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81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李睿对那个铁疙瘩产生了兴趣,当然,他并像是李福贵兄弟那样,认为它是金银疙瘩伪装的,只是觉得,它既然跟金银放在一起,那肯定不只是一块实心铁疙瘩那么简单,当初埋下这个陶罐的主人,用意是藏匿金银,目的纯粹且简单,既然如此,放入一块不相干的废铁干什么?压沉用吗?完全用不着,金条银锭本身就很重了,完全不用再用铁疙瘩压住啊。换个角度考虑,能跟金条银锭放在一起的东西,本身肯定也很有价值,由此推断,那个铁疙瘩肯定另有内涵,说不定其中有什么猫腻。

  他想到这,走到墙角,将那个铁疙瘩捡到手里,不捡不知道,一捡起来,嚯,好家伙,可真沉,差不多有十五六斤,比体育课上用到的铅球还沉好多,两手捧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仔细打量一番,见这个铁疙瘩应该被叫做是铁墩子,呈一个被削顶的圆锥体形状,表面较为光滑,底部却不太平滑,有好几条向内凹陷的纹路。
  “嗯?”
  李睿用手轻轻抚摸底部这些凹下去的纹路,摸来摸去,却摸到几个类似阴刻的文字,心头打了个突儿,趁没人注意,将铁墩翻转过来,就着屋顶昏黄的灯光仔细查看,却见墩底某处靠边缘的地方,似乎刻着几个阴文汉字,那几个字刻得扭扭曲曲,纹路浅显,若不仔细观瞧,根本就发现不了。李福贵李福栓兄弟就只顾着铁墩的质地,没发现这些文字。
  看到这一幕,李睿大吃一惊,心头狂跳,知道自己可能已经发现了这个铁墩的秘密所在,只要再花点时间,弄清那几个字的意思,就能有更大的发现,只是现在不是那个场合……
  他略一寻思,就手将铁墩扔回了地上,装作不屑一顾的模样,心里却已经打算好,等走的时候要把它带回家里,好好研究一番。
  这时外面那些人也已经被李福贵叫进屋里,有本村三个狠人;有村支书与村主任、村治保主任三人,其中治保主任是得到消息后刚赶过来的,赶到以后就迫不及待地表达了要分一杯羹的意愿;还有街坊四邻四人。这些人加起来一共是十个人,代表了村里的强权势力。他们一进到屋里,立时把阴暗狭小的东厢房搞得拥挤不堪,几乎没有人站着的地方了。好在东厢房马上就要被拆了,里面已经不能住人,因此有几个李家族人干脆就站到炕上围观。

  李福贵把十人领到炕前,指着炕头上那一小堆金条银锭,道:“罐子里就那么点财宝,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就看怎么分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李福贵也不能吃独食,现在就把你们叫进来让你们看清楚咯,大伙儿商量下该怎么分。不过丑话得说在头里,这里面的大头得是我的,毕竟是我挖出来的,你们……”
  “李福贵你少他妈给我扯淡!怎么就那么点了?我刚才隔着窗户可是瞧得清清楚楚,罐子里外全是元宝金条,往少里说也得一百多个,你特么肯定是刚才偷偷藏起大头来了,然后剩这么点糊弄我们。我告诉你,老子可他妈不是被糊弄大的!你赶紧的,把藏起来的都给我拿出来,少一个我都不答应!”
  李福贵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狠人跳出来指着他破口大骂。这个人李睿不认识,李福贵等人却知道他的厉害。这老小子绰号唤作“宋老狗”,从小就是恶霸地痞的角色,下手黑、狠,打架敢往死里打,打遍全村没有对手,曾因故意伤害罪蹲过两次大牢,出来后风头更盛,简直是村里土霸王一样的存在,如今已经四五十岁的人了,却还是逞凶斗狠,偏偏村民们都拿他无可奈何。
  李福贵最惧怕的就是他,眼见他跳出来发难,忙陪着笑道:“哥,你刚才那是瞧花了眼,其实我最早也看花了眼,为啥啊,因为金子银子都是亮闪闪的,在灯光底下非常耀眼,一看就可能看迷糊、看多咯,其实真的只有那么点。不信你看那个罐子,那罐子也不大,只能装那么点。”
  宋老狗骂骂咧咧的道:“滚你妈的,老子能看花眼?你少特么给我废话,今天要是不把藏起来的金银财宝交出来,我跟你没完!”
  李福贵大儿子一听不高兴了,手里拎着一把菜刀上前,冷着脸道:“宋叔,都是一个村儿的,谁不知道谁啊,你少在我们家耍横,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真惹急了我,我特么跟你拼了这条命,你信不信?妈的,装他么什么大瓣蒜啊,我们家房底下挖出来的财宝,你凭特么什么过来抢啊?我爸分你那是情分,不分你你也说不出什么来……”
  宋老狗一听不怒反笑,看看他手里的菜刀,特意把脑袋凑到他跟前,指指自己的脑袋瓜,道:“小子,你叔我就站这儿让你砍,你把我弄死!你敢不?你特么要是敢,我服了你,管你叫爷爷!你特么要是不敢,就给老子滚蛋!老子在村里横的时候,你他妈还在尼玛比里呢!”
  李福贵大儿子骂道:“哎哟,你跟我较劲是不?那我就真特么砍了你,我也不是吃素的,你上外头打听打听去,我开过的瓢儿(指脑袋瓜),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我怕你?!”说着话已经举起菜刀。
  众人忙上前劝说,好说歹说劝得他把菜刀放下了。宋老狗见状只是嗤笑一声,显然没把他放在眼中。
  村支书站出来打圆场道:“老狗,你别急躁,福贵,你也实诚点,别跟咱们老乡们耍心眼,把藏起来的赶紧拿出来,大家多少都分点,都分了也就好说话了,省得这事闹大了惊动了派出所,那就一分钱落不下了。”
  村治保主任帮腔道:“是啊,我早听说了,挖出来的陶罐有一人多高,里面就算是装一半财宝,也比你现在拿出来的这点多吧?你这藏私可就不够仗义了。”

  村主任也道:“大家都知道,你们李家八代都是贫农,家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金银财宝?肯定是别人埋在村里地下的,要说这应该算是村集体的共有财产,你可不能藏私独吞。赶紧交出来,交出来一切都好说,要不然就没得谈,我们马上报警,大家一拍两散,谁也别占便宜!”
  余下几人也都纷纷帮腔,话说到这,这些人也已经抛掉了虚伪的面具,不再打什么遮掩,直接把罐子里的金银财宝说成是村集体的或者是自己的,总之跟李福贵没什么关系,李福贵私藏不仅是不仗义,更是侵犯自己的财产利益,绝对不能容忍。有人叫嚣着要跟李家结仇,有人吆喝着要报警,还有人嚷嚷着在东厢房里搜找被藏起来的财宝。
  这一幕出乎了李福贵与李福栓兄弟的算计,哥儿俩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应对这幕场面。
  李睿在旁看着,心底暗暗冷笑,这真是现世报来得快啊,他们哥儿俩把别人当傻子,结果很快就被别人当傻子欺负了,搞得现在无法下台,要是按之前自己的建议,要么拿出一半来堵住这些人的嘴巴,要么私藏一小部分将大部分主动上交给区文物部门,又怎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就是太过贪婪惹的祸啊,哼,看他们接下来怎么收场。
  “搜?好啊,你们要是不信,你们就搜,看看我们到底藏没藏。”
  关键时刻,还是老大李建中老头子沉得住气,来了这么一句。
  日期:2016-09-27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