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4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我抱着那个和尚的脑袋,说巴布大师是叫你过来请我们的,对吧?
  那和尚给揍得死去活来,听到这话儿,连忙点头,说对。

  我说那你带路吧,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去拜见一下巴布大师,感谢一下他的热情款待。
  和尚立刻起来带路,毫不含糊。
  巴布大师今夜住在了村子里最有钱的那一户人家里,而即便如此,他的弟子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好多人都没有能够住得了屋子,当然,那一户人家也都给赶出了门外去。
  除了男主人那两个漂亮的女儿。
  听说是巴布大师要跟她们谈论关于人生的真谛,传授高级的佛法,所以使得她们得以留在屋子里,与巴布大师同屋。

  我们赶到的时候,那男主人和女主人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声音传得很远。
  大概是觉得有些呱噪,所以有个红衣大和尚正在训斥他们,这回儿我倒是有点儿懵逼,听不懂他们到底说些什么,大概的意思,也就是能够陪着佛爷睡觉,应该是一件上辈子积福的事情,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就一点儿都不觉得荣幸呢?
  而这个时候我们正好赶到了,杂毛小道偏头,问张励耘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不确定张励耘到底有没有听懂,不过他也是做了差不多意思的翻译。
  砰!

  听过这解释的杂毛小道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上前就是一脚,足尖高高抬起,踹在了那个威胁村民的红衣大和尚脑袋上。
  这一脚下去,人脑袋都给踢成了狗脑袋。
  脑震荡肯定是轻的,能不能活下来,简直就只能看缘分了。
  接着杂毛小道和张励耘简直就是以横扫的姿态冲进了屋子里,紧接着那叫做一个鸡飞狗跳。

  没一会儿,噼里啪啦一阵响,杂毛小道从屋子里揪出了一个浑身白肉的庞大和尚来,光着大膀子,就穿一条红裤衩,旁边还跟着两个瑟瑟发抖的小女子。
  好在这两人裹得严严实实,估计巴布大师刚才一直在弄我们,没有时间下手。
  这是我们的不幸,却是她们的幸运。
  巴布大师浑身都给揍得一阵乌青,而杂毛小道则把他拉到了一棵榕树下面来,让他跪倒在地。
  这位大和尚好歹也是附近一带最为闻名的人物,人也是要面子的,哪里能够说跪就跪?、
  他于是很墨迹地磨蹭了一会儿,杂毛小道也很有耐心地听他慷慨激昂地说完,然后拿起了一块石头来,将巴布大师的右腿给直接敲折了去。
  啊……
  杀猪一般的哭嚎声惊天动地,引来了无数围观的目光,瞧见恩师受苦,那些个和尚、沙弥全部都冲了上来,想要救人。
  杂毛小道没动手、张励耘袖手旁观,屈胖三一脸羞涩地说他还小。

  于是只有我撸起了袖子上去。
  一共二十几人,我花了点儿时间,全部都给揍得趴下了,问服不服,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刺毛的。
  杂毛小道站在跪倒在地的巴布大师跟前,问还要不要强制募捐。
  庞大和尚痛苦地直摇头,说不要了。
  杂毛小道又问不募捐就弄死你,这规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巴布大师说这是初犯,就一次,求原谅。
  杂毛小道怒了,说敢情是看我们中国人好欺负咯,简直是太过分了。
  瞧见对方将情绪上升到了民族和国家上来,那巴布大师立刻就慌了说,不是的,不是的,这种事情早就有了,他做的也多,不单单针对你们几个,对不起,瞎了狗眼了。
  说话的时候,周围村民瞧见热闹,都围了上来,听到这话儿,许多人不敢当面指责,低下头去,与同伴嘀嘀咕咕,显得十分义愤填膺。
  杂毛小道问了几句之后,没有再说了,看向了张励耘。
  这位是处理类似事务的专家,到底如何办,等他的意见,杂毛小道的意思呢,是他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情绪是由来已久的,他不想破坏了自己的道心。
  张励耘看了一眼我,说你来处理?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反正老子这事儿办得多了,也不在乎这么一件。
  当着众人的面,我让巴布大师给自己扇耳光,扇得轻了我就帮他弄,一巴掌下去,人都快晕厥了去,所以巴布大师不敢不扇重。
  结果扇来扇去,自个儿都给扇晕了。
  倒下的巴布大师引来了他徒弟的哭泣,有人上前来求情,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既然这么折辱我师父了,想必罪过已经抵消了,不如就放过他吧?
  我说传说巴布大师是个小气的人,睚眦必报,对不对?
  那人问睚眦必报是什么意思?
  我来了情绪,说没文化真可怕,既然这么可怕,我铁定不能放人。
  于是我将巴布大师给绑了,然后带了回去。
  我们回到原来的地方,收拾了行李。

  出了这事儿,村子里肯定是待不住了,不如早走。
  我将巴布大师叫醒,然后弄了一根绳子,套住了脖子,遛狗一样地带走,而张励耘在前面带路,带着我们往通道处赶去。
  四人行踪飘忽,没一会儿就走远了去,而翻过了两个山头之后,杂毛小道回看了一眼身后,说人不见了。
  张励耘这才松了一口气。
  屈胖三问道:“在国内的时候东躲西藏,生怕自己走漏消息,为什么事到临头,反而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呢?”
  啊?
  张励耘让我们留宿这个村庄,是故意的?
  我这才回味过来,而张励耘则跟我们解释起来:“在国内,我估计的那人势力太大,如果提前下手,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至于在国外,我得确认一下到底有没有人跟来……”
  我忍不住地问了一句,说那人到底是谁?
  张励耘沉默了下来,没有再说话,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插嘴问道:“是我大师兄么?”
  张励耘突然间就恼怒了起来,说你们若是再逼问我,我便立刻回返,不再管你们这些破事了!
  啊?
  张励耘突然而来的恼怒让我们都有些意外,大家僵持了几秒钟之后,屈胖三在旁边嘻嘻笑道:“哎呀,每个人都有隐私的嘛,比如我,还不是一样,就像陆言说的,我以前杀人放火,十恶不赦,那又如何,不想说就被说呗,咱们赶紧赶路,快快去便是了。”
  他的打圆场让气氛变得平和了几分,而张励耘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痛苦地说道:“各位,对不起,我可能是太过于紧张了,所以情绪有些失控,抱歉。”
  他连说对不起,搞得大家都不好意思,纷纷说和,不再多言。
  日期:2016-05-18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