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5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于已是仲夜,“伊-58”号潜艇此时正大摇大摆地浮在水面上高速航行。白天波涛汹涌的海面此时变得异常宁静,月亮也从乌云后悄悄地探出头来。借着月光,“伊-58”号在10日的1:22忽然发现在右前方20度方向区区600米开外出现了两艘驱逐舰的身影。那可正是自己的大克星,大惊失色的北村艇长命令潜艇紧急下潜!
  下潜之后的潜艇迅速升起了潜望镜,北村少佐很快辨认出刚才那些模糊的舰影正是之前忽然失踪的“Z舰队”。1:42,英国舰队突然向右做了一个60度的大转弯,北村对敌舰的这一举动大惑不解,其实他不知道这是菲利普斯接到了错误情报,正在带领舰队向关丹方向实施的大转向。这对于“伊-58”号来说是绝佳的攻击机会,北村一边发出“发现敌舰”的电报,一边下令潜艇前部的六具鱼雷发射管开始攻击。

  真是越急越出事,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其中一具鱼雷发射管的前盖却死活打不开。就在排除故障的过程中,“威尔士亲王”号已经顺利转身,日军潜艇丧失了最佳的攻击机会。再不发射攻击的话,大鱼跑了虾米也捞不着,气得直跺脚的北村艇长只好对着后边的“反击”号发射了五条鱼雷,结果无一命中。
  英舰上的瞭望哨根本没有发现不远处敌军潜艇的魅影,两艘巨舰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到鬼门关门口转悠了一圈。他们对于“伊-58”号暗夜中的一系列动作一无所知,舰队继续朝着关丹方向高速行进。
  眼见敌舰绝尘而去,在北村少佐的一阵“八嘎”声中“伊-58”号潜艇浮出水面,开始以最高航速追赶越来越远的“Z舰队”,同时不断向第四潜艇战队司令官吉富说三少将报告英舰队的位置:
  “我舰对敌发射鱼雷,命中与否未知,敌舰航向180度,航速22节,3:41。”
  “敌舰转向240度逃走,我舰保持接触中,4:25。”
  可是水面航速最多只有17.7节的“伊-58”号跑死也跟不上以22节高速行驶的“Z舰队”,英舰队在北村少佐的视野中越变越小。两个多小时后的6:15,英舰队终于在“伊-58”号的视野中完全消失!
  吉富说三少将很快根据潜艇发出的电报做出了准确判断,英舰队的目的地是关丹。让吉富少将感到狐疑的是,那地方只是在哥打巴鲁登陆的佗美支队下一步才要进攻的方向,目前日军在关丹方面并无军事行动,“Z舰队”慌慌张张地跑到那里干什么呢?打死他他也想不到英军去那里只是因为一头水牛。
  南方舰队司令官近藤中将第一时间得到了“威尔士亲王”号再度出现的消息。根据潜艇发回的位置判断,他身边包含战列舰在内的主力舰队即使全速行驶,也已无法追上随后将驶回新加坡的敌舰。向北行驶的小泽舰队与敌舰队的距离正在不断拉大,现在即使立即回头全力追赶也来不及了,再说以小泽的重巡洋舰去追击“威尔士亲王”号无疑于羊找狼送肉。现在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之前布下的12艘潜艇和在越南西贡的海军航空部队。为了在“Z舰队”赶回新加坡之前将之歼灭,近藤立即下令:“敌舰队正在向新加坡高速逃遁之中,着航空部队与潜艇部队极力捕捉并歼灭该敌。”

  同一个晚上的英国伦敦,丘吉尔在白厅的地下室里举行了战时内阁会议。参会的除了内阁成员之外共有十二人列席,他们大部分是海军部的人员。远东战争已经爆发,大英帝国正面临着新的巨大压力。不仅仅是远东的那些殖民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大英帝国在太平洋上管辖的所有岛屿随时有可能遭到日本人的进攻。由于之前对远东的重视不够,大家都清楚那里的空军和陆军充其量只能自保,现在英军手中的唯一杀手锏就是丘吉尔“高瞻远瞩”派往远东的那两艘主力舰。

  会议需要尽快做出决定的是,既然远东战事已开,正在远东的“我们手中的唯一关键武器”显然已失去了威慑作用,之后它们将何去何从?大家一致认为舰队必须出海,隐没在西南太平洋数不清的岛屿之间。丘吉尔从政治角度出发,提议将其派去加强美国的太平洋舰队,“以此作为一个高尚的姿态,”把“英语国家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第一海军大臣庞德爵士可没那么大方,他从军事角度考虑,提出将这些军舰调回大西洋,用于那里日益紧张的护航行动。争论了半天也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丘吉尔后来在回忆录中写到:“由于夜色已深,我们最后决定将问题留到第二天再解决。”谁能想到,当伦敦迎来第二天黎明的时候,日本人已经提前替他们把问题解决掉了。

  “Z舰队”再次露出行踪的消息同样传到了联合舰队司令部。在小笠原群岛和硫磺岛之间的海面上,坐镇“长门”号战列舰的山本大将显得有点心神不宁,因为头天拂晓被他寄予厚望的海军航空队发起的第一轮攻击并未取得任何战果。山本对自己亲手培植出来的海军航空兵有着足够的自信,但“威尔士亲王”号名气太大了。况且正如之前“巨舰派”参谋所说,之前不管在塔兰托还是珍珠港,飞机击沉的都是静止中的战舰,海战史上还没有高速移动中的战列舰被飞机击沉的先例。这不免使山本的心里有点惴惴。

  退而求其次,山本大将还是认为,即使不能全部击沉两艘,至少也可以击沉一艘敌舰。最保守估计即使一艘也击不沉,至少也能把它们击成个“植物舰”,或者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他用半信半疑的语气问身边的航空参谋三和义勇中佐:“能把‘反击’号和‘威尔士亲王’号都解决掉吗?我看不行吧,恐怕只能击沉‘反击’号一艘吧。”
  在得到三和中佐“一定能全部击沉两艘”的回答后,山本发出了一串爽朗的大笑。嗜赌如命的大将马上与中佐压上了十打啤酒的赌注,——山本宁愿三和小伙儿能够赢了他老头子。
  抛开近藤和小泽的爱莫能助暂且不提,此时位于西贡的松永少将仍在为头一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恼怒不已。近藤中将“航空攻击后再进行舰队决战”的电令令他无比愤慨,这分明是说,我航空部队在前边的攻击起不到什么作用吗?!这边气还没消,那边贸然出击的鱼雷机差点误击“鸟海”号的坏消息又传来了,可把松永少将给气得够呛。这些糗事儿如果传出去的话,老子以后还有脸见人吗?夜幕降临,沮丧的松永下令召回了之前出击的所有飞机。

  日期:2016-09-25 16:09:51
  (正文)
  松永召集参谋人员连夜对当天的情况进行了总结,他认为没有取得战果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派出的侦查力量不足,无法准确锁定敌舰的位置;二是攻击组织不力。尽管那些返航的飞行员们已非常疲劳,但是松永还是要求所有攻击机在凌晨7:00之前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并指令在第二天凌晨派出多达十一架的侦查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