达旅游景区的便捷程度’等项目。
  这些项目在政府招商引资政策中,都是有明确承诺的,更是写进了合作协议中,可现在你也看到了,那路况离要求差远了。至于‘直达机场距景区距离’、‘高速公路进、出口距景区距离’、‘客用航运码头距景区距离’等项目,更是零分。另外,当地的空气质量,更不是我们企业能控制的了。我现在不敢奢望4A级,但总得争取3A级吧,只是以交通的得分看,连2A都不够。”
  “方董,你说的确实是事实,可是我认为那些毕竟是小项,而且景区标准评定是综合得分,你完全可以农业不足副业补嘛!可以通过企业的努力,多找补回一些分值,比如标识需要有英文对照,你这里现在就没有。比如卫生、制度规范、服务人员用语、景区排污,这些都有很大进步空间的。”说到这里,楚天齐深有感触的说,“政府在招商引资时答应的条件,在真正实施时,好多都做的不到位,对企业的运营发展确实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哎呀,一听楚科长的话,就是内行,而且你还讲的比较客观。”方圆赞赏着,然后话题一转,“招商优惠政策不落实,有的条款又是模棱两可,在具体实施时还推诿扯皮,这些现象极大的挫伤了企业的积极性,更是动摇了企业的投资信心。
  就拿双龙谷来说,合作协议上,有一条款是‘政府负责在企业进驻后一年内,修缮二十公里进景区公路,达到三级公路标准’。三级公路标准是柏油路中最低等的公路标准了,可现在马上就到一年了,路面破损、垫层翻浆,到现在还没整修。在破损路段,光是轿车掉沟里就发生了两起,人员受了重伤,有一人还死了。至于车辆磕碰,就更不计其数。”
  “方董,我来的时候,觉得还可以,最起码比我们村口的砂石路好多了。”楚天齐提出了不同看法。
  “楚科长,那是因为你站的角度不同,所以感受就完全不同。”方圆叹气道,“我经常去看那段路,对路况了解非常清楚。你刚才之所以感觉路还行,主要是你在和砂石路做比较,摩托车对路况的要求又和轿车相差甚远。而来游玩的客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驾驶汽车,并且这些人来自的地区或城市路况要好的多,所以对路的要求也就更高。”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看着楚天齐。
  楚天齐点点头,表示认同对方刚才的说法。
  “我刚才说了,政府的这些推诿扯皮会挫伤企业的积极性,并不是危言耸听。现在有一件事,就让我心里没底。本来,政府在和我们签的协议中,对于纳税有一条专门约定,‘特事特办,一事一议’。可是,在具体缴税时,税务部门却没有任何优惠和返还。他们的说法是‘条款模糊,指向不明确’。现在比我们投资额少很多的企业,还能享受三年返还一半营业税的待遇,可我们这个大投资商,却一分钱优惠没有。有着这样的担心,公司的投入也迟缓了好多,因此,现在的客流量离预估的差距很大。”说到这里,方圆摊开双手,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刚才楚天齐在经过景区景点,以及往返路上,遇到的游客确实不多。当时他还以为是时间点不对,现在听到方圆这么一说,他意识到是景区的经营不甚景气。至于原因是不是如方圆所说,就不得而知了。
  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方圆继续说:“我担心这只是政府违反条款的一个开始,以后会发生什么,更不可测,所以我的投资信心也产生了动摇。我说的这些是我做为一个投资商的心理,如果其他投资商也遇到这样的问题,也影响到了投资信心,那就会动摇了全县招商引资大局。”说到这里,方圆歉意的说道,“楚科长,我刚才诉了好多苦,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调研范围,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看来那句话说的对——“光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人们光看到一些老板前呼后拥、颐指气使,可他们的难处又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理解呢?心里这样腹诽着,楚天齐赶忙郑重的说道:“方董,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调研。调研就是要了解真实情况,了解各方面的情况,并如实反馈情况。至于我的调研报告能否引起上级重视,能否为企业解决一些实际困难,能否为企业的发展带来一点帮助,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我保证会如实、客观、及时的进行反馈和汇报。”

  “楚科长,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因为职权不同,你也不可能包打天下。但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方圆真诚的说,“其实就是你不说这句话,我也相信你是一个真正干工作的人。否则,不会讲的那么专业,也没必要就具体问题提出不同的观点,甚至进行辩论。这是你的人品和性格决定的。”
  被对方给予这么高的评价,楚天齐有些不好意思,谦虚的说:“方董,你过奖了,我只是觉得应该对得起工作,对得起挣的工资罢了。”
  “‘对得起’三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但我相信你完全能够做到。”方圆说的很肯定,他看了看手表,又说,“马上该吃晚饭了,咱哥俩边吃边唠。”
  楚天齐站起来,坚决推迟:“方董,您很忙,我一会还要整理调研内容,今天肯定不在这儿用餐。”
  “老弟,你也太较真了。”方圆摇了摇头。

  楚天齐笑了笑:“不是较真,是性格。”
  经过一番挽留,楚天齐还是坚决要走。
  方圆也就遂了他的意,但非要送他一张贵宾卡。有了这张贵宾卡,在方圆所有公司的经营场所消费,都可以打五折,有的项目还可以免费。
  楚天齐仍然坚决不收,并表示“这是原则的事”。
  看楚天齐意志坚决,方圆笑着摇摇头,收起了这张卡。然后又拿出另一张卡,说道:“兄弟,这张卡是老哥手里最低档的优惠卡。有了这张卡,到我公司的旅游景点,限免五人门票,并限免两人的游乐设施票,这些免费项目,都是基本没有成本的。如果你再不收,再以所谓“原则”说事的话,那就是太小瞧老哥,太不拿老哥当朋友了。”
  对方的话说到这个份上,而且说的确实在理,再不收下的话,就太不近人情了。楚天齐说了声“谢谢”,收起了这张优惠卡。
  在方圆相送下,楚天齐出了董事长办公室,来到外面,到了摩托车前。接到吩咐的工作人员,适时拿来头盔,递到了楚天齐手上。
  拿着头盔,没有立刻戴在头上,楚天齐快步走到售票窗口处,向着屋子里的女孩挥了挥手,说了声“小白,谢谢你,再见!”
  日期:2016-09-2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