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4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励耘不冷不淡地盯着他,说对,说的是,不过不知道巴布大师此番前来,可有什么事情?
  巴布大师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个蒲团,直接坐下,大喇喇地说道:“诸位,都坐,坐着谈事请……”
  嘿哟,这家伙倒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呢。
  我们都坐了下来,而那胖和尚开始跟我们盘问套底,问我们从哪儿来啊,来这儿做什么呢,做的是什么工作……诸如此类种种的问题一一说出,让人有些苦笑不得。

  我心里暗自腹诽,想着你一秃驴又不是丨警丨察,跟我们在这儿盘问什么?
  张励耘心不在焉地应付着,而脸色却越发难看起来,而那巴布大师突然间眯起了眼睛来,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诸位来这儿,可有通行证?”
  张励耘说什么通行证?
  巴布大师说护照啊,证件之类的东西,能给老衲瞧一眼么?

  张励耘点了点头,说有。
  他只说有,却并没有说给不给看,听到这话儿,巴布大师的脸色突然间就浮现出了几分诡异的笑意,然后说道:“相逢即是有缘,诸位,老衲的寺庙最近准备翻新,四处募捐,老衲也是跑断了腿,今天碰到几位也是缘分,不如给老衲的庙投点儿钱,也算是给子孙积福,你看如何?”
  张励耘不动声色地说道:“可以。”
  说罢,他把之前兑换的缅币拿出来,递了一万块给对方。
  巴布大师没有接,而是盯着张励耘的眼睛,说你的心,不太诚啊。
  我在旁边也忍不住笑了,旁人或许不太清楚,但我却是太了解了,一万块听起来好像是很多的样子,但这汇率市场上面,一百缅币差不多能够兑换人民币六毛五,所以一万缅币相当于六十五块钱。
  六十五块钱对于一个普通的缅甸家庭来说,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但是对于一个立志要修一个辉煌大庙的和尚来说,绝对是杯水车薪。
  他老人家好不容易开一次口,就给这么多,简直就是打发叫花子。
  巴布大师嫌少,而张励耘却冷冷一笑,将面前的钱抽走,就留下了一张一百块钱来。

  六十五块钱都没有了,现在只有六毛五,爱要不要。
  咱就这态度。
  巴布大师瞧见张励耘的态度,身子一下子就挺了起来,直勾勾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人,仿佛要将张励耘印入自己的脑海里面去。
  随后他又看向了屋子里面的其他人。

  包括我。
  许久之后,他将那六毛五给收了起来,双手合十,向张励耘作了一个揖,随即离开。
  当这一大堆人离开之后,我有些担忧地说道:“张大哥,这事儿恐怕不妥啊,那个家伙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善茬……”
  旁边的屈胖三嘿嘿直笑,说张口就要钱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杂毛小道说不过张口就要钱的家伙,高度肯定也上不去,无须担心,只需多加小心一些就是了。
  我们这边用汉语说着,旁边那个房子的主人则吓得浑身直发抖,说各位,你们惹了巴布大师,恐怕不会得到善了的。他这人十分小气,但凡是得罪了他的人,从来没有活过三天的,你们快点逃吧,要是等他回头过来报复的话,只怕你们都活不成了。
  我稍微懂一些缅语,而张励耘则十分流利,他冲着主人微微一笑,说既然如此,一会儿我帮你们除了这个祸害。
  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是不同的。
  在我们的眼中,一个骗吃骗喝的和尚实在没有什么打紧的,随手打发了便是,而在当地村民的眼里,就好像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为了让他有一些信心,屈胖三爬了起来,在屋子外面简单地搭起了一个法阵,但凡有任何变故,都会得到提醒。
  在经过屈胖三的反复演示之后,房主都还是念叨不止,知道张励耘祭出了最后的大杀器。
  加钱。
  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我们继续睡下,不过那巴布大师并没有让我们等多久,报复几乎在夜里十二点钟的时候,骤然而至。
  按照东南亚黑巫僧和降头师的标配,最先抵达的,是几个小鬼。
  又称古曼童。
  这些被从尸油、骸骨和骨灰坛里提炼出来的阴魂鬼物,对付凡人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东西,一来就来了四个,我们每人都分到了一个。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知晓,而当其抵达的时候,屈胖三随意搭建的法阵使劲,并且有图像投影而来的时候,众人都为之惊叹。
  惊叹的并非那司空见惯的古曼童,而是屈胖三的这手段。
  简直绝了。

  特别是没有见过屈胖三本事的张励耘,此刻更是睁大了双眼,没想到凭借着树枝、泥块和木棍等简单物件的搭配,居然能够产生出这么强大的变化来,简直就是一种艺术。
  在得到了张励耘的认可和夸张之后,屈胖三显得异常高调。
  他胖手一挥,立刻有无边吸力传来,那古曼童给一阵揉捏,最后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来,全部都给威压在了屋子外面,最后分崩离析,无一得存。
  弄完这些之后,屈胖三大咧咧地说了一句话:“睡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屈胖三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
  只可惜心怀仇恨的巴布大师并没有停歇。
  第二次过来的是降头。
  灵降。
  那是一种凶神厉魄,带着嗜血的欲望倏然而至,想要将我们这伙人全部都给颠覆了去,结果却卡在了门外简单的法阵之中进入不得。
  我们也懒得理会,结果它在窗外嚎了大半夜,终究不得入。
  巴布大师大概是觉得我们这里有东西护佑,故而通灵的手段都不好用,在尝试了两回之后,终于派了人过来。
  这帮家伙也不客气,上来就直接往屋顶上面扔火把。
  那火把上面沾得有油膏,而屋顶上面全部是稻草,一点即着,火焰一下子就升腾而起。
  这回我们坐不住了。
  有点过分了。
  我和屈胖三赶忙去救火,而杂毛小道和张励耘则去抓人,算是分工明确。
  等我将屋顶的火给扑灭了的时候,他们带着四个猴子一般精瘦、但体魄格外强壮的家伙赶了过来。
  他们将这些家伙挨个儿跪在地上,发现有一个和尚,三个随从。
  杂毛小道别看平日里脾气很好,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但真正生起气来,可是不得了,特别是在睡觉的时候给人打扰,那绝对是踩到了老虎尾巴。

  他挨个儿给巴掌,一巴掌下去,半嘴的牙齿全部都混着血吐了出来。
  他扇过了一轮,地上一地的碎槽牙。
  他弄过之后,张励耘又弄,噼里啪啦,好嘛,也没有见到谁还有牙齿,全部都抱着脑袋,头昏昏地不知道今生是何年。
  我上前拦住了他们,说别打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